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241 从36到897或更多的这一笔账怎么算?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从36到897或更多的这一笔账怎么算?
作者:黑马非马 7:06pm 14/02/2022

“This whole story is completely true. Except for all the parts that are totally made up” -- 昨天看Netflix推送的《Inventing Anna》,就立即被这段话“电”到了。沉思久久,闷然不乐。那一刻只觉得天地悠悠,一根大棒迎头击下来,竟如醍醐灌顶,顿悟正常的乌鸦就一定是黑色。

本来是不明白为什么抗疫做到极烂的西方各国怎么还有这个脸皮质疑中国“相对安全”的抗疫策略,这下子脑筋就清晰了。只因为每一个剧本都会有一些parts 是 that are totally made up!

辣玉莎的“撒谎门”就是如此 -- 不过就是朝野的两只乌鸦、大乌鸦和小乌鸦彼此诋毁对方的“黑”罢了。

而所有的主流媒体也都是尽全力的在展示自己的“黑”的同时...不同的却都是厚颜无耻到以为自己的描述是纯净的“白” -- 这当然不是笑话,因为这就是“乌鸦本色” -- 老实说,这里我是合理的怀疑乌鸦向来就认为自己的羽毛比雪更“白” -- 因为雪是“黑”的。

所以在看到《多国宣布疫情结束,取消防疫措施;新加坡卫生部长:日增2万不意外》这样的新闻标题时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

没有错啊!身体都淋湿了还要雨具做什么?

其实,新冠疫情就像是一场持续不停的暴风雨。抗疫做得烂的国家,就像是十四级飓风横扫过的区域,被摧残得满目疮痍。而抗疫做得好的国家,就像是躲藏在坚固的地堡里,外面虽然一片狼藉,堡内的人基本上还是安全无虞。

这个也很容易诠释,就如被风雨淋湿的人,就会索性丢掉雨伞、雨衣。因为对于一只落汤鸡,这些东西已经变得多余。就像小丑一样,要想得到人们的欢欣,就只能够表演诙谐,出糗就是出镜。只要是愈不合情愈不合理,就越能迷惑人的本性得到掌声。

所以,没有人会在乎新加坡卫生部长在讲什么“鸟话”也就很正常!只因为把“日增2万不意外”说得愈是轻松自在,就愈能够把自己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一来真的是应验了,就是人们自己的“宿命”,在认命之余、也就不好怨天尤人。二来嘛若是侥幸没有2万人确诊的时候,又能够突显得抗疫小组越战越勇,居功至伟。

所以小丑的笑话愈是滑稽,人们听起来就愈舒服。并且在翘起大拇指的时候,还不忘沆瀣一气,继续咀咒那些拒绝接种疫苗的人。以为疫情这般严重,就是有这群不合作的人在害群。

但是,事实上是人们都被洗脑了。因为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就必然更需要好好的学会保护自己。反映在事实上,就是现在确诊的病人除了小孩,几乎全都是完成接种疫苗的人士。尤其可笑的,是完成了接种“加强剂”,是已经注射了第三针疫苗的确诊病人,竟然占据了确诊病患的三分之一。

其实,疫苗从免疫到免重症的过程是充满了无奈,毕竟就是不得已而为之。凡是稍微有点儿良心的人,就不会也不应该诋毁、质疑政府呼吁人们接种疫苗的努力。我们质疑的,其实是每一个人的“生命权” -- 就是那些病逝的、所谓的“具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 -- 这一小部份疫苗也保护不了的群体。

奥密克容病毒株当然不晓得“它”竟然能够助王乙康一臂之力。看起来王乙康和德尔塔病毒下的这一盘“蛇梯棋”依然不分胜负。在疫情肆虐之下,天底下像王乙康这种冷酷无能的人的压箱底功夫就只剩下“病死率” -- 说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儿怅惘...在感叹在劫难逃的时候,也感叹虽然早已晓得“病死率”低于0.2是早晚的事,却也没有想到这竟然不过就是三几天的功夫。

看看2月9日的这个数据,确诊死亡的病例有881人,“病死率”是0.205%。然而,不过是48个小时,而且还是多死了几个人,就只这么两天的时间,“病死率”就已经低于0.2%。

很不错吧?2月11日,因冠病致死的人多了4位,而“病死率”就来到了0.197%的新低。根据这个数据,冠状病毒已经不值得人们去忧虑。尤其是如果不去计算前阵子死在德尔塔病毒的病例的“共存”数据,那么奥密克容病毒株的“病死率”就只有0.031% -- 哦,当然,其实这里头有一部份死者还是德尔塔病毒的俘虏。

但是,既然清晰的数字在媒体已经不可得。我这里只好依然使用0.031%的数据。譬如说:当王乙康在轻松的陈述“...日增2万病例将在意料之中”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着 ...难道“他”竟然没有到,“他”的这个2万 -- 就表示其中的6个人会因此而失去性命?

截至昨天(2月13)中午,新加坡累计的死亡病例已经增加到897人。很显然的,随着庞大的确诊病例,“病死率”还是会继续的向良性的方向发展,数据将会持续的减低。然而,是福是祸?我心里的这一个疑问却始终挥之不去 -- 那就是从885到897 : 这多出来的12条人命是否就是“该死”?

新加坡从“清零”策略时期的36个死亡病例,到昨天的897个死亡病例 -- 我过不了的就是这一个“槛” :这多出来的861人 -- 到底是不是“也”可以不死?

新加坡人需要的,是面对这多出来的、也将会继续增加的死亡病例,是王乙康一个老老实实的答案。

在“草菅人命”的“与冠病共存”的政策的所以实施和他所谓的“清零代价太高”之间,“太高”的“代价”是什么?看起来王乙康有必要告诉人们这一笔“胀”怎么算?

当然,但愿不会再是一个“撒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