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312 无作为 作者:韦春花
主题:无作为
作者:韦春花 07:07am 24/01/2022

    《无作为》  文/ 韦春花


约莫半个世纪前,本地一些华人商号的银行对顾客是很友善的。他们本着华商“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经营精神,认为照顾/回馈顾客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平日里给小商家提供兑换银币的方便;小孩开银行户口,送个动物造型的扑满;逢年过节送红包封、兑换新钞,都是满心欢喜,诚意满满。那时春花每年都会换一叠1元新钞(100张)收起来,如今好多叠各年的新钞都还完好保留在老娘的饼干盒里。现如今限时、限量、预约等等(说不定将来还会收费),其实都是不友善的心态作祟;认为人们打乱了银行的基本作息,加上又没钱赚(可能还要倒贴),他们是拿出最大的耐心在应付着“你们”。甚至近年还有换新钞不环保之说——“金融管理局日前指出,每年都有数百万张新钞因为流通量过剩而被销毁”。

这就让春花想起最近在《德国之声》看到的一篇文章《我应为自己的碳足迹感到羞愧吗?》,里头就为我们讲述了一些跨国大企业如何通过文宣,扭转人们对事物的看法(冷战时期习惯叫做洗脑)。把大企业的过失/无作为转嫁成消费者自己的不是和无节制的挥霍:
1、BP(英国石油公司)使“碳足迹”这个概念变得家喻户晓。该公司在《纽约时报》等国际知名媒体、世界各大机场以及电视上发动广告攻势,提出"你的碳足迹有多大?"这样的问题,他们还推出了相应的计算软件,让每个人都能计算出自己的碳足迹数值。通过这一方式,BP公司巧妙地将破坏环境的责任转嫁给了普通公众,而他们和其他原油公司一道,每天都在开采数百万桶的原油。专门对石油公司误导公众行为进行研究的哈佛大学研究员苏普兰表示:"以讨论一个人碳足迹的方式去取代对一个公司碳足迹的讨论,从而掩盖了气候挑战的严重程度。这实际上是将温室气体排放问题进行了个人化处理,把问题缩小到了个人足迹的层面。"
2、早在20世纪七十年代,环保组织"让美国保持美丽"就对乱扔垃圾的行为提出批评,并鼓励人们加强废物利用的观念。然而,殊不知这家环保组织是由塑料瓶生产企业资助的,目的是阻止政府出台从根源上减少塑料垃圾的法律。
3、烟草工业更是将这一策略发挥到了极致。他们一方面淡化吸烟危害健康的科学数据,另一方面在广告宣传中突出"个人选择自由"的理念,从而撇清了自己同吸烟危害的关系。当烟草公司被告上法庭时,他们就会辩解说,那些死于肺病和心脏病的吸烟者应当自己承担责任。

“无作为”是公共服务领域最常见的问题,由于他们握有最强大的资源和执行力,却因为渎职而没把事情做好,因怠惰造成很多无辜的受害者时,他们要如何来收拾残局呢?拿跨年夜来说,克拉码头发生数百人违例群聚事件,明明是警方无作为,却让传媒带风向,指摘公众不懂自律,欠缺公德心。最近“华侨银行顾客陷钓鱼短信骗局”,由于时间短、受害者众、加上金额庞大,舆论对上层建筑形成压力;主管者和主管单位却像没事人一般,一味怪责受骗者愚蠢。直到《海峡时报》前总编辑冯元良1月19日在面簿发了一份良心宣言:

SMS网络钓鱼诈骗——我不是试图班门弄斧教当局怎么做,但我不知道金管局、警察部队的网络犯罪侦探、三大电信公司、所有银行,以及新加坡有关的政府机构是否设立了一个联合特別行动小组应对这样的罪行。
仅仅要求我们纳税人和消费者保持警惕是不够的。我们被告知要非常小心。就这些吗?他们能做的就这些吗?
他们跟踪钱的去向了吗?华侨银行100多名客户被偷的巨额存款一定流向了一些外国账户,对吗?在哪里?那里的银行当局能提供帮助吗?如果他们不愿意或直接拒绝,点名羞辱有什么坏处呢?
电信公司从我们用户那里获得利润,而得以购买许许多多的人工智能和其他分析工具,他们能否能用这些资源过滤来自新加坡以外的可疑短信和电话吗?他们试过吗?
如果最终,我们所有机构的力量加起来什么都做不到,那么在推进银行和各类服务快速数码化之前(意即要求不熟悉科技的民众实现无现金交易),我们或许该三思而行。拜托,请多加点安全措施。

形势才急转直下,“金管局和银行公会联合宣布两周内落实七项措施,加强网银安全,包括:发给客户的短信和电邮不带可点击的链接、激活移动设备新密码生成器生效需要12个小时,请求更改手机号码和电邮,必须向原登记者发出通知、更改关键资料需要冷静期等等。”“智慧国及数码政府工作团(SNDGG)为避免公众担心与政府机构交流的安全性。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些用户,所有政府机构将加入新加坡短信发送者身份登记(Singapore SMS SenderID Protection Registry)计划。这项计划去年8月由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推出,参与机构可登记发送者身份及能使用这些身份的名单,从而阻止冒充者发送的短信。”——足见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可是大内宣还是毫不嘴软,把华侨银行的赔偿行动称之为“善意赔偿”,下不为例。理由如下:
1、专家对华侨银行的赔偿之举持保留态度,虽说这能挽回银行的声誉,但恐怕此先例一开,会立下一种处理骗案的标准,对其他银行构成压力。同时,这也可能向公众传达错误信息,以为有银行的“善意”担保,个人就可降低警惕心。
2、假设歹徒抢劫银行,掏空了客户金库,这笔损失应由未能妥善保管客户存款的银行承担,相信多数人都会同意。但如果歹徒之所以得逞,是因为客户交出了金库钥匙呢?银行是不是就能全身而退,无须承担损失?过去一周,涉及华侨银行的钓鱼短信骗局,掀起坊间对这些问题的热议。随着华侨银行1月19日宣布,所有受害客户将获全额赔偿,问题更从原本的“银行难道不用负点责任吗?”,转为“客户难道不用负点责任吗?”

可是大家别忘了,上边还有个负责“监管”的金管局,难道他们连一丁点的责任也没有吗?如果金管局没有责任,他们何必火急火燎地和银行公会宣布落实七项措施?新加坡的“全民防卫”是吴作栋在1984年所推动的,到如今已经有了六大支柱:1. 心理防卫 2.社会防卫 3.经济防卫 4.民防防卫 5.军事防卫 6. 数码防卫。最后那项“数码防卫”是2019年新增的,已经过去三年,为何只是投入资源和人力去防范官方机构的电脑被骇客入侵,而没有保护一般的市民受骗?

行动党政府如果是西方自由主义者所说的“小政府”那还无话可说,问题是行动党是个“巨细靡遗”的“大政府”,如今出事了,要全身而退恐怕没那么容易。民众应该反问政府:我应为自己陷钓鱼短信骗局感到羞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