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318 最直截了当的无法Ownself check ownself 作者:韦春花
主题:最直截了当的无法Ownself check ownself
作者:韦春花 08:19am 17/01/2022

    《最直截了当的无法Ownself check ownself》  文/ 韦春花


前几天看凤凰台的《石评大财经》,这个节目每次到最后一个单元,他都会有个题目来点题,这一次叫做《从美国唯一论到中国唯一论》,好大的一个题目,能把人吓得一愣一愣的,其实也不过是胡说八道。石齐平到凤凰当主持人之前,是个台湾的经济学教授,学问应该不低,但是他就是没把American exceptionalism弄懂。一般会把它译成美国例外论,或者美国卓越论。其来有自,带有浓浓的宗教背景,就是美国的清教徒们认为自己是上帝御选的人种,所以才会处处成功,处处卓越,谁也赶不上,所以是个“例外”。而共产党人相信“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又有哪来的“唯一”?

王乙康最近也大发伟伦,他说:“‘自我检查自己’是一种美德,如果政府无法确保公众问责,新加坡将陷入困境。”——先不说这段话前后矛盾,如此硬拗“Ownself check ownself”简直可耻。“Ownself check ownself”是一种权力傲慢,是反民主的。因为民主的基本逻辑就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因此需要各方的监督,在情况变得更坏之前就能自我纠正,‘自我检查自己’则毫无意义。即使是在古代实行帝王制的独裁,也会懂得“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得民心者得天下”“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更何况现在?一个心智健康的人,在面对批评的时候,应该会敞开胸怀,欢迎大家来监督,只有上瘾的君子会在意旁人的眼光,才会谢绝一切躲起来“Ownself check ownself”。

王乙康辩解道:“首先,新加坡有一个中立,非政治化的公共服务体系,透过独立的公共服务委员会来委任高级公务员。而新加坡的各层级公务员不会像一些国家那样,随着政权改朝换代而有所更迭。同时,一些国家机构,如审计署及司法机关都在确保政府廉洁及运作良好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说出来谁信?不要说是部长亲自领导的政府部门,行动党连黑手都伸到各个民间组织和传媒,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以为人们会因为你的如簧之舌而信服吗?

【最直截了当的无法Ownself check ownself】就在元旦前夕,克拉码头发生数百人违例群聚跨年事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警方无作为的后果;因为那里的跨年肯定有警方维持秩序,在发现人潮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根据他们的SOP,应该就要设路障来管控车流和人流,再不行,就通报上级,要求支援。可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警方似乎没有汲取小印度暴动的教训。然而在官媒的带风向下,却把目光移向肇事人群。尚穆根的内政部,非但不必道歉,并且还被委以“调查”的重任,报纸说:

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昨天发表声明,指今年许多国家都已暂停或缩小跨年活动,克拉码头的聚会公然违反安全管理条例,可能造成病毒大规模传播。/声明指出:“经历了两年的社交限制之后,我们明白公众迎接新年的愿望和热情。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已尽可能提高韧性,但我们还是得提醒所有人我国目前仍在疫情下,依然需要负起社会责任。”……惹兰勿刹市镇会主席文礼佳博士指出,聚会不是在市镇会的公共空间举行,因此不受市镇会管辖。也是惹兰勿刹集选区议员的文礼佳强调:“我对于聚会缺乏安全管理措施感到担忧,希望当局进一步调查这起事件。”

【最包藏祸心的Ownself check ownself——语文教育】我们从建国初期的强调四大语文平等,炫耀uniquely的双语教育,最后却向单语国族迈进,只等待时机宣布或者瓜熟落地(看何者为先)。《新国志》刊出了一篇柳先生的《像禁烟一样禁了母语》,一句“母语也就越来越不见容于公共场域了”,可谓掷地有声——亚洲新闻台近期出了两则报道:1、徐秀盈《新加坡式文盲:当你不会读写英语时,如何在亚洲英语读写能力最强的国家之一生存 Illiterate in Singapore: When you can’t read or write English in one of Asia’s most English-literate countries》和2、Mayank Parekh《工作时说非英语可以吗?》(Is it okay to speak a non-English language at work?)——说来底气十足,为什么他们check不到呢?

【最拒绝他人的Ownself check ownself ——许通美的遭遇】许通美最近为好友萨稀·贾古玛(Shashi Jayakumar)博士的《人民行动党历史——1985年至2021年》打书,在自己的面簿重提了3件旧事:
1、1987年马克思主义阴谋者逮捕行动
2、组屋区翻新与选票之间的关联
3、将部长薪金与私人企业挂钩

这些都是多年未解之谜,成了行动党的禁脔、OB marker。尤其是第2项,《海峡时报》前总编辑冯元良也心有戚戚焉,跟帖留言:“我记得将组屋区翻新顺序与选票挂钩,是最先在波东巴西实施的。那个想法来自李先生。我曾刊登一篇专栏批评说这是不对的。我为此付出了代价。”

【最荒唐的公器私用Ownself check ownself ——莎谎门事件】国会特权委员会的权限到底到哪里?从最近陈川仁的面簿和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教授的新闻访谈可以大致了解。陈川仁说:“国会赋予议员特权,让他们能在议事时不受约束,自由地发表看法,但议员也必须负起责任确保所言有事实依据,不应该滥用这项特权。”比尔维尔星则说:“委员会的调查报告应聚焦于辣玉莎的罪责,而非工人党领导是否知情。工人党领导是否早已知道辣玉莎撒谎,这超出委员会职权范围。”

所以说特权调查只是针对个人,当初的设计本如此,没有连坐或者株连的意思。但是看看这张图,大家就不难明白,毕丹星才是这次调查的主角。行动党的司马昭之心,不仅路人,连路狗都皆知啦。

而且行动党还打算大割韭菜,能收获多少是多少。由于不知道民间对此事件的水温如何,他们还应用了诈骗犯常用的钓鱼手法(phishing),大量丢出各种的饵,希望在舆论方面满载而归。这方面,恕老娘说句老实话,他们大概要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