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377 与“奥密克戎”下“蛇梯棋”的卫生部长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与“奥密克戎”下“蛇梯棋”的卫生部长
作者:黑马非马 6:56pm 01/12/2021

“王乙康说,这就像一盘蛇梯棋,我们不知道下一回骰子会丢出多少、走进哪个格子...” -- 这段报道出现在早报《王乙康:应对奥密克戎毒株就像一盘蛇梯棋》这篇新闻里。

一如既往,早报凭着擦屁股的专业嗅觉,对于可能会出现负面作用的糗事都是语焉不详。就不如《红蚂蚁》网站报道的那么详细,把王乙康以5百万新加坡人的健康作为赌注的思维赤裸裸地表现出来。

有兴趣的人可以径直到《红蚂蚁”哪儿看看《王乙康:与未知新敌人“奥密克戎”博弈 就像在下一盘“蛇梯棋”》这篇文章。这里,我先要说的只是“蛇梯棋”。

我不晓得还有没有人不知道什么是“蛇梯棋”?但显然王乙康是很熟悉了。他说:“我们不晓得下一回‘骰子’会丢出多少?”

不错!玩“蛇梯棋”的主要工具就是“骰子”,是赌博的一种用具。韦小宝身上就一直带着“它”。不过,赌博一般上都是三颗骰子,而玩“蛇梯棋”却只要一颗就够了。

“骰子”的6个表面都刻有1到6个点。玩“蛇梯棋”的人,就会根据丢落下来的“骰子”的上面点数移动棋子。恰好格子里有个“梯子”,那么就可以顺着梯子爬上去,表示越快接近终点了。

然而若是不幸碰到“蛇头”,那么就必须顺着蛇身一路滑下去,直到画有蛇尾的那个格子里而沮丧,因为前功尽弃。不错,除非你有韦小宝作弊的本事,在骰子里头灌铅控制“骰子”。不然的话,就像王乙康说:“我们不知道下一回骰子会丢出多少、走进哪个格子...”一切就全凭运气。

真不晓得王乙康还玩“蛇梯棋”不?那是种只要能够掰手指、能够从1数到10,设计给幼稚园的小朋友玩的游戏。是让小朋友消磨时光,谁输谁赢都无关大局。

从骑着冠病脚踏车冲下斜坡,到如今的“蛇梯棋” -- 看得出王乙康剩下的,就只有“懒驴打滚”耍赖的本事。我很惊讶李总理是怎样看得起他的?

因为作为卫生部长,王乙康的说法太让人失望了。就算是他不懂得围棋、象棋和西洋棋,也应该知道给少年人玩的兽棋。甚至麻将桥牌都好。总之是能够和对手比拼谁的脑袋瓜子更有用灵敏。因为就算是输了,最起码也总算是让人知道你已经尽了点力。

然而,“蛇梯棋”呢?一句“我们不晓得下一回骰子会丢出多少、走进哪个格子”的这句话,就把王乙康自己的庸碌无能赤裸裸的显露无余。也让《红蚂蚁》文章的标题说:《王乙康:与未知新敌人“奥密克戎”博弈...》的“博弈”这两个字看起来就是冷笑话。因为王乙康“博”一搏、赌博的心理是有的,那就是以新加坡全民的健康作为赌注,让一颗“骰子”来决定前头是梯子还是蛇子。哪儿还有一点儿“博弈”的样子?

试想,一个领导抗疫的人自己都没有主见,只能够跟在病毒疫情的屁股后头亦步亦趋也还罢了...因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是以维护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为重。哪儿竟然有由“骰子”来决定国家命运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呢?

王乙康这种肤浅的姿态,以3岁小孩的游戏譬喻国家抗疫大事的做法,显示出他既不知己、更不知彼,对新病毒一无所知却不晓得设防的愚昧心态。今天恰好在网络上看到了一则有关解说中国抗疫的视频,更是百感交集。

在感慨一个德尔塔病毒零死亡率、14亿人口的中国的时候,对比于一个只有5百万人口的新加坡,和一个只会丢骰子下蛇梯棋的卫生部长 -- 呵呵...让人不得不感到凄怆。也在感叹难道这就是新加坡人的宿命的时候 -- 不得不为7百来位在“与冠病共存”的、在因“蛇梯棋”滑落下黄泉地狱的同胞感到悲伤凄凉...呜呼哀哉...

真是冤哉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