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327 新加坡儿童的悲催-- 与冠病共存的白老鼠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新加坡儿童的悲催-- 与冠病共存的白老鼠
作者:黑马非马 8:36pm 10/11/2021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11月8日,王乙康在跨部门小组的记者会上表示,卫生部将对数百名儿童展开疫苗接种试点计划。他同时还透露,冠病疫苗专家团队正在对数据和美国的评估进行研究。 

吹牛皮、扯大旗,新加坡抗疫跨部门小组跟随在美国人的屁股后头亦步亦趋,早已经不是新鲜事。美国的所作所为,隔不了多久,咱新加坡就会迎头赶上,甚至犹有过之。譬如说美国开放辉瑞疫苗不久,咱的传染病教授就自告奋勇,愿为辉瑞提供亚洲人数据,这可是随意google一下就立即跳出来的新闻。

因此,随着美国纽约将从11月4日开始为5至11岁儿童接种疫苗的政策发布之后,新加坡卫生部的专家团队岂敢怠慢,也附和着将在本月内对5岁至11岁儿童接种辉瑞疫苗的事宜做出提议。并且也和辉瑞商讨在明年初为这个年龄层的儿童接种疫苗做准备。

谁都知道,美国人在应付这一次创世纪大流行病的杂乱无章、一塌糊涂,众所周知就是受了政治的干扰。其实疫苗还没有研制出来的时候,美国就已经订购了4、5倍美国人口的疫苗,几乎就包办了疫苗的所有产量。

谁知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掌控了5倍人口疫苗的美国,不仅疫苗的接种率差强人意,迟迟不能够达标。反而成为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冠病确诊的人民世界第一,死亡的美国人也是世界第一。对于这么一个一再追求世界第一、美国第一的国家,呵呵,咱此刻也不好落井下石,取笑于他。不然的话,岂不和彼等一样的无心无肺。

最可怜的,当然是随着疫情的不可控,病毒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情况之下,最不容易感染冠病的儿童也相续确诊了。个人如果记忆没有失误,在上一个星期就听说美国确诊的儿童已经超过了6百多万,比新加坡的人口还要多。

老实说,我很惭愧,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对我来说,美国儿童的这6百万,在我的脑海里,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阿拉伯字母。现在想起来,我几乎隐隐的就感觉到自己的邪意。

就因为我看到这一个“新的讯息” -- “对于其他8000名冠病确诊儿童是否会出现MIS-C...”,8000?8000!这是出现在《新加坡眼》网站的一篇新闻:《新加坡儿童预计明年初开始接种辉瑞;又一冠病康复幼童患罕见综合征》文章中一段话的数据。

8000给我的震撼,对比和6百万的轻描淡写,给予在我的感觉,就好像晴天霹雳、五雷轰顶,在失神、错愣了好一阵子之后,我不得不对儿童患上冠状病毒痊愈之后的“后遗症”感到胆颤心惊!

新加坡又有一名儿童出现多系统炎症综合征(MIS-C),目前已有5名冠病确诊儿童出现MIS-C。

“多系统炎症综合征”?对于这种病症的名词一无所知,在任一个普通小市民来说,其实就和看到天书一样的不知其所以然的莫名其妙。

普杰立医生,这一个挂着一大堆部门衔头的高级政务部长,在提到MIS-C(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的病例时这么说:“MIS-C是一个十分罕见的病,与冠病感染有所关联,会在感染过冠病的儿童身上出现。它的症状与川崎病(Kawasaki Disease)相似,可能会导致身体多个器官产生炎症,包括心脏、肺部、肾脏、大脑、眼睛等。”

四岁的穆罕默德·阿里扎菲尔,这个不幸的孩子。在不幸确诊后,在9月24日至10月6日这一段日期履行了居家康复,直到10月18日才返回学校。孩子看起来一切都好,还是十分活泼,和兄弟姐妹一起玩电脑游戏。当家人都以为生活已恢复正常时,10月29日下午的6点45分左右,阿里扎菲尔突然开始发高烧和发冷。

ART检测结果为阴性,让孩子的父母落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以为孩子只是正常发烧,吃了退烧药休息就好了。然而,发烧情况不但没有好转,两天后的10月31日孩子开始呕吐。隔天父亲父亲立即把他送进了竹脚妇幼医院。

四岁的穆罕默德·阿里扎菲尔因病情严重而住进加护病房,接受了12种不同药物的治疗,还须插管依靠呼吸机辅助。对于一个4岁的小孩子和他的父母,这是多么难以承受的噩梦。幸运的是,经过了医疗团队的照料,阿里扎菲尔已经可以举起手臂和坐起来。

我看到这里,两只眼眶都已经红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为什么?是什么原因让孩子们会遭受这么重大的折磨?和阿里扎菲尔同样遭罪的另4个孩子,还有他们的家人,现在的情况,是陷入在怎样的愁云惨雾之中,无助的只能够听凭命运的安排?

-- 只因为为了“与冠病共存”?--

穆罕默德·阿里扎菲尔的母亲玛丽莲·卡卡宁丁怎么说:“希望那些冠病康复孩子的家长可以通过自己的经历,细心留意孩子是否有MIS-C的潜在症状。”

这是对8000名确诊冠病痊愈后的孩子们善意的提醒和呼唤。表示噩梦还未远离,冠病留下来的“后遗症”,就好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隐隐约约的就悬挂在每一个确诊冠病孩子的头顶上。

对于这8000名冠病确诊儿童是否会出现MIS-C,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副教授表示医院会定期联系他们,确保他们已经痊愈。如这些儿童出现除冠病外的症状,医生将立即对其评估检测,并根据症状安排入院及后续诊疗。

新闻读到这里,我的思维已经紊乱,头脑突然之间竟然是如此的空白。我能够说什么呢?对于许多已经命归黄泉的同胞来说,逝者已矣,李光耀终于没有跳出来,他们当然也不能够再感觉到什么。只不过接下去会有多少个已经完成接种的有“潜在健康问题”的新加坡人,会继续在确诊后丧失性命?以及还有多少个天真无邪的国家未来主人翁,会不幸的像穆罕默德·阿里扎菲尔一样,受到冠病后遗症MIS-C的蹂躏?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鲁莽草率脑袋进水了才会推出“与冠病共存”的那几个人? 本文修改于: 11:26pm 10/11/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