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1览:007 谁是人祸的祸首之魂兮归来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谁是人祸的祸首之魂兮归来
作者:黑马非马 00:42am 20/10/2021

在早报读完《黄顺杰:接种与未接种者之怒》之后,心情跌宕起伏。怅惘有之、 迷茫有之,总之是好久的一段沉默。

黄顺杰说出“人们也发现,疫苗虽能防止重症,却无阻病毒传播”的时候,就应该知道,相对于“未接种”的人士,已经完成接种者的优势,已经不再是“免疫”,而是退而求其次的“免重症”罢了 -- 并且,这还不是百分百的“有效”。

也就是说,“接种”和“未接种”的差别,就只剩下感染病毒确诊之后的“生命风险” -- “接种者”有高达98%的免重症几率,是相对的安全。而“未接种者”的确诊后转为重症的风险相对的就大些。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黄先生“却无阻病毒传播”的这句话,就成为关键。那就是无论你是“接种”或“未接种”,被病毒感染的几率是一样的。而感染之后,“接种”者因为较多的是轻症或无症状,相对的散播病毒的几率反而会大些。也就是说,因为疫苗免疫失效的关系,是否“接种”已经没有实质上的差别 -- 可笑的是,当局在这时候还是硬性的把两个群体切割开来分别对待,其实已经没有实质上的意义。

不是吗?都一样的会造成交叉感染,而“接种者”可以“堂食”和“未接种”却只能“打包”,这种现象岂不是很矛盾吗?

黄顺杰文章里有几句话这么说:“...每天接种第一剂的人数仍在一点一点地增加(迄今完成接种的人口已达84%),意味着未接种者越来越少” -- 早报前天的新闻说已经有有85%的人接种疫苗,83%的人完成接种。也就是说再有1%的人完成接种。那么根据这个趋势,再过几天新加坡将会有85%的人完成接种。

问题是,如果就这样简单粗暴的以为新加坡有15%的居民对于接种疫苗不那么积极的话,那么就“中”了有心人的离间挑拨的奸计,就会像黄先生一样的制造出“接种”和“未接种”的对立群体。就像他文中描述的:“接种者骂未接种者自私、未接种者批政府无情、接种者怨政府软弱、医护者叹所有人不能将心比心” -- 掩盖了这一波疫情纯粹是政府改换抗疫跑道所带来的“人祸”!

我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这15%的未接种疫苗的人里头,其实有将近10%是12岁以下的儿童。而余下的5个百分点,有许多是因为疾病缠身不适合接种疫苗的人。也就是说,新加坡真正的抵制接种疫苗的人已经不多。政府和媒体天天把焦点放在未接种疫苗的人身上,其实就是故意转移焦点,把政府的“罪孽”遮掩起来 -- 这就是“人祸”!

冠病的溯源虽然扑朔迷离,然而冠病绝对就是“天灾”。而为了抵御这样的“天灾”,各国的国家资源不同,医疗水平参差,抗疫的成效自然也有差别。因为没有一个国家不想“清零”,问题就是“做得到”和“做不到”罢了。

做不到“清零”的国家,不管是资源体制文化的原因,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实国家也是如此。而“做得到”的国家,唯一的难处,就是“清零”之后,还是避免不了再次的被入侵病例的侵袭,使得“清零”的策略必须继续贯彻下去,变成似乎是一个没完没了的局势。

王乙康的愚昧,就是因此而放弃了“清零”的政策,标新立异的以“地方病”作为幌子,大搞什么“与冠病共存”的文字游戏。他仗的不过就是98%确诊冠病的人都不会死。

然而谁都知道关键的重点就是余下的那2%的重症冠病患者面对的死亡威胁。而且,譬如今天的7宗死亡病例之中,有三人未接种冠病疫苗,有一人未完成接种,有三人已完成接种。这种迹象和这样的趋势,已经表明了有没有接种疫苗对于某些高危群体根本就不是主要原因。

总之,“清零”的策略让我们保护了许多生命,在漫长的一年半的时日里,在这一场天灾的浩劫中我们损失了三十多位人命。然而“共存”的策略不过仅是实施了不到三个月罢了,新加坡就有两百多位同胞走向黄泉不归路 -- 看着王乙康蔑视国际上已经将新加坡列为冠病重灾区的事实,犹自吹嘘着“越来越接近隧道尽头的曙光”的成功的时候 -- 我想说的是:冤有头债有主,所有的因为“共存”而成为冤魂的以及他们的家人,你们必须紧紧的记住这个名字: 王乙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