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358 0.2%?祭祀“与冠病共存”的刍狗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0.2%?祭祀“与冠病共存”的刍狗
作者:黑马非马 6:59pm 17/10/2021

大部份打胜仗的人都会夸大战果。不仅仅是为了虚名,更多的是可能争取到更多的奖赏。反之,在打败仗的时候,几乎所有人也都会夸大敌人的实力。势不如人,我已经尽了力了。这样一来,或许就能够得到同情分,为自己的败绩求取怜悯。有一个屡败屡战的故事,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这当然没有什么稀奇的,因为这才是最符合人性。但是,如果打败仗还能够夸大战果的,那么这除非是厚黑学已经达到最高境界。不然的话,这种这么“反智”的行为,除了个人必须具有大无畏的无耻心之外,其实主要的关键还是受众 -- 即听故事的人不是愚来就是带痴。

说好新加坡的抗疫故事,从黄金标准到坠落下九流,上自总理部长、下到专家媒体,虽然做了狗熊,却依然不改英雄本色。气昂昂雄赳赳的叱咤风云 -- 这就不得不让人啧啧称奇。

2021年7月26日,早报发表了一篇新闻:《【国会部长声明】王乙康:当冠病成地方性流行病 日增200起病例也或成常态》--(早报讯)当冠病成为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每天新增超过200起确诊病例也可能成为常态,我国不能再期待病例会归零。

王乙康指出,流感季节期间,每天确诊流感的病患可多达1000人。如果按照治疗冠病的方式来治疗流感,所有疑似患上流感的人将必须接受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在医院长时间隔离,与他们接触过的人也得接受隔离。

王乙康强调,在学习与冠病共存的同时,我国不能继续原有的冠病医疗程序,而必须更接近如今治疗流感的方式,即无需广泛追踪密切接触者或在指定设施隔离,并且只让病情很严重的病患住院。

问题就在于冠病还不是地方流行病!新加坡人必须牢牢地记住这篇新闻,因为这也是新加坡对抗大流行病的一个里程碑 -- 因为从这天开始新加坡将走不同的路。也是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从“清零”的策略转向“与冠病共存”的转捩点。

如今想来,血迹斑斑。最可悲的是新加坡这么多的传染病专家学者,平日里大剌剌的在媒体上只晓得大放厥词。然而,对于这么一个迹近“反智”的政策,却没有一个敢于挺身出来指正王乙康这种似是而非的悖论。“清零”与“共存”之间的涵义南辕北辙,本来就简单明了,其中不过就是“敌人”和“朋友”的差别。当一个领导抗疫的人错误的低估了冠病的严重性质之后,决定和冠病“做朋友” -- 后果必然就是将新加坡人推入了一场灾难的深渊。

王乙康的理想世界,是他的天真幼稚?还是他的愚昧无知?已经不重要了。当他把covid-19列为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与全世界的大流行病(Pandemic)做切割的时候,我不懂得他是怎样通过黄循财和颜金勇这个团队的支持?毕竟,黄循财和颜金勇虽然“清零”做得不能够彻底,却也差强人意。后来虽然大意失荆州,未能够维持黄金标准,却也享有盛名。

Covid-19是世界性的Pandemic,只有头壳进水了才会质疑。不可思议的,不晓得荒谬还是诙谐?covid-19在王乙康的眼中,突然间竟然就成为了新加坡的endemic(地方病)?这么一来,就好比射箭射错了标靶,走路拐入了岔道,领头羊把羊群带到了悬崖。

问题是Pandemic怎么会是endemic?所以每天的新增病例就也没有停留在200起的新常态。而且,我想破头脑也想不出王乙康这段话的由来?那就是在现实的生活中,会有这么愚蠢的医生会“按照治疗冠病的方式来治疗流感”吗?不错,因为冠病的病症和流感的相似,当“所有疑似患上流感的人将必须接受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  -- 这时候,谁都知道这样的筛检方式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关键就是筛检之后 -- 如果不是covid-19,那么怎么会有一个这么鲁莽的医生、或者愚蠢的医疗机构会要求一个没有确诊covid-19的普通流感病人“在医院长时间隔离,与他们接触过的人也得接受隔离” -- 的这么愚蠢的诊断、发生这么匪夷所思的事件吗?

很显然的,如果这不是王乙康的讲话,我几乎就会怀疑是哪一个得了老人痴呆症或者是精神分裂症的人在说的鬼话。而可悲的是,这样的一段鬼话竟然成为支撑起王乙康把Pandemic当作是endemic的试金石,掀起了新加坡在冠病疫情中的“劫中劫”,在endemic的无助下,受尽Pandemic的煎熬和苦难。

9月6日,8视界有一则新闻视频:《本地冠病传染率超过一 病例两周后或达千起》报道了黄循财分析疫情的新闻。作为小老百姓,我们当然不晓得所谓的“传染率”是什么一回事?但是,这是不是卫生部长的黄循财知道的东西,作为卫生部长的王乙康可以不知道吗?

新闻中这么说:「我国目前的2019冠状病毒传率 (Reproduction Rate)超过1,如果情况持续,病例可能在两个星期后达1000起,或在一个月后达到2000起。」

然后,就在9月17日,早报标题出现了《王乙康:疫情进入第四个翻倍周期 每日冠病确诊病例可能超过1000起》这个标题。而且,其实在黄循财的“可能”之后、在王乙康的“可能”之前的9月10日,红蚂蚁网站就已经率先推出了更为神准的预测:《新加坡正经历新一波疫情 单日新增病例翻倍后可能破3000!》

从每天200到1,000到2,000到3,000...我们看到了冠病病例已经彻底的成为一组冷酷的阿拉伯数字的数据。忘记了那些躺在重症病床依靠输氧活命的同胞的痛苦,忘记了他们的家人是在受着怎么样难堪的煎熬?我们在媒体上看不到有多少例重症病房的病人康复出来的报道,只看到需要输氧和住进ICU的病人每天的数据都在更换 -- 当然,让人感觉更为悲摧的,是结伴往生极乐的同胞 -- 逝者已矣!然而,对每一个他们的家人来说,却是悲痛的开始,是一个很难跨过的槛。

而且,3,000还不是了局?10月2日,卫生部在《每日新增病例预料下周破5000起》这一篇新闻说:“每日病例将很快超过3000起,甚至可能在本月中破5000起”。

每日5,000起冠病确诊病例会是什么结果呢?卫生部告诉我们:“...绝大多数病患将没有症状或症状较轻,适合居家康复。须入住加护病房的患者占比仍然很低,约0.2%。” -- 就是10个人。

根据《新加坡眼》网站的报道,“从2020年1月23日出现首起病例,至10月15日,新加坡一共出现14万1772起确诊病例,其中215起死亡,病死率从前一天的0.150%升至0.152%” -- 我其实反对将在今年7月26日新加坡转换抗疫策略之后,依然把病死率和7月26日之前的病例率混淆在一起。不过,就算是如此,以今日疫情之严重来说,0.152%几乎就是等于约0.2%入住加护病房的患者。虽然说这个比例的“占比仍然很低” -- 但是这也表示了入住加护病房的患者几乎就是九死一生 -- 有75%的ICU病人从此就回不了家!

让我惊讶的,是政府并不是白痴,他们都知道这回事。新闻中说:“尽管如此,当局强调,如果有大量病例,即使只是0.2%的患者入住加护病房,人数仍很多。”

“人数仍很多” -- 在几位部长三番两次的预测下确诊病例节节升高了。不可思议的是,在大伙都几乎异口同声的宣称病例即将飙升的时候,部长和所有的专家竟然都能够对未来的疫情保持乐观的态度?

这样的“反智”的情况让我不解?在感慨为什么就仅是一再强调病例今日多少明日多少接下去会有多少而不是想方设法的去堵截病毒的蔓延和减少病毒继续散播的诡异态势之下,我开始怀疑难道这就是“带风向”?

我开始怀疑这些专家和媒体不过就是在配合着政府带风向,目的就是给人民洗脑,麻痹人们的感官,接受确诊冠病就好像感染感冒一般的习以为常。不错,应该就是这样,就是把大流行病看着是地方病的指鹿为马。

而且,夸大了数目之后,如果确诊人数的确是提高了,就会让人觉得这就是注定的趋势。而如果确诊的人数少了,又可以诠释为是政府的努力 -- 左右都可以邀功请赏,这正是何乐不为呢?

可怜的是住进ICU病房的人,那些在部长口中0.2%入住加护病房的患者 -- 其中的大部份都将成为祭祀“与冠病共存”的刍狗。 本文修改于: 8:21pm 17/10/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