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1览:028 无能的遮羞布之“与冠病共存”的世纪大谎言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无能的遮羞布之“与冠病共存”的世纪大谎言
作者:黑马非马 4:41pm 28/09/2021

无能“清零”的遮羞布之“与冠病共存”的世纪大谎言

是“英明”还是“神明”,自从王乙康加入了跨部门成为三人组以后,冠病确诊数目一下子就“飙”了上来。水涨船高,重症患者和因冠病而死的人数自然也是节节上升。侥幸的是新加坡人已经超过了八成人口完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而大部份的确诊患者病情也是属于轻症或无症状的感染。因此,和世界各地的疫情数据比较起来,新加坡的死亡率还是属于偏低的。

这样的结果让跨部门三人组铁定了心肠,山盟海誓,就此一心一意的想“与冠病共存”。可是,当人们一回想起去年从疫情发作到今年年初的那一波疫情,对于当时根本没有什么疫苗,而且在总数超过5万多人确诊而只有三十余人不幸死亡的奇迹不免就有了疑惑…?

这一个多月来新加坡的这一波疫情,客工宿舍和社区的疫情形势倒反过来,反而是社区确诊的人数更多了。这种情况或许会让外人难以理解?是客工宿舍环境改良了呢?抑或是新加坡人的居家环境变得和宿舍一般差劲了?

其实都不是。毕竟攸关成本,客工宿舍改良程度有限。而新加坡人的居家环境也没有变差 — 改变的其实就是新加坡跨部门三人组的抗疫政策转向,从“清零”逐渐的向“与冠病共存”的理想靠拢的结果。

为了做到“与冠病共存”,新加坡跨部门抗疫三人小组苦心孤诣、煞费苦心的向人们灌输“冠病”就是“流感”的“理念”,在逐渐放弃了追踪堵截病毒之后,就开始部署了让无症状和轻症状的冠病确诊患者“居家、养病、康复”的策略,真正的落实到了“冠病”就是“流感”,让新加坡人家家户户从此成为不必成本,立即可以作为“小方舱医院”让确诊冠病患者在自己的住宅养病康复的英明计划。

这个“英明”计划当然是有所根据的。《新加坡眼》网站的资料就披露了,新加坡这一波新的疫情确诊人数的数据,即未接种疫苗的人士确诊了,竟然有93.8%人是属于轻症或无症状感染者。而已经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新加坡人的状况就更为优良了。轻症或无症状的比例高达99.3%,完全符合把冠病当作是“普通流感”的条件。

这一来,终于让三人组恍然大悟,以为可以卸下“清零”的重担子了。既然没有接种疫苗病情严重的也不过就是6%。而接种了疫苗之后,病症严重的更是轻微到剩下0.7个百分点。那么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提高疫苗接种率所付出的“代价”都是最小,对政府的开支预算也就更为“划算”了。

的确,冠病若是“大流行病”,那么政府组织方舱医院容纳轻症确诊病人、规定近距离接触者必须到指定地点做隔离措施,费用大为可观。而若是把冠病当作“流感”来操作的话,那么所有轻症无症状病人就可以冠冕堂皇的美其名“居家康复”而让彼人居家养病。而确诊者既然已是居家了,那么近距离接触者更可以名正言顺的令其居家隔离。反正嘛,就是死人不会很多。

这么一来,政府的财库漏洞一下子就如女娲补天,天衣无缝了啊!至于安置治疗重症病人,那么不论是政策“清零”或“与冠病共存”,这些都是需要付出的开支,这笔开销的“代价”是无论都省不了的。而且,好处不仅是如此,对于许多工作人员来说,这一个如意算盘让辛苦的“追踪”成为简单的给“伴侣”打打电话,工作省心省力,何乐不为呢?

《新加坡眼》网上有篇文章,标题是;《如何才能对冠病产生免疫力?新加坡病毒学博士这样说》,是《新加坡眼》请到了新加坡中央医院研究员、新加坡国际科研人员协会执行委员陈广博士进行访谈。目的是为大家科普病毒的相关知识,并解答读者的疑惑。然而,专家的发言,却再一次的印证了华而不实、语言空泛,惯能擦屁股的事实。下面,且来看看专家的独到见解?

「小科普一:疫情是被如何控制的?

通常,政府及医务人员会通过以下三点来控制疫情:
一、了解感染链
二、鼓励人民接种疫苗
三、建立强大的医疗防线」

“疫情是如何控制的?” — 这句话意思浅浅,不言而喻应该就是“疫情是可以控制的”呗!然而,内容却竟然只是“一”、“二”、“三”的这么的简单,都是极为普通的常识,连策略都不是。本来还以为可以通过这位病毒学博士增加对病毒的认识,谁知希望却落空了。

「小科普二:如何才能对病毒产生免疫力?

一般来说,免疫人群有三种情况:

一、固有免疫:在感染病毒后,身体能够及时处理病毒,导致在感染后也不会有症状。这种免疫常见于年轻人。

二、在康复后获得免疫力,或是用康复者的血浆做药来治病。

三、通过接种疫苗获得保护: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91%的疫苗接种者即使在感染后也无症状,或是只出现轻微症状,无需住院。」

而这个所谓的“小科普二”,就显得更无聊。试想,在德尔塔病毒肆虐之下,如今医院里头大部份的确诊人士都已经完成疫苗接种,这个时候还奢谈什么疫苗的“免疫”的功能?岂不是小孩吗?连专家自己说的:“91%的疫苗接种者即使在感染后也无症状,或是只出现轻微症状…”就已经让疫苗免疫的神话破功。

然而,最要不得的,却是最后一句“无需住院”。这句话显示出和他的病毒专业学问已经是是背道而驰!新加坡怎么啦?难道所有的专家都沦落到必须以“擦屁股”为“专业”了吗?“无需住院”的关键条件,除了没有性命之虞,就是必须没有引起交叉感染的疑虑!这尤其是这样一个创世纪的大流行病,在全世界确诊人数超过2亿、而死亡人数已经牺牲了5百多万人,新加坡率先宣布“与冠病共存”,成为把冠病当作流感的第一人。勇敢是勇敢了,却叫那些逃过了没有疫苗的最艰困时刻,却在疫苗出现后确诊而死的“死人”情何以堪?

我们知道,专家隐恶扬善,看到的只是数据,那就是高达91%的只是轻症或者无症状的确诊患者。而我看到的,却是那其余9个%的重症患者,他们喘息在病房里时时刻刻得面对生命威胁的惊恐...更可怜悯的,是那些已经停止了呼吸、本来可以活得更长久些的死者。

《新加坡眼》这一幅《中国与新加坡抗疫政策对比》图表,是我明知道自己文笔差劣也停不下来的理由。我真是感慨万千啊!一个以民为本、有为的政府和一个相对无能,只会尽量把责任全推给小老百姓的懦弱政府就这样跃然纸上!在“清零”与“共存”之间、在“控制传染源和感染途径”与“控制易感人群和医疗资源”之间 — 中国政府一力担当下来,而人民只是尽力的“配合”就够了。反观新加坡政府却把“生死”这样的大事推卸到由人民自己去承担。新加坡人不仅必须“自检、抗原检测、血氧检测”,一夕之间成为抵御传染病的专家,还得“变相”的把自家扩容为方舱“医疗系统,在家养病”。

在政府的责任这一部分,新加坡政府是洋洋洒洒,有的没的一大堆,简直是把肉麻和诙谐当有趣。不是吗?

其实让人惊异的,是在这一个表格里,新加坡政府的所有责任都被三人组搞得一塌糊涂。譬如扩充医疗系统扩到组屋可以居家复原、与冠病共存就是控制传播途径就。而确诊了叫你居家养病、确诊者与家人共处一个屋檐底下、以及指令密切接触者的居家隔离 — 却忘记了可能造成在他们的家人身陷险境,时时刻刻都可能有被感染的窘境。这样无厘头的政策竟然还可以说是“进行精准隔离”?呵呵…是不是笑死人啦?

末了,在谈论新加坡跨部门三人组的许多“英明”事迹之后,当然也得略谈三人组的“神明”神迹 — 也不过就是几天之前罢了…

「卫生部长王乙康指出,疫情已经进入第四个翻倍周期,人们要做好准备,每日确诊病例可能超过1000起。」– 好准啊!

「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联合组长、贸易工业部长颜金勇表示,确诊病例即将达到1600起,按此增速,不排除下周每日确诊病例将达到3200起或更多… 」— 预言已经在逐步呈现了。

“3200起或更多”,这句话颜金勇可以说得很轻松。但是新加坡人却不应该不晓得它的严重性质。如果说新加坡570万人口每日有3200人确诊,就表示3亿2千8百万的美国每天有约18万4千人确诊。印度有13亿人口,以同样的比例,也就是说,如果新加坡是印度,那么确诊的人数会高达72万9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