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1览:081 我不是专家之“与冠病共存”的荒谬和无稽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我不是专家之“与冠病共存”的荒谬和无稽
作者:黑马非马 6:32pm 15/09/2021

我不是专家之选择“与冠病共存”的荒谬和无稽的二三事

美国总统拜登的顾问、明尼阿波利斯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奥斯特霍姆说:“至少未来几年我们将看到(病例增幅)起伏波动……这场冠病疫情就像是山火,在烧光所有树木之前不会停下来。”

丹麦罗斯基勒大学流行病学家兼人口健康科学教授西蒙森指出:“人们普遍认为病毒假以时日会变得温和,以免其宿主被灭绝”...但西蒙森认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她指出:“事实上,大流行病在流行期间有可能变得更加致命,因为病毒会适应新的宿主。” -- 她这句话其实已经在德尔塔病毒株的肆虐得到验证。

Covid-19的致命性,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发生以来历次疫情的两倍多。然而,1918年太遥远了,冷冰冰的数据并未对现在的人们起到什么惊悚的作用。眼前更可悲的,是两年快到了,而这场由冠病造成的创世纪的大浩劫,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460多万,且数字还是一直的在迅速向上攀升。

专家说:“和以往发生过的疫情一样,冠病疫情将在不同地点以不同时间结束”,老实说,我看不出这段话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个别国家的抗疫政策不尽相同,表面上的政治制度、文化差异和国家体制,其实都不是影响抗疫成果的主要原因。

最主要的还是国家最高政治领导人的“初心”!中国人对于做官的人有一个很形象的描写,那就是“爱民如子”!所以民间才有了“父母官”的概念。我想,应该没有一个“爱民如子”的官员会在领导国民抗疫的时候,竟然放弃努力“清零”的政策来控制疫情、从而达到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的责任。反之,如果为政不纯,心存恶念,就会像台湾人说的“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的俚语一样。这些高官拥有绝对优越资源,他们在能够独善其身的环境之下,心存狭窄,就很容易的作出“与冠病共存”的选择 -- 因为这毕竟比较“清零”政策的繁琐复杂容易得多,只要“死”的不会是自己的孩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选择“与冠病共存”的国家政府所需要的,就是永远处在说好听的就是“以静制动”、说难听的就是“被动”的境况 -- 以病房床位来决定可以接受的重症患病人数、以及死亡率是否在可以接受的水平作消极的措施。

对于这些国家领导人来说,人民的生命不过就是几个阿拉伯数字的“数据”。“清零”在政府和人民积极自发性的努力之下是否能够控制疫情,一般上和所付出的代价互为因果。而选择“与冠病共存”的政府,在消极被动的境况之下,虽有积极配合的人民,却是立即直接的面对“患病”的威胁。在不能控制疫情被逼得必须“与冠病共存”的窘境之下,却幻想着可以控制患病和死亡人数,这就是选择“与冠病共存”的第一个荒谬!

更荒谬的是不能够控制的疫情就像不能够控制的山火一样,不烧尽可烧的树木就不会停下来。当疫情达到巅峰的时候,在完成疫苗接种的人民已经超过八成的时候,其实就等同完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群体免疫”。大部份健康的国民即使确诊了也不会立即面对死亡的风险。问题是那一二成的老弱病残,将会是惶恐终日,不懂得几时厄运会莅临?尤其是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或不能或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人,在一个“与冠病共存”的失控环境下,所面对的确诊风险就会更大。

可虑的是“群体免疫”在疫苗面对更强势的病毒而已经失去了免疫力的作用底下变成仅是“免重症”的时候,虽然完成接种疫苗有减低患重症的危险,然而在读到《冠病长期症状可能导致后遗症 甚至催生更多失智症患者?》这一则新闻以后,却未免让人感觉怵目惊心、惊惶失措!

根据《红蚂蚁》的这篇报道:「10%冠病康复者可能长期受影响

冠病患者不仅要面对重症和致死的威胁,在经历了数周数月的治疗痊愈后,还得承受诸多未知的后遗症。

更倒霉一些的话,后半生或将受到长期影响,着实令人担忧。

最新的研究数据显示,“冠病长期症状”(Long COVID)很可能会提高人们患上失智症的机率,或导致部分染疫康复者更早患上失智症。」 -- 我们这才警觉对于,“冠病后遗症”的后患 -- 这,是选择“与冠病共存”的第二个荒谬。

而“与冠病共存”的第三个荒谬,就是“与冠病共存”不想“清零”的结果,立即将目前仍处于没有疫苗保护的12岁或以下的孩童群体的置诸于危险境地。

在《红蚂蚁》的这篇《367名孩童确诊冠病虽占本地总数0.6% 对家长却是“惊心”数据》文章里头这么说:“根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保护孩童”,“所幸无人病重或死亡”。“也有一些家长担心冠病可能对孩童健康产生的长期影响” -- 的这些担忧,恰恰的说明了“后遗症”的可怕。也显示了领导抗疫的高官在作出选择“与冠病共存”时的鲁莽轻率和不负责任。

“没听过防范胜于治疗吗?”这是一位家长最有价值的留言。接下来还有《红蚂蚁》的一篇文章:《政府预见民众情绪反弹 开始管理国人心理期望值》 -- X X X...嘿嘿,这里你可以随意揣测我的三字经,反正不是好话 -- “开始管理国人心理期望值”,这是什么“狗屁”呢?为什么不是干脆利落的就是一个“清零”了得呢?

抗疫只要能够做到“清零”,那么所有的荒谬就能够解决。做不到吗?开始学中国福建省吧!看看这个揣测是从新加坡回国内的老乡带来的这一波“德尔塔病毒”的疫情,人家是怎么“清零”的?

“与冠病共存”本来就不应该是一种“选择”,这是在战争中的城下之盟,是逼不得已向敌人投降的懦弱。在真实的战争中,投降者的生命就掌控在入侵者的手中。而世人在与冠病的战役上,“与冠病共存”的唯一结果,也一样的完全不能“自主”。在不由自主的困境之中,所有的理想都会是一个一厢情愿的笑话。

因此,一旦走上“与冠病共存”的道路,就是一发难收,就只能够随着疫情的发展亦步亦趋的应付,在病毒的肆虐中、在重症和死亡的阴影中恐惧悲摧的生活。

不是吗?新加坡人接下来的窘境一目了然。就只能够期盼老天爷的慈悲。期盼着重症病人不会严重到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期盼着病死率不会比别的国家突出。那么就可以自我安慰,自欺欺人。

至于大部份的轻症病患,那么就只好放任他们做真正的“居家隔离”,好听点是在家里养病,说得难听呀...自生自灭罢了。 本文修改于: 8:49pm 15/09/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