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1览:023 不知反省的“反恐战争” 作者:韦春花
主题:不知反省的“反恐战争”
作者:韦春花 07:22am 13/09/2021

    《不知反省的“反恐战争”》  文/ 韦春花

每年到了911,我们都会看到一组数字——3000,是的,就是有将近3000个平民,在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里面一瞬间死于恐怖袭击下,的确惨绝人寰。而阿富汗战争截至2018年底,总计有超过2,400名美军人员在阿富汗丧生。另,截至2019年9月,北约在阿富汗战争中阵亡的部队人数近3,500人。但是作为一名中东或者南亚的穆斯林来说,这个数字算什么?美国布朗大学“战争的代价”研究团队由50多名学者丶法律专家和人权活动家组成,根据他们的计算:美国政府正在总共85个国家实施反恐措施,而在所谓的“反恐战争”中,共有近93万人直接因作战行动而死亡,其中近40万人是平民。并且还制造了百多万名的难民,还有因为制裁和禁运的缘故,缺粮少药的情况下丧命的妇孺老人,难道这不到1万名金发碧眼的命特别矜贵,有所谓的“文明”特权?历届美国总统口中的“报仇”,这还不够吗?

此外,美索不达米亚(位于伊拉克)文明可说是欧洲文明的起源。其存在时间从公元前4000年到公元前2世纪,是人类最早的文明。如今外来者以打恐为名,把人家富饶美丽的家园,夷为人间炼狱;老乡对老乡,两眼泪汪汪,任何有血性的子民都应该起而反之,何罪之有?

再说啦,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是美国亲自开启的潘多拉盒子,20年前这个组织还不存在,它的出现与“反恐战争”的开展方式息息相关。德国历史学家伯恩·格瑞纳(Bernd Greiner)指出:最初的ISIS战士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侯赛因的旧军队。“我们非常清楚,IS的崛起是2003年前伊拉克总统侯赛因倒台的直接结果,它被美国解散了,这使得数十万年轻人流落街头,没有就业前景,这种事情是激进化的孵化基地。”

对于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学者有不同解读。美国历史学家沃特海姆(Stephen Wertheim)接受采访时说:“许多美国政客911之后看到了一个机会,可以证明美国是世界上‘不可或缺的国家’。他们通过试图重塑一个国家丶整个地区,来证明这种‘不可或缺’。”

历史学家格瑞纳则看到另一个动机:“在面对这种不对称攻击时的无能为力,美国想向世界,特别是阿拉伯世界证明,今后谁敢惹我们,谁就会丧失生存权。”他认为这两场战争是高度象征性的行为。 

支持格瑞纳论点的事实是:就在911之后的几个星期,白宫指示五角大楼起草对伊拉克战争的方案。当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被小布什的演讲稿写手格尔森(Michael Gerson)问及支持伊拉克战争的原因时,他说“因为阿富汗还不够”,美国在穆斯林世界的激进对手想要羞辱美国,“所以我们必须羞辱他们”。

新加坡作为东南亚回教海洋中一个小红点,领导人经常告诫我们子民,应保持高度敏感,理解我们邻居的想法。甚至还搞了什么宗教和种族和谐的运动。却在第一时间,义无反顾地加入到小布什口中的“十字军东征”,派出我们的服役人员去到伊拉克和阿富汗“执行”任务,最近还派出一架A330运输机去帮助联军撤侨的任务,总共飞了10架次。如今却好像谁也不记得这些事,官媒记者更不会堵麦去质问领导人,如果我们被恐怖分子盯上,这是谁造的孽?

应该反省的是:这是一场不义的战争,最终以失败收场,我们该如何检讨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而不能假装无辜。如今的阿富汗已被看成是帝国的坟墓:20年来,根据美国官方统计,美国投入了2万亿美元在阿富汗,相等于每天花了3亿美元。这个天文数目,比亚马逊的贝佐斯、特斯拉的马斯克、微软的盖茨、巴菲特等首30名美国大富豪加起来的总资产还要多。估计这2万亿美元的很大部分,除了流入阿富汗贪官污吏的海外银行户头之外,剩余的都留给了塔利班,从军火到医院和道路,塔利班真是做了一次天下无敌的无本生意。美国付出的昂贵战争成本,加重了国内经济负担。债台高筑的国债,狂印钞票下的通胀压力,老旧的硬体设施,负担沉重的医疗体系,入不敷出的中下阶级,种种问题固然不能归咎于阿富汗战争,但是,战争却加剧了这些经济问题。

这和1979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类似。在9年之中,一度是超级强国的苏联,因为阿富汗战争而财政紧绌,物资短缺。各种学术研究都指出,前苏联的崩溃,和它卷入阿富汗战争有直接的关系。前苏联的瓦解,某个程度也是因为阿富汗战争失利,导致它的加盟共和国,包括塔吉克、乌兹别克、哈萨克、阿塞拜彊、土库曼、吉尔吉斯等,发现莫斯科只是纸老虎,也对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失去信心,种下脱离苏维埃,寻求自主的决心。

美国灰溜溜惨兮兮的撤离阿富汗,同样惊醒它的盟邦。从中东盟友,到远在东亚的韩国和台湾,都在担忧有朝一日是否会像阿富汗一样,遭到美国背弃。短短几天狼狈的喀布尔撤军行动中,让很多人观察到美国虚有其表;它被塔利班农民兵逼得仓皇而逃,比当年撤离西贡更加不堪,至少越共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正规军。

此外,欧美主流舆论还想把中国拖下水,认为“美国反恐战争20年,中国是最大受益者”。

咱总理无疑也要把国民的注意力转移到另一处,他说这是一场战争的结束,也是另一场打恐战争的开始:“九一一事件发生的20年后,恐怖主义的威胁远未消除。极端恐怖主义持续扩散,并借助数码媒体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当我们再度面对严峻考验时,就能全民一心,排除万难,越战越勇。”当被问及阿富汗局势将如何影响我国面对的恐怖威胁,内长尚穆根坦言,他也担心当地再次成为恐怖主义的避风港,而内安局一直在留意局势发展,做好长期准备。马仔严孟达立即为文賡酬:“新加坡面对的最大威胁,来自受网上宣传的洗脑而‘自我激进化’的个人所发起的袭击行动,个人行动的武器也很容易‘就地取材’。这项风险评估公布两个月后,中东局势又有新变化,可能影响我国今后的风险评估。”——求求大家忘了他们做过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