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1览:097 米暹爱蚶 作者:韦春花
主题:米暹爱蚶
作者:韦春花 07:42am 06/09/2021

    《米暹爱蚶》  文/ 韦春花

李显龙当年一句“米暹卖蚶”所受的耻辱,主要是被人看破他是个不谙世事的二世祖,如《荀子·哀公》:“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寡人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未尝知哀也,未尝知忧也,未尝知劳也,未尝知惧也,未尝知危也。’”——春花也深信那是一时口误,相信讲稿里写的是“叻沙卖蚶”,他脑筋突然转不过来,讲成是“米暹”。

可是那时二丑可是连大气儿都不敢出,只当没这回事,让这话题就停留在咖啡店和网上。这回可不同啦,李显龙为了一雪前耻,特意做了个“包袱”(相声术语),故意在讲演中丢出一个“肉脞面要不要加蚶”的谜团……严孟达难掩喜色地说:

他这句听似语气轻松的无心之言,却像写文章时的“神来之笔”,给人留下想象空间。本地人都知道,肉脞面本来就不加蚶,因此没有“加或不加”的问题,难道是总理一时口误?若是真的,哪里可以吃得到?在演讲两天后,总理在社交媒体Instagram晒出“加蚶肉脞面”照片,表示绝无虚言。经总理这一补笔,岛国各处的肉脞面可能从此纷纷“加蚶”。

红蚂蚁还特地写了篇文章,叫做《李显龙总理发了一张肉脞面的照片——原来真的有蚶!》,“包袱”抖响了,舔庤一族庆祝扳回一局,可以“羊没吐气”了。

所以今天春花就正儿经八百来谈谈肉脞面该不该加蚶、加了蚶又怎样的问题。根据《本草纲目》:血蛤(蚶)“味甘性温,功能除了补血外,还可以润五脏、健胃、清热化痰、治酸止痛,主治痰热咳嗽、胸胁疼痛自、痰中带血等”。问题就出在烹调的方法上,据悉烧时不宜多煮,宜快速烹制,否则易老涩难嚼,寡淡少味。所以一般都不煮,连焯水都省了,直接用汤汁的余温稍微加热一下就算了。现代人都知道,由于水质污染,吃半生熟的血蛤,会带来各类肝病的风险,于是很多人都戒口不吃,所以才会有“叻沙卖蚶”的出现。

血蛤本身腥味很重,爱吃的人和不敢吃的人都集中在这个味道上。所以爱吃的人为了多吃,就要在调味上下足功夫;像生吃血蛤,就要用辣椒、蒜蓉、姜末、麻油、柠檬、酸柑来压抑腥味。此外,加蚶的食物一般都是辛辣、味浓为主,像叻沙、沙爹米粉、炒粿条等,还不能加得太多,几颗佐味,浅尝即止。至于肉脞面和米暹,若是加蚶,可能会被抢掉原本平和的味道,那就得不偿失了。有好事者必问:那要是我喜欢,可不可以加蚶?当然可以!只要煮食者手边方便,随时随地要加蚶就加蚶;那新加坡的小贩美食也不必申遗了,因为连米暹。肉脞面都“爱蚶”,用句春花今天才学的一个新词:原来“审丑”者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