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1览:210 特选学校骗很大 作者:殷素素
主题:特选学校骗很大
作者:殷素素 07:42am 09/08/2021

    《特选学校骗很大》  文/ 殷素素

《胡林生:特选学校和文化定位》说:

最近,由于“华人特权”问题而引起国人的热烈争论,想不到特选学校的设立,竟然成为抨击华人特权的主要论据。

立刻引起党报卫(华)教人士的膝盖反应,出现了社评、文章,甚至攻击看似理论源头的CRT等,仿佛救了特选学校,新加坡的华教就有望了,其实不然!因为特选学校是行动党消灭华教——赏个耳光,给颗甜枣的结果。

诚如《周维介:特选学校是一张文化名片》所说:

1979年,新加坡教育史上极其重要的《吴庆瑞报告书》出炉了。它的核心内容,是政府将废除四种语文源流学校并存的制度,朝向以英文为主导的单一源流目标挺进。……南洋大学封炉熄火前夕的1979年,《吴庆瑞报告书》发表了。这一年,华校高中来到了最后一届的阶段,华语运动与特选中学也同年启动,一连串与华文相关的惹眼事,都巧遇于这重要的年头。屹立了百余年的华校,最后发展出从小学到大学的完整母语教育体系,它所积累的价值与展现的文化传承功能,在多风雨的时代中解体了。

相比之下,胡林生就没全说实话,他说:

语文的单语化,虽不是新加坡独立建国的初衷,也不是建国的终极目标,却可能导致社会结构的彻底改变,而走向完全西化的道路。如何维持华语华文和华族文化传承,成为华社族群所关心的焦点。

看看此君的身份:教育部华文专科前视学课程、发展署中学华文教材组前主任——就可知目前本地华文的状况,他有着不可推卸的原罪。当年行动党政府成立华文教材组就是为了和中港台的教材脱钩,不让这里的华人和他们有文化认同,胡编瞎搞的结果,唯有每下愈况,成了无根的浮萍。

然而胡林生写出这一段,说明他当年虽身处本地华文教育的高层,好像完全不知道1979年《吴庆瑞报告书》: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新加坡政局风起云涌,政党政治汹涌澎湃。为了平息和缓和种族意识的狂热高涨,当时人民行动党元老拉耶惹南,提出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语言”的建国愿景,作为平息种族纷争的理想途径。这个立国愿景,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把新加坡打造成一个大熔炉,全民只用一种语言。

二、各个族群融合为一,塑造一个不分种族和肤色的新国族。

三、一体化(英语化)的社会,以先进西方国家作为治理模式。

显然,这个立国愿景有不少优点,所以引起不少英文教育出身学者的共鸣。

胡林生还自欺欺人,他说:

宪法152条款对弱势族群语言和文化的维护和保障,已经是一锤定音,是各族群扎根社区的文化定位。特选学校的创设,就是族群文化定位的历史产物,跟华人特权,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如果为了一体化的立国愿景而加以去除,那又是另一个层面的论争了。

根据公正、公开、透明和尊重宪法的原则,那么巫印二族也该成立他们的语文特选学校才对啊,管它有没有人选读,五人也开一班。这点恰好曝露行动党政府柿子捡软的捏这一事实,尤其是“华人特权”的噪音甚嚣尘上,看来华族的特选学校不久也会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关门大吉。

特选学校最大的欺骗性就是它不是棒杀华文教育,而是捧杀华文教育。《翁晶敏:双语教育劣势并非无法逆转》就直言不讳:

其实,我们不是要培养双语精英,我们需要的是使华文普及化。语言文化不应该只属于少数的一批精英分子所拥有,不论是用来执政或经商。现有的华文教育模式似乎不是以华文普及化为目的,反之则是一直朝精英化的方向发展,因此我们看见华文课被“等级化”了!

最近看了客家妹子杨莉明部长的一段讲话,她说政府有各种援助,可以帮忙中途转业读文科的国民转成从事理工行业,理工的则可以从事文商行业。可是唯独在语文教育方面,则背道而驰呢?喜爱读华文的子弟,则英文要非常好不可,要达到第一语文的文平,这是什么道理?想不到吧,这样捧华文,最后真把它给蔫了:

最近统计局公布的每十年一度人口普查数据却显示,本地五岁以上居民人口当中,从2010到2020年的10年间,以华语作为主要家庭用语从35.6%进一步下降至29.9%。反之,以英语作为主要家庭用语则从32.3%飙升16个百分点至48.3%。

早报社论直言不讳地指出:“母语逐渐在家庭中没落的现象令人忧虑和警惕之处,在于母语的使用率日益降低,一般人的母语水平最终也会随之下跌。这一来新加坡原有的双语优势也必然跟着削弱。”

特选学校的滥觞从1979年起,磕磕绊绊也有几十年,周维介说:

特选学校一面世,便受到市场青睐,收生素质立马提升,从此纳入良性循环轨道,迅速崛起为炙手可热的名校。经营了40余年,于今在各个专业领域、政府部会高层以及国会殿堂,特选毕业生双语应付裕如、表现不俗,特选学校成了社会上一张亮眼的名片。

请问对本地华文、华语的使用或普及有啥淆路用?党报卫教人士快快醒醒吧!别的就不说,你看过这些特选学校(Special Assistance Plan School,简称SAP School)的学生,在公众场合(巴士总站、地铁站、购物中心等)他们之间讲华语的吗?

作为学生,他们的心理很容易理解。读SAP就是相等于读名校,华文作为第一语文,怎样都比他们选他族语言(日文、法文、德文等)来得容易。他们把读华文当做一种竞技,无论如何都以争取获得A1为目的(积分);就像那天读到一篇文章,作者说当年作为华校生的他为了应付会考,背了80篇英文作文,素素今天才总算知道人家的A*是怎么来的。况且教育部还有一个政策:就是在剑桥O水准,华文获得某个水平的佳绩,到了初院就不必修读华文;所以读好华文是为了放下华文。是不是该有个调查,这些特选学校的毕业生,有多少是跟他们下一代说华语的?骗局不就马上揭穿了,果然是骗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