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090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作者:殷素素
主题: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作者:殷素素 07:24am 28/09/2020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文/ 殷素素

2020年9月13日严孟达忧心忡忡地谈到《仇富与猎巫》:

许许多多人的匹夫之怒,吃瓜群众之怒,路人甲乙丙丁之怒集体爆发,当局就不能掉以轻心……当社会贫富差距悬殊,任何“为富不仁”的事件都可能助长社会上的仇富心态。仇富心态是阻碍国家进步的无形障碍,若没有得到及时缓解,可能进一步导致民间仇官心理的滋长。

2020年9月27日沈泽玮也谈“仇富和仇精英”:

质疑刑事司法系统——警方、检察官与刑事法庭——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出现偏颇的声音,排山倒海而来,甚至有上升至仇富仇精英之势。这对长期以法治为傲的新加坡社会来说是一大警讯。/如果不是有免费帮弱势者打官司的良心律师,如果不是有明察秋毫的公正法官,莉雅妮案是否成永远的冤案?再往深处想,还有没有其他有待伸张正义的案子?这相信是不少人脑海中的疑问。由此可能开始对司法制度产生质疑,即便问题或许源于人为因素。/官方唯有公开透明才能拿回话语权,防止仇富仇精英情绪无节制扩散成社会毒瘤。

人们还在担心这场冤案会如何收场(小心哦,说不定会断尾求生),二丑已经在担心主子的政权了。其实“仇富仇官仇精英”难道不是“尊富尊官尊精英”的一体两面吗?正如老子所说:“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後相随。”——就因为“尊”得太过了,人们只好把它给扳回来。拿精英的百万年薪来说,如果认为已经足够报偿他的贡献,那么国庆日颁勋章就免了吧,既然做高官得厚禄,那还要最高荣誉的虚名来作甚?

这些背后其实有个错误的信仰:涓滴经济学”(trickle down economics),常用来形容里根经济学,因为里根政府执行的经济政策认为,政府救济不是救助穷人最好的方法,应该通过经济增长使总财富增加,最终使穷人受益。该术语起源于美国幽默作家威尔·罗杰斯(Will Rogers),在经济大萧条时,他曾说:“把钱都给上层富人,希望它可以一滴一滴流到穷人手里。”(money was all appropriated for the top in hopes that it would trickle down to the needy)。

就因为执政者认为他们自己、富人、企业家才是人民的大救星,比较起来,当然是廖文良的社会贡献比巴蒂大,各方才会有意包庇。诚如沈泽玮所说:“和朋友谈起这起官司,大家都坦承,去年3月读到案件下判的新闻时,直接把它当做‘又是一起’女佣偷窃案,也完全忘了刑期是26个月。唯一记得案件涉及一个有头有脸的名人。名气响当当的廖文良当时还是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又曾担任政联企业领导人;莉雅妮只是一名家庭帮佣,不看案件细节,确实已先入为主认定,穷人偷了富人东西。”

在新加坡,保护富人、保护精英是做到滴水不漏,连一个质疑的眼光都不轻易放过。过去五十年来,新加坡的富人愈富,普通老百姓则愈穷,从富人那里“涓滴”不下什么东西来。为了让富人赚饱饱,大量引进客工,又舍不得让他们吃好住好,住贫民窟美其名曰客工宿舍,新冠病毒一来,马上凸显人权问题,成为国际笑话。彼岸有位记者写道:“在新加坡政府理性务实的管理思维下,导致缺乏人性化措施和社会同理心,新加坡客工宿舍疫情爆发,社会大众竟赞扬政府的隔离措施有效,这很吊诡。”而二丑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大谈“仇富仇官仇精英”,对于大法官陈成安所指出查案和起诉过程中错漏和荒唐,则当作透明,真的一往而情深咯。

汤显祖曲云:“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