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09 雨田走了,走得潇洒! 作者:黄庭
主题:雨田走了,走得潇洒!
作者:黄庭 10:53pm 12/08/2020

上星期与阿沙曼喝茶,他说雨田走了。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离开铁窗,在诗巫见到
雨田,他在拉让江边一间狭小的商店里卖杂货,谈吐豪爽,偶尔吐几句粗话。后来庆旺
介绍他的诗集,没想到他的文采和诗意竟然跟他的外形毫不相称,真是人不可貌相。偶
尔跟一批幸存的老友闲聊,觉得时光飞逝,不用等多十年,大家都“回归自然”了。奈
何?

砂华作家杨艺雄与世长辞!

杨艺雄(雨田)

杨艺雄,笔名雨田与雨石。1943 年出生砂拉越州拉让江河口布拉歪渔村。他曾因反殖民
地政府身陷囹圄。他当过报馆工人,后经商,供应监狱食物、经营农牧和养殖业,现为有
机化肥、农药及种籽经销商,亦有油站和渔具店等。他是校长的儿子,但自小顽劣,古怪
念头忒多,山猎水钓无一不精。除经历丰富和见闻广博,后因好奇多学,自文史、哲而天
文地理、动物行为与植物培植,涉猎广泛,更专研养燕秘诀。他热爱自然,虽年已花甲,仍
常入山出海,逍遥自在。他个性乐观略带偏激,热情略带腼腆,好玩却又情深,猎钓更常流
露菩萨心肠。他著有诗集《阔别》(1995)和《猎钓婆罗洲》(2003)。他也曾为《星洲日
报》和《国际时报》撰写专栏。

读雨田的诗,

〖情谊〗
这是一座镇城
那里有一个小市
只因这道长流让它们紧紧地牵在一起
凭谁有多麽大的权力
拦不住信息像河水淌流来去
人们的情谊像老树的根
系在深暗的地里更紧地攀上关系
           29/2/60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踏上码头了
走上街道了
急不及待地投进胶林的怀抱了
啊,
我的家乡
我的土地让我亲你从此再不分离

周遭呀
这一切好像对我笑
又像对我点头暗喻
怕我对你生疏了
还是怨我说你不争气不不
阳光比以前更灿烂了
亲友对我笑得更甜
周围的一切比从前更美丽
它好像对我作无声的赞许

〖祖国--可爱底砂拉越〗
人在上云在下
云海一片白茫茫
在云底缝隙里
把视线探下去
曲折底河流蛇似底蜿蜒
河底两岸浓郁的森林
一望无边土地上
搁着一块块稻田那是稻田
那是农人底家
那是采油底架那是渔村呢......
现在
我们来到了海岸
多麽长呵(顶长的海岸线)
这就是南中国海边缘
这就是祖国底边疆
哦,不!
所有走过的是我们底祖国呵
让我们闭上眼睛吧  
想一想祖国有多麽辽阔的土地    
有多少待开的宝藏,
我禁不住呼唤一声:  
祖国  
可爱的砂拉越...9/3/62美里

〖我只有欢欣〗
我带着信心
我走过一个地方
又一个没有陌生
我只有欢欣
尽管是渔村,
胶林木材山和油井
没有陌生
我只有欢欣
我走到那儿
那儿都有我的兄弟
尽管伊班马来和华人
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
那儿就有反殖底人民
没有陌生
我只有欢欣
我们不曾见面
我们已经有了深厚底友情
没有陌生我只有欢欣
我有欢欣的现在也有欢欣的将来...11/3/62美里

宁心屏息电话那头
听说你的归期你的归期
你的归期订在夏季
儿女的欢声
似春雷乍起
我的欢声在心里浪涌  
久久不能止息
他们说
最爱在春雨下沭浴
我却遥想你隔地曾经沧桑有几许 18/6/9

谨以诗三首,献给我妻:

〖盼〗
你盼日子
我盼日子
向苦涩乞一丝甜蜜斗室、
吊瓶、
药罐
福州盛夏阴晦的天气
羁绊你感情拟飞的翅翼
风也婀娜--
我仍在绿水蓝天的南洋
和椰声充塞的天涯浪迹
一切衷情几度相遇
彷佛在依稀刹那里
只因那点灵犀
倾听你鼓动的心涛
陪我音乐般的足迹
回旋在你我心房
有贝多芬的月光曲 6/95

注:妻在福州医院作化疗。18/5赴榕探望。    3/6她往机场送行,临别依依,
不禁潸然泪下。化疗共三个疗程,已完成其 二,全程或於六月尾或七月初结束。

〖归期〗
宁心屏息电话那头
听说你的归期
你的归期  
你的归期订在夏季
儿女的欢声
似春雷乍起
我的欢声在心里浪涌  
久久不能止息
他们说最爱在春雨下沭浴
我却遥想你隔地
曾经沧桑有几许 18/6/95

〖携手长桥〗
历史与我们有约
约在春花绽开的季节
你我携手在溢满果香的深秋跋涉
莫忘你的叮咛
铭记我的鼓励
挥一挥手再不睬那隆冬霜雪
你有激流危崖点染
也有莽林河石作伴
我独对翻腾的海潮景
仰奉献给季候风熬练
如今你载一身风尘
我携一把刻骨疤创洒脱痴心痴情
再牵缠任历史蛮横踉跄
记住当年的诺言
牵手上长桥
展望万顷澄碧壮阔的波澜
彷佛那雄浑的旋律
回旋在碧空
那草原的情歌流淌在栏缘
让心驰骋飞驰
万里一片衷情
慰贴着大地
鼓乐“空匆”
祭曲激越沧凉
崇山峻秀乱石清流依旧
弱光晃忽映照
人影长廊歌舞呼号
酒香飘逸消受淳厚的部落
那夜为我俩殷殷祝福
我们的心
如今注满了山山水水的润泽
--倾听山貌端凛    
时有笑语
踏足碧波白浪
--瀚海空灵偶然也随意    
指点迷津 10/10/95改写

注:长桥指美里的长桥    
一九三年在报纸上阅读诗人田思先生为我六十年代的《阔别》写品评文章,
重读内容,联想起那段旖妮浪漫的日子。那时的小情侣,经过几十年的风
雨煎熬,已临迟暮。灯下妻与我对坐,我指着她的白发笑说:“华发知否
因多情?”她却指住我额头的褶纹询问是不是叫历史的疤创?是不是呢?
我们一时抚掌大笑。

   我想应该给“阔别”下个注脚呢。於是在相簿里翻找。历年来拍的照片无数,
也习惯在相簿的扉页间写一些感慨的句子;照片是与妻游长桥时拍摄的。把句子
修改了,便是这首“携手长桥”。算是对我们生活的概括简介。

〖阔别〗
(一)
倚窗前一片黄昏景色
静寂蕴涵迷人的柔和
只一丝微风悄悄拭去苦闷和寂寞
翅膀乘着情思的胳膊
驾一丝风儿
跟着你在丛林野岳穿梭
看烟霞雾海和山峦
情意缠绵听清脆的鸟声
揉成新歌
一双麋鹿在树下闲逛经过
奥秘的丛林
我的爱人如今正在你的怀抱探索
曾有多少这样的时刻
握着你从浅滩激流里掏来的石卵
这时刻
你应坐在平滑的大石上
在瀑布飞流旁洗澡
或者正是你思念我的时刻

(二)
伫立在大山的峰巅
俯瞰滚滚的大江
飞涛雷动震撼着
像要喝醒渐渐迷糊了的江山
我尽让遐思驰骋
追随你惯于跋涉长途的脚步
犹豫着只怕赶不上你富丽神奇的生活
一荫老树
一条横枝
搭上一个篷帐
再不然在枝桠间
挂一块麻布
憩息一个夜晚等着天明去赶路
有多少赤膊的豪迈兄弟
等着你诉不尽的豪情盛意
愿上苍的赐予他们会留住你
在这安适的夜叫你和伙伴寄宿在长屋里

(三)
你望穿了河山
我与海洋作伴
你看惯飞瀑横
扫栏江石柱
我看惯怒涛
崩空卷岸
江山多麽娇娆
似要衬托你们的豪
情你的音容笑貌
我这久居的海边城乡
等待着你的拜访
有朝一日
倚在波涛上的长桥栏杆
携手同赏初升的太阳
望浩瀚的南中国海
擎起千万把波澜
接上万里睛天
对这一片景致
让我们互述阔别
再再比一比怀抱


本文修改于: 11:36am 13/08/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