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82 双刃的大选 作者:李莫愁
主题:双刃的大选
作者:李莫愁 07:07am 13/07/2020

    《双刃的大选》  文/ 李莫愁


在建国初期,行动党每回大选都很难遇到在野的挑战,虽然当时选区没现在那么多,但纸煤很流行在提名日就报道:又有多少多少选区“不劳而获”;后来报馆的狗腿子越来越多,就改称“不战而胜”,取自《孙子兵法》:“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可见当年行动党风华正茂、稳如泰山。最近看了一张图表,才知道一直到了1984年的全国大选,国会79席中才被在野党闯入了2席(惹耶勒南和詹时中)。不过,早在1981年的安顺补选中,意外地被惹耶勒南赢得选举,做了半任多的国会议员,让行动党坐立难安。那时李光耀就绞尽脑汁要设计出一个“榴梿包吃”的办法——集选区制,1982年提出,1984年的大选就执行了。当年李光耀还十分自豪地说:“自1959年以来的23年里,人民行动党就是政府,而政府就是新加坡。”此后不短时期,集选区制度让在野党恨得牙痒痒的,因为势单力薄,阮囊羞涩,很久都没人敢去动集选区。

所谓“双刃”是比较雅的说法,说白了就应了一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后来由于建屋局不再管理市镇的日常运作,单选区反而变得比较难挑战,处处掣肘。因为行动党的议员在单选区当选后,只要依附毗邻的行动党集选区市镇会就“搞掂”了,单打独斗的则没那么幸运。在野党倒不如筹足实力,招揽好人才,以集选区来协作管理市镇;并且如工人党的策略,以毗邻的集选区来进行版图扩张,反而较易获得选民的信任。另一方面,行动党为了让集选区屹立不摇,不断地加码,从原本一个部长领军,则变成双部长,有时还拖了个政务部长什么的,结果死伤更严重。他们没有吸取2011年阿裕尼的教训,以为只是个意外,这回见真章了。

行动党的人才库来源极窄,多集中在体制中的精英,一方面和人民脱节,二方面持才自傲;事事都认为他们懂最多,事事都认为他们是为了人民好。就好比那些4G领袖,讲话都是从鼻孔出的。所以时间来到了2020年,这时的行动党就像一名中年倦怠的家长,上不知道80岁的老父母想些什么,下不知道首投族的孩子有什么不满。

很早就有人说,只有行动党分裂成两派,才有可能动摇行动党的根基。果不其然,这回陈清木偕同李显扬在前进党麾下双剑合一,虽败犹荣,动摇了不少(西海岸集选区得票率降26.88%)。多个双部长的集选区都赢得很惨,面子都快要挂不住了,好比王瑞杰的东海岸集选区,仅以53.41%保住席位,将来王瑞杰在集选区巡视,遇见的每30人中就有14人没投票给他的。就是李显龙自己,他的宏茂桥集选区得票率也比上届跌了6.72%。

“一个都不能少”(inclusive)李显龙说了好几个大选了,当然莫愁不敢怀疑他的动机,但是在实施方面,咱们的4G领袖就变成凡事都要硬硬来:哦,数码化了,不管谁都得数码化;哦,工作语言是英文,不管谁都要去进修!不留“不愿意改变”这个选项给任何人。这对老人家来说,他们的自尊心会受到多大的创伤!甚至怀疑自己的人生到底有何价值,多少罪恶假“转型”之名,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原本是指到了一个陌生环境才会感受到的震荡,如今很多老年人身在自己的家乡都能确切感受到,这是多么残忍的一回事。

“空白支票说”也是两刃,行动党说在野党开空白票没什么说服力(因为他们连开户口都没权力),而林志蔚的“空白支票”则深入人心。是的,李显龙要求“明确委托”就是向新加坡人要张空白支票,以后做什么倒行逆施,都拿“获得明确委托”说事。陈振声的“危机拉票说”是个不错的观察,也说明行动党为了获得“空白支票”而不择手段。

至于首投族的年轻人,他们自小就在互联网和好莱坞电影的影响下成长。他们玩的电脑游戏和看的美式电影,如《移动迷宫》、《银翼杀手》、《V字仇杀队》、《饥饿游戏》和《黑客帝国》等等,有很多是“反乌托邦”式的愤世嫉俗,对威权极度怀疑,甚至带点无政府主义倾向。应该还有不少年轻人幻想穿上紧身衣变成正义联盟或复仇者联盟,去执行正义,打倒一切恶势力。环顾全球,有多少街头运动都是年轻人在带头,如号称“瑞典环保少女”的通贝利、“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和目前的美国正如火如荼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而行动党却假惺惺来作道德演说,在辣玉莎事件中,拿陈年往事来开涮;再加上辣玉莎本身是印裔,她所批评的是主流,如今被强压下去,说是mata来了,要她闭嘴,得罪的就不只是玩惯社交媒体的年轻人,还包括华族以外的其他族裔,行动党太傻了。

李显龙也是满嘴胡说:
1、大选之前,首先他“质疑反对党候选人进入国会后能做出什么贡献?你真的想把选票投给一个在危机时刻,除了重复那老一套的政治宣言,别无建树的政党吗?”,现在则期待朝野合作,共创未来。
2、接着他抛出:“世界正密切留意新加坡这次选举,投资者以及新加坡的伙伴和竞争对手都会审视选举结果,并依据他们的判断行事。我们要让世人看到新加坡人团结一致,强力支持他们票选的领导人,共同渡过危机?还是要在这需要采取果断行动、保护生命和生计的危机下,显得脆弱和分裂,对我们选出的政府支持有所保留?人民行动党不只寻求人民委托,而是寻求强有力的委托,带领新加坡度过这场危机的原因。”——如今,新加坡人民把比上一届大选(69.86%) 更少的票投给执政党(61.24%)。少了9% 的支持度,李显龙总理依然重申将负责任地行使委托权,带领国人安全地走出冠病引发的公共卫生危机和经济下行阴影,所以到底是哪一段言不由衷?
3、他坦承:“这个成绩没我们预期中理想。”还是感谢选民给予他和团队“明确的委托”。

最后来谈谈8频道和《联合早报》这两个华文传媒,选战期间可说都给予各党相当公平的报道。以前像白士德那种鸟人不在了(电视台还有个林义明),乌烟瘴气也少了。不过这次没群众大会的选举,让《联合早报》也感受到自己将变成为弱势,所以就开了线上直播的好几档论政节目,成绩应该是不理想,理由有二:
1、虽然《联合早报》很早就跟潮流赶数码化,但是为了维持一贯官媒的态度,加上财大气粗,根本没在培养粉丝,甚至许多面簿留言还是骂的人居多。《红蚂蚁》虽然打侧翼,但不时也露出马脚,有一部分华文网民甚至抵制这个网页。所以要领导潮流、左右舆论就不及经营日久的在野阵营网页。
2、出现在直播的早报高层,高级记者平时都是有立场的(官媒嘛),上了节目却要假装没有立场,看了很是苟猥。我看他们也知道行动党和在野党之战,根本就是歌利亚和大卫的抗争,却故意无视这个事实,拿同样标准来要求行动党和在野党。大家都在表面现象言不及义,不敢越雷池半步,根本没有魅力吸引人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