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46 久病未成医之抗疫小组无能篇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久病未成医之抗疫小组无能篇
作者:黑马非马 8:49pm 02/06/2020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一道风景,站在不同的角度,可以有各种不同的诠释。问题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那么,新加坡防疫的措施可以做得更好吗?这当然不是针对我这种人微言轻的小民的问题,而是“跨部门抗疫小组”必须战战兢兢地加倍慎重才会有答案。

没有人不会有乡愿,我也一样。心底是多么的希望把新加坡说得举世无双,就像许多在早报脸书的留言一样,天天加油打气还好,难过的竟然还有许多歌功颂德。俗语就说了,有道是“久病成医”,这冠病从去年年尾李文亮医生吹哨之后被揭露之后,5个月就这么熬过去了,却不晓得要被煎熬到几时?不过,在天天这么接近的接收种种攸关疫情灾难的报道,久而久之,每个关心的人,至少都应该对疫情有些起码的了解,对病毒感染的途径多少知道怎样去预防。

孙子兵法最常被引用的一句话,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面对这样的一场“战疫”,在还没有发现特效的药物或研究出防疫的疫苗之前,对于“新冠病毒”这个战无不胜的疫魔,人类除了将城门紧闭,高挂免战牌之外,几乎就是无法可施。呵呵,咬文嚼字过头了,就是“堵截”啦。武汉的封城、中国的锁国,他们很厉害吗?应该不是这么的说法。因为整个世界所有与冠病病毒缠斗的国家,都在使用这个策略。但是,为什么中国能够做得那么好呢?很简单,但也很违逆人性。他们只是行政命令做得严谨,管治效率彻底到位。最后终于取得一个有利的位置。当然,虽然目前还是未到可以说“战胜”疫魔的地步,但是,解封后的城市,一个个就像刚度过寒冬迎来了春天翠绿的嫩芽。

新加坡可以做得更好吗?一开始我认为是可以的!我们的医疗设施在东南亚首屈一指、国库丰沛,储备多到不清不楚。因此,当向疫魔开战的号角吹响时,对旅客检测和隔离,可说是有声有色,在很短的时间内,似乎就控制了疫情,并因此赢得了黄金标准的桂冠。不过,当一开始执行“居家隔离”的政策时,我当时就很认真的想,是哪一个头壳坏了的人,想出了这个“馊主意”!因为我看到媒体都报道了,有人为了避免“居家隔离”给予家人的困扰,就到酒店旅馆隐居。

我也很困扰,二月初出国回来。两边的机场都仅是检测体温而已。那时候只有体温发烧的旅客才需要隔离。我带着很矛盾的心理回到家里,洗手、在家里也戴上口罩,很努力的遵循媒体的指导,不敢跟家人接近,叫家人不要碰触我--那时候还不晓得病情不发作就已经可以传染了。只因为我素来就是一个很小心的人,我多么地热爱我的家人,要说让我把祸害传染给他们,那是不可承受的罪孽。

在提心吊胆的日子里过去了两个星期,我终于证实自己没事了。我没有发烧,本来不需要隔离。但是,这一段日子,让我明白在自己的家里隔离除非是独居或者豪门大户才有办法。我可以很负责的说,要“居家隔离”而确诊的病人不会在家里发生交叉感染,那肯定比中多多大奖还难。

昨天看新闻,听到武汉有些外国人在所属公司全体撤离的时候,自己选择不回国。为什么呢?就是怕把病毒带回家而祸害到自己的家人。就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我们的抗疫小组的滚滚菁英会不晓得吗?

当发现一个人确诊了,就把近几日内和他有短距离接触过的人一概的处于“隔离”的指令;当一些国人或旅客从国外疫区回来了,在机场也是立即接到“隔离”的书面通知--这都是最正确的做法。然而,差别就在于“隔离”而不应该是“居家”!这些“居家隔离”的人,有多少后来成为确诊病患呢?我不知道,但是当局一定会有一个数据。而魔鬼藏在细节里,问题不仅仅出在这些“居家隔离”可能将病毒传染给家人这么简单,其中还有更令人担忧的,就是他们的家人早已经被感染了却还蒙在鼓里,到处趴趴走的结果--当然就是那些永远不晓得病源的感染群。

“居家隔离”的问题同样出现在客工宿舍,因为群居环境更为拥挤复杂,在“宿舍隔离”发生的交叉感染更是一笔糊涂账,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不过,说起来新加坡还是有点儿运气,幸好客工群体是一个很特别的群体,那群体里面没有老人幼儿,也应该不会有患着严重慢性病的患者。这么一来,其实就构成了一个英国首相一开始就铺陈的抗疫办法,那就是“群体免疫”。所谓“群体免疫”就是对病毒不设防,只要有6到7成的人口都感染上病毒,那么牺牲的牺牲了,活下来的人身体都具有免疫的抗体。那么自然而然的病毒就会碰到铜墙铁壁然后消失。不过,让英国首相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国家的医疗系统不够,医疗资源严重的不足。当重症病人在发生严重病情时,因为缺乏医疗器材,尤其是呼吸机的辅助,生命立即就悬于危卵。

我相信新加坡的抗疫小组也已经晓得这个情况了,所以直到目前,并没有看到他们担忧客工的确诊人数。因为只要遵循早发现早确诊早治疗的铁律,将确诊的客工立即集中在方舱医院集中医治,那么就像今天媒体报道的一样,那些轻症集中在方舱医院留医的客工,日子一到,就成为一个治愈出院的漂亮数字。

因此,症结问题主要还是在社区。因为社区里有老人有小孩子还有许多身体状况处于亚健康的人,尤其是患有慢性病的病人更具有危险性。因此,怎样的做到有效的堵截将病毒赶出社区,为维护社区的高危人群的生命安全,是抗疫小组的重中之重。

总之,昨天出现了社区零感染,这本来是好现象。可惜的是,刚刚又看到社区又出现确诊病例--希望政府能够有这个魄力,把“堵截”病毒的工作做到一丝不漏才好。

然而,虽然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作为新加坡人,我必须坦白,我总是觉得,我们的这个“跨部门抗疫小组”的抗疫成绩,从黄金标准不见以后,从来就是不及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