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322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作者:李莫愁
主题: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作者:李莫愁 11:10am 27/04/2020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文/ 李莫愁


最近看了一帧漫画,画中特朗普化身一只站在屋顶上的公鸡。风和日丽的时候,他说太阳是他叫出来的;凄风苦雨的时候,他却推卸一切责任——觉得和行动党政府很神似,所以就想出了这个题目: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梅姐说:“与2019新冠病毒疾病的战役,就像一场全世界参与的考试,不同的是,大家用的不是统一考卷,每个地方的国情与条件不同,处理方式自然不同,但是最后的答案必须是一样的,那就是疫情控制下来,最终零病例……不管政府是不是‘搞砸了’,还是新加坡这张抗疫的考卷太难,还需要多一点时间慢慢破解,面对外来的批评其实都只是旁观者的意见。在新加坡的我们,不论这场战役多困难,我们只能不屈不挠地破解它,在这个时候,希望我们是真正从容自信地面对它。”(《韩咏梅:面对疫情新加坡太自信了吗?》)——骨子里就是老邓的“黑猫白猫论”,务实且功利。但是拿来替政府喊冤,就很奇怪了;因为功利主义者只论成败,不问过程,谁管你会遭遇什么特殊国情、不小心、考卷太难、想不到呢?

邻国的卫生总监诺希山一“疫”成名,举国老百姓都昵称他为山哥(防疫靠山靠谱)或者诺将军,有者还说每晚没看诺希山的抗疫简报,就睡不着觉,不逊色于偶像。诺希山被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遴选为“世界三大顶尖抗疫医生”,对此诺希山表示功劳不在他,而是前线医护人员,以及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与政府的果断决策。试问新加坡高官出过一个这样精彩的人物没有?孟子说:“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岂有它哉?避水火也。”而咱们龙哥则不幸被冠上U-turn man的雅号,差一个天一个地。而老百姓也为了“避水火”和政府半推半就在耗着,只有官媒自己在“嗨”,也不知在“嗨”些什么?

沈泽玮甚至想用“想不到的盲点”为政府卸责,她说:“一场意想不到的疫情,牵扯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当然最让人想不到的还是,新加坡从国际媒体赞许的防疫模范生,一下变成他国引以为戒的‘警世故事’,皆因客工宿舍成了最大防疫漏洞。……有意思的是,《海峡时报》和《联合早报》周五的报道都提到一个关键词——盲点。《联合早报》报道说,‘本地传染病专家认为,冠病是极为‘聪明’的病毒,总能找到人类的盲点,不是个简单好对付的病毒。’”

说的好像真的。其实客工宿舍根本就是政府造的孽,甚至在大爆发最后关键不得已才照顾客工。以下是各路“事后诸葛”的简介:
1、今年2月17和18日已有三名客工染冠状病毒入院,2月19日竟有人力部官员要求雇主不要把工人送往院检查,因为这将会耗损宝贵的医疗资源。人力部一直这样坚持原议,直到3月底出了大篓子,知道纸包不住火,“不需要太大空间”的杨莉明才出来承认这一切。
2、根据CNN的报道:新加坡约有20万移工住在43栋宿舍裡,每个房间通常住了10到20人。依政府规定,每个住宿的移工至少要享有4.5平方公尺(约1.4坪)的面积,也就是每个房间通常是45到90平方公尺(约14到27坪)大小。
3、刘浩典说:“此外,面对一个前所未有、完全不熟悉的威胁时,我们现存的经验和机制可能都不足以应对,这使得政府倡导多元化变得更为重要,或者至少要对各种异议保持开放的心态。不论是关于这种新冠病毒到底有多致命,还是戴口罩是否有助于控制病毒传播,在这些议题上都要保持开放的心态,要意识到你自己可能是错的,而你的批评者可能是对的,这能给你更多回旋的余地,让你在想要或需要调整政策方向时能拥有更多‘政治空间’。在当下如此一场迅速演变的危机中,中途调整和改变策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这样。有些阿谀奉承的人试图通过压制异议,来制造一致或团结的假象,这显然是无益的。在这次特别的危机中,我们看到人民行动党(PAP)在网络上用各种手段影响舆论:攻击持有异议的人,妖魔化那些批评者,嘲笑其他政府,并试图制造群体性的趋同思维。然而,这些手段并不能使得全国上下团结一心,共同应对危机;我们甚至不清楚这样做是否有利于执政党,因为这些手段似乎只能吸引到执政党核心支持者的注意力。”

接下来谈一谈2015年,当时的人力部长陈川仁在国会二读“客工宿舍法令”时的讲稿,讲话中提到一个政府代理人的角色,叫做Commissioner for Foreign Employee Dormitories(客工宿舍专员)。这个人专职监督客工宿舍的日常营运,确保符合政府的各项标准,手握继续营业执照的虎头铡。这个人难道不正是外籍劳工中心主席杨木光吗?为什么这个时期好像无事人似的,置身度外?梅姐说:“正如在念书时一样,老师们眼里的模范生如果在考试时摔了一跤,身边一些同学会关心问候;给予鼓励;一些同学会以你为反面教材确保自己不会重蹈覆辙;一些同学会觉得你向来骄傲,现在找到机会对你冷嘲热讽。这样的事情,很熟悉吧?即使不是模范生,也看过模范生考砸过。”——如果真有其事的话,那么这不是模范生,这是个假学生。

CNN称:本地每名住宿舍的客工只享有4.5平方公尺(约1.4坪)的居住空间,那是做政府的“抠”(本地称为“猫”),不把人当人待。更有专家指出:居住密度高使客工宿舍感染率比社区高40倍。咱们“小小羊儿”身负朝廷重任,等于是抱着定时炸弹在睡觉,有一天也会舍毁人亡。这不是什么看不见的盲点。也不是什么“想不到”,许通美已经言明在先。

日前,人力部长杨莉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针对当前的客工宿舍疫情,坦言“我们并不完美”(we're not perfect),但我国政府将尽力而为。莫愁觉得这也太放过自己了吧,哦!几时你们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们是白衣白裤的圣贤,这是全国上下的共识,你们能“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温暖的太阳不就是你们召唤出来的吗?所以你们要求百万年薪,全世界第二名还差你们几倍!现在弄些二丑出来说:模范生也会期中考砸,说什么“冠病是极为‘聪明’的病毒,总能找到人类的盲点,不是个简单好对付的病毒”——装肖维,之前还说什么“春江水暖鸭先知”,现在成了“春江水乱鸭先沉”,讲了都不知道自己害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