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277 麦搁仙啦,叶鹏飞! 作者:李莫愁
主题:麦搁仙啦,叶鹏飞!
作者:李莫愁 10:07am 19/04/2020

    《麦搁仙啦,叶鹏飞!》      文/ 李莫愁

叶鹏飞在《关于客工宿舍传染讨论的声明》这样说:

此次选刊《疫情时期不做无谓指责》,就引起了更多读者的广泛关注和讨论,让国人知道许多人对客工的内心想法,也让持不同观点的读者有机会提出不同看法加以讨论。除了读者沈嘉恩的文章,我们还在16日和17日分别刊登了王昌伟的《不该把矛头指向客工文化教养》和卢琳的《疫情面前更需要相互理解》。/至今“交流站”所收到的投稿,多数反对《疫情时期不做无谓指责》的立场,并理性地提出反对理由,这有助于让社会大众审视自己的想法,并对事件曲直做出更好的判断。

如果说这是官媒的一贯立场:“偏听则暗,兼听则明”,那么这篇声明就显得多余,人们应该早就得出一个结论说:《联合早报》的“评论/交流站”都是兼收并蓄,尽量维护言论自由的权力,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事实上刚好相反:官媒的言论版不敢不做执政党的传声筒,这是路人皆知的。有时为了宣扬主旋律,会登些比较浮夸的言论,但那样的文章也会意外地引起反弹。就说2013年新移民李叶明,为了羞辱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用“煽动”二字差点儿就编成绕口令:

  原本我想,他们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了。现在才知道,他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刘先生把我定性为“想致工人党于死地”,应该是在煽动支持者对我的不满。可是这场讨论有必要用这种煽动悲情的手段吗?
糟糕!我又用到了“煽动”二字,不会换来更多帽子吧?好在今天的新加坡,已是一个健全的民主与法治社会。我应该不必担心这种“危言耸听”才是。对刘先生当年从政的勇气,坦白说我是非常钦佩的。但刘先生是不是也该走出悲情,用今天的民主思维来说话。这样讨论问题或许会更理性些。而且我相信,走出悲情,才能拥抱更美好的未来。(共251字)

洋洋得意之际却引来各界人士的口诛笔伐,害得“过街老鼠”要辞去宗乡总会的义务工作,还上“国内”的网站去喊冤,说自己“摊上大事儿了”。但是“交流站”有继续让社会人士交流看法吗?没有。凡有争议,只要老总出篇“声明”,所有谈论就戛然而止,就如释法照的佛牙风波,因为纳丹总统和旅游局都牵涉在内。

谈到新加坡的言论自由,连我们的长公主李玮铃都感叹没了。什么?!贵为公主的她也没有,更遑论贱民。当然她说的是英文报,自她与李显龙交恶之后,连《海峡时报》的专栏也失去。报业控股一家亲,主席都是退休高官,所以说:麦搁仙啦,叶鹏飞!本来老一辈的华校生都冀望华文报能替华社、华教出声,但往往因与官方立场/利益相左,很多言论都被这种所谓的“交流站”假面压制下来。所以越来越多人唾弃华文报,使到这些报人渐渐有一种属于弱势的错觉,因为连他们亲友也在冷嘲热讽。叶鹏飞在赞同“泼马”议题时,曾说:

“当然,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讨论言论自由,也不能不考虑到新的环境所带来的新挑战,特别是带有恶意的言论的传播速度和广泛影响。因为其潜在的危险是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不但不会由于自由的言论而让妖怪无所遁形,反而会助长妖怪的气焰。”

注意到他用“妖怪”二字吗?把不同于主旋律的言论一概归类为“恶意言论”,这人有多大的襟怀,大家不妨掂量掂量。以“一夫当关”门神自诩的他,怎会让读者有“反映社会上不同的意见,并接触对立意见的机会”,让“人们有机会指出哪些是他们认为错误的观点,并且提出各种理由,让更多的人借此去思考反省”“这有助于让社会大众审视自己的想法,并对事件曲直做出更好的判断”?他之所以选/授意黎仕婉的东西,就是要反制网络上指责政府抗疫不利的文章,以防星火燎原。

最后,莫愁还有一个不成熟的阴谋论,要与大家分享。报纸照说应该是监督政府的第四权,可惜这批二丑急于表态都嫌太晚,文章实在露骨得惊人,于是越来越人看破他们的手脚。所以急于找一些“同路人”,来证明“吾道不孤”也。长久以来,这个“交流站”都有很多熟口熟面专门写PLP文章的机会主义分子,这里也就族繁不及备载;从中就专挑几个比较能写的来“重点栽培”,成为保皇派的写手,即使不幸祸起萧墙时也好拿来垫背。

好比前面提到的李叶明,“重点栽培”的那段时期,几乎是有稿必登,俨然是大陆新移民的意见领袖。并且《联合早报》和随笔南洋网(李叶明的基地)那时也关系密切,出钱出力一起搞了很多活动。直到李叶明跳“煽动舞”之后,莫愁写了篇《早报就在李叶明的背后》登在大马论坛,直接戳破《联合早报》和李叶明的这层关系,《联合早报》就把李叶明弃之如敝屣了。

这位黎仕婉2015年在《联合早报》初试啼声,根据介绍,她是油贸公司秘书。相当能写,在《联合早报》各版都有投稿,无所不谈,算是半个专栏作家,文章嗲嗲的,擅长阴柔的“九阴真经”。2019年年底起开始关心政治,活脱脱一头保皇派。她在《听外泄的部长闭门对话》大赞陈振声,说:“说回那个讲话,我是一边听一边笑,实在太接地气了,酣畅淋漓,一个字‘爽’!不知有多少人听了部长的讲话后,由路人转为粉丝。”宛如《屁颂》所宣:“高耸金臀,弘宣宝气,依稀乎丝竹之音,仿弗乎麝兰之味,臣立下风,不胜芯馨之至。”——只怕莫愁的乌鸦嘴,这么一说,咱们叶主任也快要把她给放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