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236 二丑的膝盖反应 作者:李莫愁
主题:二丑的膝盖反应
作者:李莫愁 09:58am 16/04/2020

    《二丑的膝盖反应》      文/ 李莫愁

佛陀在弘法时常用“毒箭”来作比喻,而在佛经中,“毒箭”是专指“烦恼”。老吴(老番颠吴俊刚,下同)在《抗疫战到了紧要关头》所提到的故事,则出自《中阿含经》;所以这不是什么外科手术的故事,对正信佛教徒来说,是一个智慧化解的故事。佛家常云:“化烦恼为菩提”,对于开悟的人来说,更是“烦恼即菩提,菩提即烦恼”,如果“毒箭”等同“烦恼”,那为什么会有人害怕哩?差别就在那个“化”字。

从“化烦恼为菩提”这个角度看,的确二丑是很担忧给主子添“烦恼”,遇上“毒箭”近身,他们马上就说:人家别有用心、惟恐天下不乱、有见不得人的政治目的、是“怪罪文化”(blame culture)的滥觞。然后再辩解自己如何百密一疏,“真叫人扼腕叹息,虽不至于严重到前功尽弃,但也大大加重了抗疫难度,也暴露了一个严重的短板,并招致各方非议……是因为不认识,所以不知道自己的防线有各种破绽”,最后再扯上全世界:“堤坝漏水,也足以说明这个病毒是多么的刁钻、狡猾和善变。说实话,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没有无懈可击的防御系统。因此,一个接一个被击伤或击倒,欧美发达国家,几乎无一幸免,即连美国这样的超级强国,也被打得脸青唇肿。可以说,冠病让全体人类都出丑了。”——当然结论浅而易见:这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应该赶快救治中毒箭的人,否则将会对全新加坡不利(熟口熟面吧)。这时看官们才大致明白,他口中需要抢救的伤者其实不是新加坡人,而是他们的行动党主子。

网上流传一篇给李显龙的公开信,从名字看来是一名印裔同胞写的,名字叫做Vijay Kopite Visva:

动荡不安和暴力横行的香港,在应付新冠19大瘟疫做得比你们好。换言之,他们妥善处理了这次新冠19的危机。事实上,很多国家如台湾、新西兰、韩国等,人口比我们多,当地部长的收入远远不如你和你的部长,却能有远见地处理这次危机。在这次瘟疫中,你们赚取离谱的薪水,表现却离谱地差劲。你必须在逆境时展示本身价值,而不是在顺境时沾沾自喜。不是不允许你和政府犯错误,至少要有担当精神和愧疚之心,而不是诸多借口推卸责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只要你搞砸事情,就会自我辩护,要道歉就不要附带条件。犯错没什么大不了,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不过起码带亏欠之心勇敢地承担一次责任,并开诚布公清楚表明准备如何善后。你们常随意指责反对党,可每当一被问责立刻恼羞成怒,并报复性地反唇相讥。我为何失望和懊恼是显而易见的。你目前该做的是立刻进行现场转播道歉,承认没在在一月和二月封城是一个错误,这个歉意是你欠我们的。(原文为英文,译者:李贺)

从这篇短文来看,这支“毒箭”(烦恼)乃是卸责所致,毒液实则是自己造的。

新加坡在李光耀时代确实是实行“问责制”,所以郑章远一死了之,彭由国远走他乡。到了吴作栋时代,他改变了说法,说是“集体责任制”,莫愁那时就说这其中有诈。因为“集体”实则是要问责整个执政党,要挟人们以暴力革命的形式把他们赶下台,那么他们可以反过来勒索国人:要嘛全部我们做,要嘛我们全部都不做!——最后谁的责任也追究不上。

以香港为例子:“问责制”的主要特点如下:从民选中当选的国家首长亲自选出合适的官员来负责各项事务;当政策出现失误时,那么首长必须向相关的官员问责(究问责任),而犯错的官员将要离职(引咎辞职或被解雇)以示向首长当责(承当责任);如果政策失误过于严重的话,首长便须接受其他官员和市民的问责(究问责任),而自己须下台以示当责(承当责任)。

这些年来,新加坡人有目共睹,敢怒而不敢言的该问责事件,莫愁就花点时间给大家整理一下:
1、尼诰大道坍塌事件:死了个王耀标;还有一个陆交局的督工工程师,由于抵受不了精神压力,在家杀了自己的小孩然后跑去自杀;原本勘探好的地铁路线由于这个事件,于事后完全改道(纳税人的钱);为了防止附近的和合大厦成为危楼,整个坍塌的地洞灌入不知多少混泥土,论体积,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造石头。结果交通部长姚照东一点事都没有,一直做到full pension的荣休。
2、内长黄根成在跛马尿遁事件中,什么有效的事也没做,却一点事也没有,一直做到full pension的荣休。
3、小印度外劳暴动事件,调查庭让我们看到文恬武嬉,一个比一个还更无厘头。
4、2016年中央医院病人集体感染C型肝炎病毒事件中,医院选择不透露16名接受纪律处分高级官员或管理层等人的身份(真的有吗?),引起社会人士的不满。
5、2017年地铁水淹瘫痪谁该负责?一场豪雨就出事,过去可以解释成“几十年一遇”,但接二连三就会慢慢失去社会的信任,该维修的有没有认真维修,该监管的有没有认真监管,事情发生后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辩解显得多余。
6、2019年新兵、民防人员、后备军人军训死亡,高官们都没事,倒是士兵苦哈哈要去坐牢。
7、2020年客工宿舍新冠病毒大爆发,又会有什么轻喜剧的下场呢?

欧阳修说:“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说要给客工“好吃好住”,可惜转身就忘了,十多年累积下来,结果有一天“毒液”流出来了,不昧因果,要怪谁呢?精英多耽溺于高薪、位高权重,要是影响到他们的福祉,他们就会觉得痛。抗疫几天,没吃好、没睡好,就情绪激动,说没两句就落泪(哈哈)。二丑靠看主子眼色过上好生活,当开始有人投来质疑的眼神,就犹如主子中“毒箭”,哪有不心疼的?“佛系武当抗疫”和什么“黄金标准”赶紧放一旁,膝盖真会急得乱踢。

记得黄伟曼在2016年4月写过一篇文章,最后这段还是可取的:

。研究问责制的西方学者达布尼克(Melvin J. Dubnick)形容说,问责是“社会责任期待的管理”,这形容最恰当不过。在很大程度上,问责过程的完善,本来就依赖问责者与被问责者的互动。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原本不公开的信息,往往会因舆论聚焦而必须公诸于世,导致弊端揭露,并推动制度的整顿。这彰显的就是合理问责的积极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