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278 深夜食堂 作者:李莫愁
主题:深夜食堂
作者:李莫愁 1:56pm 02/07/2017

     深夜食堂

    本的《深夜食堂》片集给韩国和中国翻拍,结果都恶评如潮,拍不出原作的味道。本地影视记者这样写道:“日本漫画原作到了中国,水土不服显得尴尬甚至做作,一点儿也不奇怪。大量笨拙露骨的植入广告,还妄想全盘复制日本版独有的人文气息与诗意,无怪乎网民嘲笑此剧是‘广告食堂’。”——归咎于“水土不服”,这理由看来可笑。不过可笑归可笑,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集韩国和中国的影视精英来看一出《深夜食堂》,还看不出门道!大家蒙查查如一旁的吃瓜群众,那还有什么专业可言?中韩的影剧学院大可关门了。

    愁可是三地的《深夜食堂》都看,虽然大陆的只看了一集就摇白旗了。 贫尼认为日本《深夜》的核心就是“不伦”,这可是广义的“不伦”哦。因为食堂设在烟花之地,来的多是三教九流,大家都浮沉在社会的最底层,深受环境所支配,所以他们的道德观和主流比较起来,肯定就是“不伦”。比如说送货小子爱上色情澡堂的妓女,女的却碍于身份不敢接受他的追求;风流男子看上脱衣舞女郎,怎知她一眼就认出是当年抛弃她们母女的父亲,而他却不知情,还一直追到食堂要把她勾引上床;女上司和男下属到食堂吃东西,突然撩起情欲,就在附近的廉价酒店搞上了,过后女上司不当一回事,男下属却不知如何收拾残局等。每个推门进来的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留恋的家乡食物,不加无谓的道德批判,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无论丑恶、好坏,看后都能使你获得心灵的净化。

    版的失败,就是过滤了“不伦”,尝试把它煮成心灵鸡汤,结果就不像了。不过在食物的呈现方面还是充满了诚意,所以单单为韩食的话,也还可以看。大陆版的根本不知所谓,抛弃了原版的独幕剧形式,天马行空,天天出外景,那还需要什么食堂加深夜?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贫尼看到半道儿的时候,突然觉得熟口熟面,这不就是《118 II》的环境喜剧嘛?还把煮泡面当一回事,简直是捡了便宜又卖乖。

    玲公主的《深夜食堂》也是在网络半夜开张,所以网络上的“深夜”才是最原装的日版;贪婪、背叛、下流、两面三刀……什么都有。《早报》记者沈越说:“对传统媒体而言,这是一次标志性的事件。自李显扬和李玮玲先声夺人丢出震撼弹以来,事件的传播已锚定在一种本地前所未见的方式和规模里。这是因为无论是事件主角、配角或客串、身份是政府官员与否,无独有偶都成为了自媒体,频密地通过面簿发言和反驳,实属罕见。/传统媒体忙着转述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零星论述,引以为豪的第一手新闻传播优势受到巨大冲击,必须在报道的深度与广度方面扬长避短。如果李家事件是一记警钟,它也提醒了传统媒体不仅要跟上自媒体发言者的高速步伐,报道也必须更加深入精湛,才能保持吸引力和竞争力。”

    邻国的《南洋》和《星洲》也一直紧跟报道,来源则参考两边(网络和官媒),偶有佳作,算得上是韩版《深夜》。而韩咏梅的《早报》官媒则是煮泡面的大陆版《深夜食堂》。

    咏梅的《欧思礼路38号牵引出的法情理思考》一开头就偷换概念。和翁德生一样,她把李显龙耍的把戏叫做“法治”:

新加坡以依法治国闻名,政府对土地征用和历史古迹保存、保留,有一套严格的法律程序,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这依法办事的国家也不应该有法外之地。

我国的土地征用法最先是在1966年10月国会中提出,隔年生效的,李光耀作为建国总理,自然熟悉这套法令,他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意愿和法律不符的时候,他的愿望可能不会实现。这不表示他不能提他的想法,对自己拥有的房地产提出想法,这是作为屋主的权利,然而他没有权力修改国家法律来满足自己的愿望。如果把国家法律放一旁,依照他的遗愿把一个具有历史价值的房子拆了,这样算不算滥用特权?/在“法”的范畴里,建国总理李光耀给我们留下了第一个难题。

    加坡政府的“古迹保存法”更多是用于“拆”而不是用于“保”,因为不符合“法”就得拆。那要怎样才合“法”呢?就是玮玲公主多次提到的“gazetted”(刊登在宪报上列为“古迹”),谁可以这么做?当然就是内阁高官。比如说领莱佛士登陆新加坡的曹亚志,他所设立的新加坡第一个华人宗亲会馆——曹家馆因挡路被拆;近年众说纷纭的国家图书馆也因建汽车隧道而不被gazetted成古迹,当然早已拆干净。韩咏梅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原来经不起检验。

    着她把尊重李光耀的遗嘱叫做“情”:

新加坡是一个亚洲社会,我们尊重法,然而社会上也很讲人情。特别是对一位把自己的一生贡献给国家,带领了第一代政治领袖给我们创造今日繁荣的建国总理,难道我们不能通融一下,满足他的愿望吗?/给建国总理的愿望多一些考虑,相信很多人都不反对,但是通融到什么程度,其实没有共识,而且在不同时间点上,人们对“情”的浓度也不同。在他生前提拆除房子一事时,不仅内阁成员反对,民间当时的氛围也大多数不认同。

最后我们看这个事件以及它折射出来的“合理性”问题。“合法”“合情”,是不是一定“合理”?这是一个哲学命题,而我认为也是这次纠纷中最难处理的问题,却恰恰是政府最需要说明的一个环节。具体到这个事件上,就是关于权力的关系和运用,除了在法律上要有所依归,社会的理解和观感也不能忽视。这次对政府权力运用提出质疑的,是一手建立这套法治制度的建国总理的两个子女,加重了这个问题的分量。……政府可以建立一套符合国情的管理方式,前提是这个方式必须得到国民的认同,特别是一个民主国家。从公共服务署进行的调查,到总理决定解除党督约束让议员们在国会中自由发问,说明了梳理“权力运用是否合理”这一问题的重要性。

    嘱这件事,跳开来看,如果老人的儿子不是总理的话,这有法律约束力的命令,早已实行不知到哪里去了。

    下来要谈谈“核心”的问题,李显龙政府不是很喜欢“双赢”(win win)这个词儿的吗?他们为新加坡所做的每件事,不就是要求双赢为胜。为何惟独在这件事上,就没人去想出一个万全的方法呢?张志贤也忽略了win win这个关键,而执拗于想弄清楚李光耀对故居的想法(是符合张意愿的想法吗?)。

    咏梅也打马虎眼,说什么“合法、合请,是不是一定合理?这是一个哲学命题”。最厚颜无耻的实用主义者讲这种话,不怕笑死人咩?

    么既尊重老人的遗愿(满足了李玮玲和李显扬的愿望),然后又让大家日后可以瞻仰故居(满足了李显龙和何晶的愿望),从这方面去想的话,有得不出结论的可能吗?

    林薰饰演的食堂老板也是个浑身充满故事的人,演到第四季了还没有演出来,漫画作者安倍夜郎可能想保留到最后才揭露吧。小林薰在其他的日剧里可以饰演羸弱的糟老头,可是在这部片集里则显得魁梧、壮硕。试想想要在一个龙蛇混杂的巷弄里独自开家食堂,没吃过夜粥怎么可能?加上左眼正中间有道刀疤,说明他在面对食堂众生沉默不语时,更多像是一种忏悔修行,不随便把机锋说破罢了。而韩版的老板金承佑像个开始发胖的中年人,慢性病缠身,所以对人没什么灵敏的反应。大陆版的老板黄磊,那头被美发师修剪得体的头发,单单熨烫都得好几小时吧?看来像个低智商的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