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319 理想国的困惑 作者:李莫愁
主题:理想国的困惑
作者:李莫愁 12:04pm 06/06/2017

     理想国的困惑

    势!一开始就要岔开谈点其他的事。最近看韩剧有了一些感悟,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咱们不是常听高官说,是因为国民不够“饥饿”,所以午餐才会被别人抢去吃吗?这段话似乎有点儿道理,但是再仔细想想,这难道是高官们刻骨铭心的体会吗?……又好像不是。这些人要不是出生有点儿家世背景,又或者很会读书,被钦点为精英接班人重点培养,几时饿过肚子?看了韩剧才知道,这是他们选狗腿时的习惯;他们享受位高权重的淫威,让下面的人为了一个狗腿位子,抢得是头破血流,他们就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选“冠军”,久而久之,以为国民也应该是这样了。

    近有件奇案,话说有名前空少因为就一名交警的死在自己的面簿上极尽嘲讽的能事,竟然引起尚穆根严厉谴责为“丧心病狂”。当然,“丧心病狂”是句形容词,法律上不能入罪,要是换作另一个场景,道貌岸然大谈“包容、容忍”的时候,也许就可以轻轻放下。可是就在他出言不逊之后二日(六月四日),竟在Mustafa偷香水被捕,翌日就被控上法庭,表面罪状成立。此外,还得还押心理卫生学院评估精神状态。照说按无罪推定原则(presumption of innocence),负责任的正派报章不能未审先判,而两家晚报则凭律政部长的一句话做后盾——披上斗篷替天行道、仗义执言起来,借网民的名义数落他是“人坏心也贪”,是个缺德男。

    它“奇”也要话分两头。老娘在网上驰骋少说也有三四十年,对于一些“人来疯”—爱出风头—嘴贱的人物从来都是避之惟恐不及,因为“生气就中他计”。而报纸说“恶毒言论遭网民围攻”,或许就止于那一帖吧,怎么老娘都没在别处看到?部长谴责网上某帖“丧心病狂”也诚少见,动机可疑。连古代“大风吹倒了梧桐树”都允许“旁人论短长”,更何况这个互联网时代,难道部长要倒退到一言堂时代,OB markers处处?

    啧啧称奇还算《联合晚报》处理这起新闻的态度。总编辑蔡深江刚在不久前鸡饭老板炫富的事件,写过这样的文章,他说:“炫富并不变态,却容易失态,人性稍不把持,就容易见底……这是一个得罪不起网民的时代,犯众怒周身蚁,弱势者转眼变成强势,也很可怕。结果炫富的人在社交媒体上挨打,原本被恶霸压得喘不过气的司机,翻过身来,在社媒上传视频,撂下了一句:‘请在面簿分享并羞辱他’,就此网民展开绝地反击,人肉搜索出当事人的身份资料,认定就是他之后,如鲨嗜血,群起攻击……说仗义执言可以,说替天行道也罢,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如同炫富般在另一个平台上,主客易位,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

    今尚穆根一句“丧心病狂”拿成了令箭,借网民之名,大肆人肉搜索、揭老底,“如鲨嗜血,群起攻击……说仗义执言可以,说替天行道也罢,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如同炫富般在另一个平台上,主客易位,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

    过在商言商,这类新闻读者还是“喜闻乐见”。如一位哲人所说的:人们虽然很怕自己被砍头,但是菜市街口看砍头却成了他们的最佳娱乐;因为看着别人被砍头,印证了自己不是胆小,所害怕的不是虚无的东西,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的权力,这就是威权统治下愚民的自虐现象。

    此可证,蔡深江不过是个人格猥琐的人物,连自己说过的话都当放屁。背后的道理,2400年前柏拉图已经说得清清楚楚:

我说的正义不是别的,就是强者的利益。……每个政府都制定了对自己有利的法律:平民政府制定平民的法律,独裁政府制定独裁的法律,依此类推,并且一旦他们制定了这些法
律,他们便告示天下:凡是对本政府有利的,也就是对百姓正义的;谁不遵守这一点,谁就是违法和不正义,他们就要惩罚谁。我的大好人,这就是我所说的在所有城邦都奉行的正义,
正义就是执政者的利益,并且由此可以正确地推断出,正义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