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90 官话4则 作者:李莫愁
主题:官话4则
作者:李莫愁 4:24pm 01/05/2017

     官话4则

    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是,尚穆根劈头就一句:刘浩典“严重扭曲”了自己所说的。明眼人都知道,诽谤官司可以紧随,尤其得罪的是当朝大官。接着尚穆根的“交流”也很没品,他说:“像刘浩典这样的学者的确有资格针对任何言论作出批评,尤其是关乎公共利益的重要课题。但要作出有意义、明智的评论,首先必须细读并了解对方所说的,才作出批评。否则评论者可能影响自己或是学院的名誉,尤其是含有‘李光耀’名字的学院。”——老实说,像这类先声夺人,然后暗示知道他的准确位置,在网上论坛很常见,即使作为一名攻击性很强的讼师也还可以接受。但是作为一名政治人物,这样的说话太没营养了。换句话说,暗示要掐死这类小苍蝇,对尚穆根来说根本举手之劳,像极了戏曲里的白鼻恶少。果不其然,第二天刘浩典就道歉了,马上shut up。这场让人翘首期待的高级辩论就此急急落幕,公众到底得到了什么?

    鹗在《老残游记》写道:赃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盖赃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为非;然清官自以为不要钱,何所不可?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

    愁特别喜欢“刚愎自用”4个字,李显龙如果不懂,可以去查辞典。

【叁】    瑞生自从N十年前一趟欧洲考察,“转型”和“阵痛”几乎成了他演讲常吹的那支笛,难怪中文官媒的总编辑都要叫“无新笛”了。所以有了这位总理公署派生出来的“工会领袖”,新加坡果然就这样“阵痛”了几十年,每回都是假孕,“转型”不出,连个屁也没放出来。

    是,最近那位新的总理公署派生“工会领袖”陈振声说话啦,他要“设法帮助明天可能会失业的人士转行到明日工作,就是要未雨绸缪,先把明日的技术今天学好。”——实在是好高招啊。

    着……这前后“工会领袖”俩是不是矛盾了?所谓“转型”是困在一种模式里,得另辟蹊径找生路。而在新“工会领袖”的英明领导下,则已经掌握了“明日技术”,早在“阵痛”前就找到“明日工作”。到底谁的话比较可信呢?

【肆】    深江学“官话”是老太婆的旧棉被——盖有年矣。或许蔡深江在报业集团里的事业发展遇上瓶颈,不及李慧玲懂得钻营,所以将来可以步老吴的后尘。

    深江的这篇《都是霸凌》开头玩了点儿文字游戏:

炫富并不变态,却容易失态,人性稍不把持,就容易见底。

    “变态”和“失态”拿来排比,让人产生一种文字兴味,就这样把它“卖”出去。“炫富”肯定是,那是由于暴富所带来的心理失衡,绝对是变态。

    趣的是,如果蔡深江真的相信自己的文字(4月29日),那他应该带头改变《晚报》报道有关新闻的方针。甚至影响报业中文报的角度,避免出现《大巴窑拼桌欺老纠纷被捕 妻当老师 夫开补习中心》(4月30日)这类人肉搜索的标题,造成舆论杀人,成了最大的帮凶。

    为“建制派”的拥护者,他要反对的是民众自己发声,要求凡事等政府或报纸按自己的步伐慢慢来。Vigilante 是关键词,有人或许不明白这是什么,莫愁要说是蝙蝠侠或者蜘蛛侠大家一定明白,就是靠自己的能力/财力把坏蛋绳之以法的那种人。理由无他,背景就是政府和主流舆论都太颟顸了,民众对这两者不抱任何希望,所以捋起袖子自己来。这影响深远,他能不怕吗?所以“仗义执言和替天行道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要昧着良心说官话了。


本文修改于: 4:36pm 01/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