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1览:019 矛盾五段论 作者:李莫愁
主题:矛盾五段论
作者:李莫愁 12:05pm 27/03/2017

     矛盾五段论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建设一个“包容”社会,却选择性的“零容忍”,看来矛盾不小。让贫尼举个例子:就说在戏院还是吹风扇,允许烟客抽烟的那个年代,看戏遇上一个坐在后排的烟客,一般上都会“自认倒霉”。现而今,在封闭的空间里抽烟是犯法的,还有谁不敢转过身来,瞪大双眼看着烟客?且不论谁是谁非,哪个年代的“包容性”大?

    回话头,传教本来就是具有排他性的动作,强调唯有相信自己的教主,才能真正获得救赎的机会,这有错吗?就让“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去私下解决吧(我们不是这样过来的吗?),号称世俗主义的大政府管得着这些吗?

    《早报》社论则以特殊国情来盛赞拥有“道德或智慧专利”的大政府:“在出现任何冒犯个别群体的事件时,政府迅速介入,不断强化不容许任何不当言行,引起族群和宗教不和的信息;同时也持续鼓励各社群和宗教,避免过度突出自身的特殊性,积极营造各方都能安心交流的公共空间。应当说,政府的积极作为,不一定都符合教科书上政教分离或西方自由主义等原则,但却是根据新加坡特殊的环境所做出的政治选择。”

    由主义者则认为,压抑才是导致大惊小怪的主因,越压抑就越适得其反。优越、歧视都是这类产物,当大家都能摊开来嬉笑怒骂时,那才是真正的“包容”(虽然还是有个“度”的拿捏)。果不其然,就在本月,“报业控股旗下电台发表带种族偏见言论被罚7000元”又再见报,电台DJ口无遮拦因言获罪——白色恐怖烟霾来袭。

【叁】    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在《对治宗教极端主义》(《早报》,2017.03.08)写道:“所有的宗教经典都是倡导慈悲宽容,导人向善的。所以,一旦有人把宗教和暴力及排他性联系起来,我们就必须立即有所警惕。宗教出现暴力,往往是因为被有心人所歪曲和利用,有心人可以对宗教经典断章取义,做出种种不同的解释,以误导信众,从而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正应了坊间人语“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老吴啊,那是你在敏江小学读的《伦理》、《好公民》,不是宗教。

    社会学家给“宗教”下了如此定义:宗教源于人之存在的有限性,源于人之企盼生命存在的无限性,它是人类超越有限、追求无限以达到永恒的一种精神渴望。对生命本源和死亡价值的探索构成人生的终极性思考。这是万物灵长——人类独具的哲学智慧,寻求人类精神生活的最高寄托以化解生存和死亡尖锐对立的紧张状态,这是人类超越性的生死价值追求。

    此原始宗教都带有生存和超越的焦虑,一定程度上和暴力及排他性联系起来,集中主要表现为祭祀的暴力手段:人祭、血祭、燔祭。比如《创世纪》里的亚伯拉罕(或称易卜拉欣)就听到上帝的召唤,要拿自己的小儿子作燔祭……

【肆】    阵子,不是有多位高官出席“防恐演习”,结束后总慎而重之地说:恐袭已不再是“万一”的问题,而是“几时”的问题。可是,概括前边的综论,不难看出这个行动党政府在宗教和恐袭问题上几乎是“全知全能”(omnipotent),措施上也做得滴水不漏的“零容忍”,恐怖分子爱死新加坡还来不及,照说恐袭应该是万一而不是一万才对呀。连余澎杉这种“发表憎恨言论”的小苗头都被捻熄了,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做的呢?

【伍】    慢!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

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

    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