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090 美丽新加坡梦 作者:李莫愁
主题:美丽新加坡梦
作者:李莫愁 2:22pm 16/02/2014

     美丽新加坡梦
  
    报那些摇笔杆的,正在仿效中共模式,认为“建国一代”的提出,就是成就“人民要有信仰,国家才有力量”的信念,强调“非共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美丽新加坡梦”:

  1.     慧玲说:我自己期望“建国一代”(Pioneer Generation)这个概括式的新名词的产生,是国家一个新的起点。明年是岛国独立50周年,而在过去的40多年来,如果认真去搜索和研究词语的使用情况,“建国一代”作为一个群体的概念,长期以来应该是不明确的。……“建国一代”配套,看起来和岛国年轻的人民无关,但这理应与他们最有关系。因为从了解与感恩出发,是一种教育;从对别人有担待出发,是一种教育;从自我和计较利益与回报出发,也是一种教育。而为“建国一代”配套拨出巨款时,我们大家也正在决定,给岛国没有得到分毫的年轻一代怎样的收获,让他们感受这是怎样的一片土地,培养他们怎样的价值观。

  2.     鹏飞说: 建国一代奉行的“义务价值”,逐渐被“权利价值”所取代,似乎也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当生活变得安逸,财富有所累积,人们的关注点也会随之从“我该做什么”,变为“我该得什么”。权利意识并非没有积极意义,但强说它与义务意识同样正面,则恐怕有失公允。孟子在关于“义利之辩”的讨论中,早就指出权利意识的负面作用。
    作为大众民主的指导理念,权利意识可以是一种制约滥权的正面力量,但还是必须用义务意识来平衡,否则难免出现孟子所警告的“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的结局。三不五时都会成为社会话题的新加坡人“怕输”的心态与陋行,对建国一代恐怕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怕输”反映的是错综复杂的集体心理,但权利意识的流行应该难辞其咎。当然,这背后还得兼顾到身为公民的国人是否“权责相符”的问题。(详见本栏2013年4月21日《新加坡人缘何“丑陋”?》)
    除了致敬致谢之外,“建国一代配套”代表的未尝不是另一种义气——出于感恩的报答。鉴于贫富差距扩大危及社会团结,政府重新倡导同舟共济的精神,以免人心涣散。在这样的时刻,不妨回顾建国一代的义气——付出不是为了冷冰冰的交易。时代精神难以复制,但作为超越时空的价值,“义气”不失为值得宣扬的集体遗产。

  3.     孟达说得最坦白,所谓“建国一代”就是原本支持行动党的一代,眼看2016年就要到了,不把他们弄过来站在行动党这边怎么行呢?:政治领袖高度赞扬建国一代的贡献,这份“贡献”里实在是包含了不少年长一代的委屈和语文感情的创伤,新加坡华社秉承英殖民时代里的先贤办学的精神,积极兴办华校,南洋大学的成立更是倾注了华社深厚的感情和期望。传统华文教育和南大在70年代末相继告别,以及1979年推展的讲华语运动,年长一代的方言习惯和消闲方式一下子被切断了,这一切时代变化,长久以来是不少建国一代心头的结。但他们也能顺应时势,以大局为重,每届大选仍给行动党明确的支持,举国上下一心,没有一直沉湎于时代悲情的建国一代看到国家各方面的进步,也引以自豪。看看行动党在60年代至80年代历届大选的得票率(1968年86.7%、1972年70.4%、1976年74.1%、1980年77.7%、1984年64.8%、1988年63.2%、1991年61%、1997年65%、2001年75.3%、2006年66.6%、2012年60.14%),就可以知道为何建国一代的牺牲和献身精神是那么值得大书特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