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5览:286 一国两制 作者:李莫愁
主题:一国两制
作者:李莫愁 10:23am 23/01/2014

     一国两制
【小印度】正当兴都教徒兴高采烈要迎接他们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时,警方却在他们游行的路线(小印度)颁发“四不可”的条例:1、不准抽烟 2、不准喝酒 3、不准玩乐器 4、不准任何扩音设备。广东人难免要说:“这是攞景还是赠兴?”——如果是你族群的节日,你吞得下这口气吗?然而国人好像对这种权威镇压早已习以为常,麻木不仁,所以美国新闻大师爱德华·默罗才会说:“羊一般的民眾會培養狼一般的政府。 ”

就在刚刚过去的圣诞派对和跨年晚会,参与的群众不知比大宝森节的人数多上好几百倍,有些还有政要出席,为什么警方也没有这样大阵仗“管理”?尚穆根还好意思说:“国会提出的临时法案所赋予的执法权力并非针对印度籍同胞,而是有节制的措施。政府有责任尽力避免小印度骚乱事件重演。 ”——这里头的差别待遇,难道还不足以构成一国两制?

早报报道:


为了维护小印度一带的公共秩序,政府向国会提交了临时法案,赋予警方更大的权力。为期一年的《公共秩序(额外临时措施)法案》一旦通过,警察在小印度地区执法时将获得额外的权力,包括对任何可疑者进行盘问和搜身,确保他们没有携带违禁品——武器、爆炸物或酒类——进入该地区;若怀疑特定人士会扰乱当地公共秩序,就禁止他们进入小印度;无需搜索令搜索区内任何可疑(私自饮酒、匿藏违禁品或可疑人物)地点;快速吊销或中止违令的酒店、餐馆、娱乐场所的商业执照。

感谢早报匿名社论《寻找长治久安之道》(2014年1月22日)提及九一一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共和党总统小布什通过《爱国者法案》扩大安全机构的权限。看看今天美国政局的许多乱象: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虐囚、无人飞机滥杀无辜、水刑、国土安全局对全球的监听……这些都是《爱国者法案》在“反恐”名义下所留下来烂摊子。如果“小印度暴乱”如高官口中那么云淡风轻、是起孤立事件、都是酒精惹的祸,那么为什么执法者为何要倒退到“警察国家”的年代呢?

说出来这就是“狼的政府”利用“恐惧”这个因素来赋予自己更多权力,可以更粗暴地对待群众而无需付任何道义责任。看看《公共秩序(额外临时措施)法案》内容,这岂不是在小印度实施“紧急法令”,印族同胞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English & Others】最近有个小妮子操着一口美式英语,拍了一段视频细述她“为何不以新加坡人为荣”(不是老番癫吴俊刚理解的“不想做新加坡人”),作为一个忠于自己的自由主义铁杆信徒,我必须包容她这么做。同样的道理,要是有一天我的孩子对我说:“妈,我要用英文教育我的下一代,并且从今天起我们也要同你讲英语,以免孩子混乱。”即便一万个不愿意,我也要包容他——因为没有选择就没有自由。

这我想也是务实主义的当今政府所持的观点,他们要随着自己的方便,建立一个单一语言的国族,拥有“亚洲价值观”,但不鸟亚洲任何语文的特定国家。这也许是很大胆的一个举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会不会成功还有待观察。然而,唯一缺憾的是:他们不让任何人继续用自己的本族语言生活下去。要是你敢争取本族语文的权力,你就会被扣上帽子:“(尚穆根说)占人口74%的族群要求指示牌使用他们的母语,这个诉求合乎逻辑也可以理解。可是,如果华族大力争取使用华文而不是英文,少数种族会非常不高兴。我们将步上当年锡兰(现斯里兰卡)以僧伽罗语(Singhalese)取代英语为国语的后尘。”而总理也用他在公众场合一贯的槑笑:“我不相信华语会在新加坡消失。”

本来他们说英语是工作语言,我们民众也拿他没辙,“这是恁窦へ代志”,后来才知道他们反过来要求国人适应他们的工作语言,因为除了English,他们都不会“Others”,只有在瘟疫蔓延或者大灾难来临时(嘘,还有大选),才偶尔鸟你一下下。

最近看了历史频道一套有关“美国俚语溯源”的纪录片,根据他们所做的研究,对美国俚语影响最深的是爱尔兰语、犹太语和德语,而最没有影响的却是大家都想不到的意大利语,虽然意大利美食都上了美国的菜单,但是由于当初意大利父母最务实,都不敢和第二代讲意大利语,所以就最先在新大陆灭了自己祖宗的语言。

这是唯一让掌握英文的人有选择权的国度。懂得英文英语,能够在新加坡的任何角落得到信息、指示、报告……甚至在你组屋的电梯里、地铁开闸时获得温馨提醒。不懂英语的人什么选择都没有,连政府工也打不了,这里头的差别待遇,难道还不足以构成一国两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