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7览:193 长官意志治国 作者:李莫愁
主题:长官意志治国
作者:李莫愁 12:27pm 17/11/2013

     长官意志治国
    鹏飞的这篇《反对偷情网站的其他论述》怎么看都像是一篇被投篮的社论,即使写得这样“持平”——各打五十大板,绝口不提“言论自由”和“意识形态”,作为匿名社论,早报高层还是怕“有人”会不高兴的。

    尼向来对Ashley Madison这类网站不知情也不感兴趣,但是难得政府这样搏命宣传,好歹也要上去看一看:是否真的那么诲淫诲盗?结果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干净的欢迎网页。

    什么贫尼能够做到并且拍照留念呢?原因很简单:这年头,有点网龄的老手,谁不会“翻墙”?既然翻墙就能去到,那么所谓的“屏蔽”,只不过是“姿势”多过“实质”。

    个“姿势”是什么呢?就是政府经常自我标榜的“世俗国家”。

    政府遇到棘手的宗教课题的时候,就会搬出一大堆自诩是“世俗国家”的理由,比如吴俊刚的这段不就事论事的官腔:

有一位华族工艺学院讲师便质问,为什么不能让戴头巾的回教女护士,在医院也戴上头巾工作?目前的解释是,头巾不是护士制服的一部分。
像这样的问题,即使公开讨论,相信也难得出什么结果。从质疑者的角度看,不允许等于是对差异的不容忍,但相信也会有人这么认为:为什么不倒过来看呢?我们是个世俗国家,因此必须有一定的规范,否则的话,以此类推,我们是否也该容忍其他的每一种种族或宗教的习俗与条规,都纳入公共的空间中?比如,每个进食用餐的地方,包括公司餐厅、小贩中心、食阁等,都应该划分回教与非回教徒区?事实是,小贩中心并没有这样的划分,而且大家也不是过得好好的吗?而各族如此的一起用餐,不是能更好的融合和交流吗?所以,人们对于容忍的看法,是可以因角度不同而有异的,不能简单的就一口咬定,这么做就是不容忍,或那么做就是容忍。否则,像过去禁止燃放鞭炮、改变乡村回教堂通过扩音器祈祷习惯之类的措施,都能被冠以不容忍的帽子了。

    们大概可以推论出其背后的理由,好像(只是说)是崇尚思想自由、拥抱无限可能,绝不屈服于个别的意识形态。既然是崇尚自由,首先就不能妄下结论,对于得个“讲”字的事,就要“避免赋予道德褒贬”,因为“基于人权天赋的信仰,‘下地狱’也属于自由选择的权利,除了践踏人权的极权政府,没有人可以拿着棍子强迫他人‘上天堂’。”

    政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说:“这无助于解决这个需要小心翼翼处理和艰难的国家议题,甚至可能有鼓动其他组织的危险,包括鼓动其他社群仿效,用动听的辞令,公开提出自己可能也没有转圜余地的要求。"——国家议题、煽动法……啪!声援回教妇女在工作场所戴头巾的网页就这样收档了,就容不得人家继续讨论下去吗?你说这像世俗国家还是极权国家?再说,这个“世俗国家”其实也有自己一套长官意志在治国,然而却属于黑箱作业,容不得国人置喙。

    “蓄长发不受礼遇”到开设赌场,这一路走来,执政党不过是要向人民宣示他们与时并进,不再扮假道学;即使明知道赌场可能被贪墨者、黑帮和恐怖分子利用来洗黑钱,那也得等实际事件发生了才说,这才不违背“不伤害他人义务”(言论自由)的原则。然而在赌场问题上却出现一条狗尾:就是对本地人的自愿性“禁门令”和征收100元的入场费,这个道德两难就让人们怀疑这个政府是“别人的囝仔死不完”(游客、外劳,各类笨伯都来赌啊!)的选择性“世俗”,而它的治国理念也就越来越难自圆其说,荒谬的逻辑和严重的自相矛盾都顾不了了。

    新加坡嫖妓不犯法,嫖雏妓才算犯法;当妓女不犯法,没去健康检查的妓女才犯法;通奸在新加坡不必浸猪笼,只能当离婚的理由,那你禁这个没人有兴趣的Ashley Madison网站到底为哪桩?禁又禁得了吗?只不过是抹黑互联网,吓吓不上网的人罢了,呸!

本文修改于: 12:31pm 17/1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