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170 早报欢迎说瞎话 作者:李莫愁
主题:早报欢迎说瞎话
作者:李莫愁 3:41pm 07/10/2013

     早报欢迎说瞎话
    了2013年10月7日早报记者司徒晓昕 (szetohy@sph.com.sg) 的报道《文物局网站考虑提供三种母语翻译》,让我非常非常怀疑这些所谓双语的年轻记者,在唯我独尊的报馆母怀里,到底有没有受过正规的新闻学和中文写作的训练?比如文章开头的前两句:“谷歌翻译功能选项除下后,文物局网站如今只有英文而没有其他语文介绍。”——如果不把它“还原”成英文句子,还真不好理解。

    前文物局网站的中文说明闹了许多笑话而蜚声国际,这里我就不多赘了。甚至执政党的国会议员马炎庆先生都在《我报》撰文定论:“……翻译后的方块文字堆里出现英文字母‘Basah’,以及告示中竟有那么多问号,应该很容易察觉。可见负责人不是严重近视或老花,就是根本没有过目。”

    是咱们文物局项目策划与外展策划总司长陈文辉却可以大剌剌把官媒记者叫到办公室承庭训,然后睁眼说瞎话让记者执笔替他文过饰非,新闻的确是这样写的:

  1. 文物局项目策划与外展策划总司长陈文辉接受本报访问时说:“我们是抱着非常认真而且谨慎的态度进行翻译,每一次的译文都要经过多轮检查,即使是外包的翻译工作,也要通过我们最后的审查。”

  2. 陈文辉指出,翻译工作最大的挑战,并非经费或人力不足,而是时间。谈到翻译有多费功夫时,陈文辉强调,该局对翻译工作“放了很多心思”。他说,如果翻译结果不够理想或有不确定的地方,该局宁愿延迟推出译文,也不要让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3. 文物局属下博物馆和文化馆的展览内容,甚至是宣传资料的语文翻译,向来由内部约20名兼通双语的研究员和策展员负责。陈文辉解释说:“译文都要接受层层的审查。一般展览内容由研究员和策展员先撰写,然后交由翻译团队审查。整个过程相当冗长,因为我们往往会遇到一些较难译的术语或新词。要怎么翻译出原文的精神和味道,这都有一定的挑战性。”他也说,研究员除了互相讨论和参考,也向本地兼通双语人士请教,如本报人员和大学语文教授。语言理事会秘书处的加入,也有助于该局联系许多优秀的翻译员。

  4. 至于内部翻译团队是否足以应付目前的翻译工作量,陈文辉说:“我们现在还应付得来,只是要有最恰当的翻译需要时间。我们的华文和马来文团队人手充足,反而是兼通淡米尔文和英文的职员不多,翻译起淡米尔文的内容较困难。”

    算所谓双语年轻记者写作时用英文思考吧,那也要兼顾一下时态(tense)的准确表达,有必要应用常识(common sense)去分辨哪些是假话、大话和空话。因为根据维基百科:

Common sense is a basic ability to perceive, understand, and judge things which is shared by ("common to") nearly all people, and can be reasonably expected of nearly all people without any need for debate.

    上面四段陈文辉所言,到底是过去式、现在进行式还是未来式?抑或者是陈述事实的Simple Present Tense ?

    者被人忽悠了,却心如止水,只撂下这小段:

文物局作此宣布或许会让人觉得该局是在为月前发生的官网翻译失误做出补救工作。针对这点,陈文辉简单回应说:“重视一定是有的,但我们目前不可能把所有展览内容全部翻译。当然我们有可能做到的,都会尽可能去做,特别是各种族文化馆的展览。” (什么叫做“重视一定是有的”?)
回去还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做重点报道,编辑还在头版的重要位置刊了张照片要读者特别留意。

    关华社、母语的课题,早报这种委屈求全的态度实在令人生气,明知“拢是假”也有闻必录,可见他们是在欢迎“政府”说瞎话,越瞎越喜欢。也难怪该报执行副总编辑李慧玲以高人一等的姿态,要求大家“等久就有”,因为《carrot 就在前面》……“改变难道是骂出来的吗?”我记得有位师爷如是说。

本文修改于: 3:43pm 07/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