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1览:245 关说与官说 作者:直言
主题:关说与官说
作者:直言 1:24pm 06/10/2013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 若不是马英九,我还不晓得有「关说」这个词。可见一个人少读书是装阔不起来的,竟可以直截了当的说是孤陋寡闻了吧?

本来嘛,近来满腔牢骚,启开电脑,却是思虑枯涸。只觉得一脑子朽木死水,经不起锉刀切割、荡不起丝儿涟漪。正在百无聊赖,偏偏就读到了林以君的《星國的關說方式》,这一来,却就有了说话的资料。

林先生是台湾联合报驻新加坡记者,大约就因为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为民进党柯建铭「关说」引起的政治风暴感慨良多,有感而发,就写了这篇文章。

那么,新加坡有没有「关说」的现象呢?林记者的遭遇,不是说没有,而是「关说」之后,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套句他文章里的话,就是:

對方主動緩頰:「你找我不但沒用,而且有反效果。」

这句话就让新加坡人莞尔。随笔南洋网有个匿名叫天尝地酒 就贴上了《星国没有关说 ?》这个帖子。真是人同此心,他说:
星国没有关说,你信吗?信了,有事就不会去打听哪一晚上有议员在哪一办公地点会见选民?

林记者来新履任不久,遇人不淑,人家明明摆着是不愿帮忙说好话了,却摆出了一幅凛然的脸孔,这句:“你找我不但沒用,而且有反效果”义正词严,拒绝得让人好舒服。

但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对于一个执政党想方设法,设计出让国会议员以「关说」来笼络民心的国家来说,新加坡人新知肚明。随笔网友 天尝地酒 就指出了林以君的疏漏。不是吗?君不见每当傍晚华灯初上的时刻,新加坡各地组屋区的某一个角落,排队等着会见议员比比皆是。这些人,不外就是为了要求议员写信向某某部门、某某机构、某某人「关说」。

求见国会议员要求「关说」的新加坡人有多少呢?执政党肯定能够取得统计数字。新加坡是个法制国家,官府向来又自诩清廉。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民在碰到烦恼的时候,就会「走后门」呢?

老实说,要我相信议员能够主持公道,这打死我我也是不相信的,因为他们毕竟不是法官。因此,做为新加坡人,议员变相到以出卖「关说」来贿赂选民,这一点还是让我汗颜的!举一个例子吧,试想,一个人若是违规中了「三万」,却因为议员的一纸「关说」,不罚了 -- 那么,这是部门接收议员「关说」因此徇私放任不究呢?还是部门原本就执法不当,结果被议员给纠正了?

无论是「关说」的效率或是错误执法,都是执法不当,是让人难以接受的糗事。新加坡议员身份的尴尬,就是执政党在人们生活的小事上,鸡毛蒜皮的制造了许多灰色、模糊的地带。先让执法者做鬼做怪,然后让议员出头扮神明做好人 -- 神也是它、龟也是它,为的是什么呢?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 不过是为了议员来届的选票市恩

其实,林记者还嫩得很!新加坡人不是怪物,和台湾人一样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怎会是“你找我不但沒用,而且有反效果”呢?皆因为没有找对了人啊哩,可爱的林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