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195 周末静私语(2013.09.07) 作者:李莫愁
主题:周末静私语(2013.09.07)
作者:李莫愁 11:55am 07/09/2013

     周末静私语(2013.09.07)
【吕德耀】    德耀最近动作频频,好像在为民众争取最好的公交福利,不惜拿钱贴公交业者(让淡马锡袋袋平安),然而……我要说“然而”:为什么一个公共交通车资检讨委员会的决议却一拖再拖,到底要拖几年?是不是车资加价是一个定局,保持或者减车资都是部长不可/不要/不肯接受的内容呢?这么明显的一个问题,主流媒体为什么连问都不敢问呢?

    一次“调整车资”是在2008年,那时候是推行“一票到底”的优惠计划,基本上让公共交通业者少赚了。经过三年,也就是2011年,是时候该“检讨”车资了,可是经过一连串的“选举失利”,拖累车资一直“检讨”不出来;有时候是为了要躲过选举的风头浪尖,避免成为反对党的议题。有时候又因为刚刚败选,怕惹选民的敏感。到了2013年的6月,官媒又出了这样一则新闻:

车资调整机制检讨委员会要求延后提交最终的车资调整机制检讨报告给政府,并获得交通部长吕德耀的同意。委员会原定这个月底提交有关报告。但据了解,报告可能需要多几个月才完成。委员会在博客汇报工作进展时说:我国的交通系统必须满足社会需求,而乘客主要关注的是负担能力的问题。委员会也需要针对如何让不同群体优先享有车资优惠、谁必须承担额外的车资优惠成本等棘手课题,广泛收集各方意见。对此,吕德耀同意给予委员会更多时间、完成工作,以提交最终报告。

    错万错,原来是“车资调整机制检讨委员会”的错,应该是2014年会出结论,刚好是2008年之后的6年。

【维文】    境部真的很好笑,一方面大肆宣传他们推行的“顾客自动归还碗盘计划”获得成功,打算在全岛所有小贩中心,甚至一些食阁执行。一方面却拿白锡熟食中心的小贩开刀:“未包括消费税的碗盘清理费,将逐步从目前的208元调高至明年9月的499元。”(这应该是一项指标性的举动)

    道维文不知道,这里头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问题;既然“自动计划”大获成功,对于收碗盘的人手依赖就不比从前,承包商还有什么议价能力,为何不降反升呢?

    初环境局制定这个专收碗盘的作业时,应该是要符合“企业采购”的节约原则;集中扩大采购量,而增加议价空间的方式——换成白话,就是小贩只需付出小小的钱,就能够节约自己聘请人手的高昂费用。

    Omy的博客“科技达人”在商言商,一眼就看破,他说如果小贩必须付534元(加GST),那有50个摊贩的小贩中心就可以请50个临时工,那时收碗盘比鸟飞得还快!我说:那还不如两摊合请一名全职收碗盘工人(符合最低工资的指导原则),那还何需维文的部门来从中作梗呢?届时比承包商所能派出的人手多得多,又不必看环境局的脸色,员工直接向老板负责,维文应该哪边凉快就……哈哈哈哈哈哈哈!

【尚穆根】    把尚穆根视为行动党里头的“鹰派”,每次说话都十分强硬,对于不利的言论一向都否认到底。最近他说:“起诉他人(诽谤)的作用在于维护制度与个人的正直,而不是避免他人对政府提出批评。若你对我作人身攻击,说我贪污,那我会起诉你诽谤,要求你证明你的言论属实。不过,若你批评我愚蠢、不知所言,批评政府的每个政策、批评决策者不知所言,那不构成诽谤,没有人可起诉你。你可以质疑我的能力、政策,尽管提出来辩论,这不构成诽谤。”他又说:“每个国家对于言论都有所限制,差别在于你有充分的睿智去分辨,并在哪里划下一条线。”

    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话虽然说得很漂亮,但请原谅贫尼的啰嗦,我要重提徐顺全的旧事:

在2001前选举前的一个星期天,民主党候选人徐顺全在小贩中心巧遇当时的总理吴作栋,徐全顺隔空向吴作栋喊道:“所谓援助印尼的钱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新加坡要在1997年给印尼总统苏哈托100亿美元贷款问题,吴作栋不予回答而走开。 随后吴作栋政府宣称,那笔贷款不是提供给苏哈托,而是给印尼政府,而且最后由于世界银行提出异议而没有实施,由此指控徐全顺是恶意诽谤吴作栋和政府。由于法院是他家开的,这样的case竟然告得进,最后还告赢了!各要赔偿吴作栋和李光耀50万元的名誉损失。接着徐顺全厄运连连,2006年被判入穷籍,2007年因未获报穷司批准,企图擅自出国的罪名成立,被法庭罚款4000元……2008年5月,因为06年的选举中人民党在其党报上指控李光耀政府涉入NKF丑闻,而与李光耀在法庭上辩论攻防,最后法院判决徐顺全跟他妹妹徐淑真以及民主党须共同赔偿李光耀父子俩人共61万新元。2012年4月,因为没有缴纳50万新元的赔偿金,被新加坡政府拒绝让其出境至挪威的人权论坛上发表演说……一直到2012年11月才脱离穷籍。

    照尚穆根的说法,国民哪有只为了问一句话而“永世”不得超生的?在实行民主制的国家里,执政者享受了公权力,当然也有解释政策和立场的必要,而在野人士最省力的方法就是通过质疑来引起舆论的注意,这是大家共同接受的方法。你要是不耐这种“烦”,干脆就不要出来搞政治。

    作栋当时在小贩中心只要心平气和地用他后来的理由“那笔贷款不是提供给苏哈托,而是给印尼政府,而且最后由于世界银行提出异议而没有实施”回答,不就什么事都没有吗?然而,过去每到选举期间,他们就是爱没事找茬,百姓都看在眼里,小苍蝇最终都成了大象!诚如韩国古装连续剧里左相常说的:“有权势的人是不会坐着任你欺负的。”——那是土豪劣绅的习气,要怎么办呢?很简单,就如尚穆根所言,如果不愿再流失选票,他们就有义务为这种“下衰”的事划一条线,或者有充分的睿智警惕自己:不要再有第二次(因为谁都看出老狗的把戏了)。



本文修改于: 12:04pm 07/09/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