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225 全权代表 作者:游黎
主题:全权代表
作者:游黎 02:45am 29/05/2006

   殖民地年代马共星岛首号领袖被李光耀冠以马共全权代表之称。后来几位当事者的回忆,都证实全权代表的衔头,并非马共中央委任授权,而是李光耀为突现个人首当共产洪水猛兽其冲,赚取接管英殖民政权筹码的自我台举。也同时表示他耍对方于指掌的精灵乖巧 (例:方壮壁牺牲市议员郑越东以证实他的“全权”身份),堪称上招。

   尽管如此,全权代表虽无名却有实。共产组织有权力等级化 ( hierarchy ) 的癖好。西安事变时,有称代表中共谈判的周恩来为全权代表。在喜欢 micromanage 的毛主席领导下,周恩来再智勇,也不可能独行其是,全权代表中共。

   而集体智慧比中共低的马共,全权代表倒真的全权。这可是危害组织的潜兆。

   被李光耀尊称为全权代表的星岛马共领导,前是余柱业,后是方壮壁。根据余的回述,原本岛上组织的领导权,座于马共南马柔南局,靠“遥”控当年岛内的“市委”,指挥岛上工作。50 年代初,市委内奸出卖领导,造成极大损失,一时群龙无首。柔南也因遥控不便,岛领导权落在余柱业身上。56年左右,英校出生的余柱业避风险于印尼,退居二线,全权代表由华校出生的方壮壁接续。

   其实马共在后莱特时期,已渐渐不重视星岛的工作分量。到六十年代,更全盘买下“乡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岛领导权由柔南局下落到岛内还不到中委级的干部,可见岛工作在中央眼中的不足为道。有说这跟当时中央、地方信息传递不便有关。把革命事业领导权的旁落,归咎于信息传递的落后,倒是罕闻。

   至于工作由中央直接领导,出局是否不同,这属历史的许多假如,与读史无益无助。不知当时的外围左翼人士,如果知道自己的生死事业,操纵在一两个智谋力可疑的人手里,( 而不是他们崇拜的亚洲最资深的革命斗士 ) 是否仍然轰轰烈烈地干?

   余柱业的解说是,50年代初岛工作实由余、方、和 “另一位已先去印尼”的 “集体决定”。56 后,仅剩下方壮壁仍在星岛。方首次秘会李光耀的事,余虽认同,却也是事后才知道。马共中央及陈平也是后来才得知。方、李秘会,适值星加坡政局转捩时刻,一人作出如此重大决定,还不全权?方晚年以廖化自嘲,读者倒觉得“全权代表”的名附其实。

   李光耀给读者的印象,是比较看得起方壮壁。这也许是如余柱业说,方的组织能力强。这跟方的华校背景有关,方便组织、活动于几近乎百分百华人构成的岛上左翼反殖势力。但读余、方的回忆分析,读者得到不同的认识。余就读莱佛士学院,天资聪慧,品学兼优。他晚年对马共和自己经历的分析,中肯准确。也许李光耀觉得,如果余选择像他同样的道路,他会在余的回镜,看到自己。而方的“三部曲”回忆,除向新加坡争取正名、向李光耀讨回些许尊重不成外,没有对历史事件和生平经历的分析。

   三部曲之一收集方壮壁的诗词作。如果他的政治智慧和他的文学造诣一样,全权可是危险的事。毛泽东 he ain't 。

后记:陈平时期马共中央的忽略星岛,让全权代表一手行事,倒造成40年后陈平和李光耀并没有深仇大恨的历史事实 ( Despite whatever official historians would have us believe )。双方的回忆录即使点到,也客客气气。年前陈平抵新出席闭门学术座谈时,拜见李资政,想必一雄识一雄,杯酒言欢。有没有眨眼你知我知,就靠读者的想象力了。

2006-05-28

本文修改于: 12:18pm 29/05/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