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7览:020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四) 作者:李莫愁
主题:“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四)
作者:李莫愁 11:44am 27/08/2013

回应: [明日弦歌千人醉,别有幽情疼我乎?] 作者: 德仁 09:58am 26/08/2013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四)  
    文B的人反而容易理解李慧玲《慢改之慢》这个题目,因为后面那个“慢”指的可能就是“缓慢”的意思。然而,中文好的人反而不理解这个题目,因为“慢”作名词使用时有“骄傲”的意思,如贫尼常念的《法华经方便品》:“我慢自矜高,谄曲心不实”,还有日语的“自慢”(じまん),料理店的“味自慢”就是该店主厨最自负的杰作。

    李阿姐在国大时还是中文系本科,荣誉学士论文是《“三言”负情故事论析》。

    阿姐说:“钱容易分派,心很难改变。如果心态根本没有改变,也就不是什么弃旧立新了。慢改,因为理念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改变过程的参与者,都需要时间去调整和适应。我们往往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或者已经改变了,但常常只是在慢改的开端而已。”——这段话说得是云山雾罩,到底是说当政者还是在说百姓,是在嫌慢还是嫌不够慢?

    觉得很奇怪,过去主流媒体报人都会替部长高官找借口,比如百姓要求改善这、改善那,不要再刻薄他们啦,报人就会问:“钱从哪里来?”(马上就想起白士德、蔡深江两人)这回李显龙准备撒银纸和选民搏感情,李阿姐竟说:“钱容易分派,心很难改变。”——“原本由个人承担的一些生活担子,现在由国家承担得更多,或者由民间团体分担”。体现在医疗、住房、交通方面,就是买单的时候政府将支付更多,马上就不装憋了,真的是善解龙意啊。这些人真的很会说话,叶鹏飞引用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说这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具体表现……李阿姐说“2008年,修改宪法,扩大政府可动用的储备金净投资收益的定义,为政府投入更多资源支持社会政策铺路”——原来不用两把钥匙了,有钱很多年啦,以前老喊“穷”搞不好是装的。

    慧玲说:

国庆群众大会上,总理表扬奋发的学生,不论是之前属于EM3的林志祥、阿莫穆哈玛,或者是克服失明障碍的杨诗翎博士,总理提到他们时,为他们的努力和成果感动。而观众之为他们鼓掌,仍然是听说他们经历一段曲折道路后,回到教育的主流,考入国大或理工学院,甚至得到博士学位,有一种没有说出来的“好厉害”的赞叹。
在人们的观念中,最后肯定一个人的价值的,往往还是因为他能够把书读好,根深蒂固的观念恐怕还是读书高。当然,相信举这样的例子,是因为切合主题,说明教育制度并没有排斥他们。并且,他们之所以成为榜样,也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例子确实不多。
不过,当新加坡社会愈加成熟,人们的观念逐渐改变,在这个慢改的过程中,或许有一天我们再不需要特别举出这些从普通学术源流的学生最终被纳入教育主流的例子。社会自然珍惜他们,但是这个社会所珍惜和赞颂的,还包括许许多多考上或没考上大学或理工学院,但却顶天立地、安分守己,有社会责任心的普通公民。

    见执政者认知上没有根本的改变,怎好称为“慢改之端”呢?如果你知道执政党在九十年代接受里根-撒切尔主义的理论,要埋葬福利制度,所以把公共服务纷纷都私营化。表面上是这么说,还说服人民最终会享受竞争的成果,实际上,这些企业都纷纷落入行动党的党库——淡马锡控股的手中(我说“党库”,因为这和国民党的处理很相像;当国党一体时,国库通党库,当国党分家的时候,就自然成为一家的党库)。这几十年来,贫尼亲眼目睹他们对民间的强取豪夺、弱肉强食。如今,吐出一点小钱来为下届买选票,竟被粉饰成施政的重新出发——“治国的方式和理念必须弃旧立新”。“根据新理念,重新制定民生政策”加以重点宣传。

    谓“慢改”,就是他们开始为2016年做准备,还有三年的时间,够悠闲了吧!这里头有多少政治操作和算计,运筹帷幄都要听党魁分派,你会轻易相信李显龙就是那个为小人物的挣扎而红了眼眶、甚至落泪的人吗?为逝去的爱,而问“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的纯情小伙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