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333 民主,是一种原则,不可以随意典当 作者:费言
主题:民主,是一种原则,不可以随意典当
作者:费言 2:32pm 09/05/2006

回应: 早报选读:选民不笨 作者: 费言 2:28pm 09/05/2006


大选尘埃落定,表面上看,什么问题都没有,人人都说很满意,听说是:官民反,三赢。

以我的看法,这可不是让当事人睡得下的好事。

最让当事者震惊的事,不是几个选区收不回,或者是选票稍微下跌,选民情绪就像股市那样,有升有降,没什么好惊慌的。最令人担忧的是,从许多迹象看到,选民意识的提高和觉醒。

钞票可以是一种“化学试纸”,一看就知道酸碱度了。丢下26亿不是一个小数目,选票不升反降,下回,是不是得调高到60亿?1.8亿元加上前总理30年的政治威望,照样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两个反对党区的几万选民,竟然敢敢向“德高望重,位高钱重,战无不胜”的政府执政党说不。从电视上看到,督军领战的总理,察那间的不耐烦,一脸失败颓丧感,表露无遗。

以金钱和私利来收买人心选票,根本上就是对民主政治,民主选举一种严重的轻藐和亵渎。在威迫利诱,层层高压下的选民,竟然敢敢对这种“不正不义”进行了否决,就算是当选区的当选议员,都难免对此感到吃惊,这也大出人们的预料之外,因为,新加坡人从来就被看成是对个人利益斤斤计较,肤浅短见的见利忘义之徒。难怪在败选后,被派去当炮灰配料师的吴作栋,一反常态赶快改口,开始赞扬起两个反党选区的人民,说他们是有原则,有骨气的新加坡人。

如果不是太笨的话,政权在握的执政党,其实一点都不应该感到开心。种种迹象都严重显示了许多危险讯号,总的来看,这的确是个明确的政治分水领,它象征着几个意义:老把戏的日益失效,利诱政治的破产,年青人的不甘缄默,选民意识的日益普遍觉醒。

年青选民不是阿斗,不是拿粒糖果就可以听话的小孩,他们没饿过没乱过,不像老一辈那么怕死怕穷怕苦怕乱,他们不像老一辈求一口饭吃就心满意足,就感恩报德,停留在最低层次的政治要求。更要命的是,什么“人才”的童话故事已经哄不了这些人,他们随时可以自信地说:“令北也是人才。。。怎么样。。”

多年来,使用在人们潜意识中宣传洗脑的老招套:“今日成就得来不易啦”“我们国情特殊不可以乱啦”“这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啦”“我们是世界绝无仅有的,已经是世界级了”,这些都是精心用来作社会心理恐吓的老招数,当这些老招数被年青人彻底看穿和唾弃的时候,就是当权者头痛的时候了。

更令人头痛的是,年青人的政治恐惧感好象已经消失了。许多年青人竟然毫无恐惧地参加了以往“令人感到恐怖”的反对党,(说来漏气,我到今天还不敢把反对党的报纸拿在手里,收在家里),除非,人们在不久将来,又看到反对党的人纷纷上警察局,纷纷破产,纷纷失业,什至纷纷跑路出国,反对党又恢复了“恐怖+恐惧”的原来面目,把年青人都吓到跑光光;否则,再过五年后,这些年青“敢死队”成长成为真正有胆有料的敢死队时,又找不出办法把他们fix掉,当权的人恐怕就会有很大的“麻烦”了。

“我们国情特殊,反对党太多会添乱,我整天忙着去fix 反对党,就没有空理国事了。。”这是最近大选最好笑的笑话。

“我们已经把国家治理得很好了,不需要反对党来添乱。。。”

如果是这样,较干脆的办法,就是把反对党全封了,全捉起来,为了国家的前途,如果有必要的话。或者,修改宪法,把五年一次的大选改为十年一次,这样,大家就不必整天忙大选,比较有空治理国家了?不如这样,取消大选好了,省得反对党整天来捣乱,让我们可以安心把国家问题搞好?

民主和自由,是一种原则,是不可以用任何理由来兑换,来典当的。许多笨而有信,不见利忘义的新加坡人,已经向执政党,向国人,向世界证明了这点。

“利诱”不成,恐怕只剩下“威迫”一途了,反对党也好,年青人也好,选民也好,还得好好作功课来接受这个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