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6览:259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二) 作者:李莫愁
主题:“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二)
作者:李莫愁 12:24pm 20/08/2013

回应: [花开花谢琼华了,明日疼我尚依然?] 作者: 德仁 11:15am 20/08/2013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二)
  
    惜薇果然是李显龙肚里的蛔虫,星期六发表的文章和星期日李显龙的讲稿不谋而合,连关键词“转捩点”都一模一样:

李显龙说:“新的战略方向将带领我们走上一条新道路,而这已不是以前引领我们到现在的同一条路。我们不可能回头。在新加坡及世界都在改变的情况下,我相信这么做是对的。 ……新加坡人正确地意识到,我们的国家处于一个转捩点。我明白你们的担忧,并向你们承诺,你们不会独自面对这些挑战,因为我们会同舟共济,找出在新环境里蓬勃发展的新方法。”

    个“转捩点”的说辞意思浅浅,就是说全部都是客观因素,不是现政府所能控制的——“国家既要面对内部人口老龄化和更多元的挑战,也要应付外部局势复杂、发展前景不明朗的问题。这意味着,我国的治国之道和许多政策,都需要经历根本的改变。”

    的是这样吗?这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自然生理的错?其实综观李显龙开出的药方,我只能说是行动党为过去多年的错误政策补镬。虽然发现自己施政的缺点而加以补求是件好事,但是我们人民也不必感激涕零,主流媒体/专家学者更不应该把它涂脂抹粉说成是什么“德政”。因为“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这句话,在我们答应他们百万年薪的时候,这些人已经失去问的权力;咱俩是货银两讫,随时都可以一拍两散。

    前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民不聊生。还记得两个星期前,早报王锦松的漫画,就是画了一个插了4根大蜡烛、八根小蜡烛的生日蛋糕,坐在精英主义锦旗下大胖子要了大半有多,人民只分到一根小蜡烛的份量(新加坡统计局公布的报告显示,新加坡基尼系数呈现上升态势,由2011年的0.473升至2012年的0.478),大家对前景(不必说太久,就说五年后吧)都感到悲观,更遑论2030年。为什么呢?因为生活费高涨,而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位政府高官出来说要“抗通膨”,理由很简单,这些“通膨”都是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经济繁荣所出来的后果。还有我们“任人唯贤”的官僚制度,造成一大批“视金钱如粪土”的精英公务员,他们最直接造成国人的生活负担。

    近我在谷歌图片看到一张七十年代政府机关的告示牌:

想当年,对男性蓄长发嫉恶如仇,公家机构可以公然对长发者进行羞辱。但贫尼今天要谈的不是这个,而是这张告示所呈现的斯巴达克式的俭朴,这就是40年前的政府作风。你看,这张要到处张贴在公家机关的告示,连花钱请个广告专业处理都省了,感觉就是在办公室里随便找个读书时修美术的同事,画得出来就是了。此外,对于美术字型(fonts)的选择,几乎达到令人生气的地步,然而,最令人怀旧其实就是这些。

    时今日的公务员,手头上大把“政府预算”给他们花,根本不知民间疾苦。比如说,十多年前,当LCD、LED平面电视还没有发明之前,我们的公家机关已经在用一般人都买不起的二三十寸电浆(plasma)电视在做告示了。还有公园局要买脚车,一买就买一辆两千多元的英国布朗登小折脚车,之前若不是玩家,谁知道有这么贵的脚车?从这里你就知道,为什么要向公家机关拿份表格、提个申请、或者要求检查/测试,都是天价那么贵!(他们要确保各个部门都赚钱,自己才不会因KPI被刷下来)商家给政府敲竹杠,哪有不转向消费者索取的?由此百物腾涨。

    近看凤凰台的《开卷八分钟》,介绍一位香港学者萧竞聪的书,叫做《揦西设计》,令我眼界为之一开。“揦西”在广东话里面是将就、凑合(ad hoc)的意思,和“完美设计”恰好相反。这种设计深具草根性,在生活中很实用;比如说你要搬运一样重物,就临时找来一块人家丢弃的木板,加上四个凑合来的小轮就可以推动啦。因为在设计界里面,有个术语叫做“过度设计”(over design),过度设计最重要的一点都是花无谓的钱,搞得臃肿蹒跚,反而坏了正事。

    我们含金匙出世的政府精英恰恰不懂得这点。今天看看我们的政府机构和市镇会,为了很多吹毛求疵的“完美计划/方案”而花了大量的金钱,最后当然是由我们小市民埋单,他们还天天嚷着要涨价。就举环境局限定小贩中心要请专人收碗盘这件事来说,钱是花了很多,益了承包商,结果最后却想出一个要顾客“自动”的埋尾方案,因为他们动不动就会说:“钱从哪里来?”(很熟悉,是吧?)最近网上又盛传,说这个伟大的环境局还要找一些跟执政党有很深渊源的“基层领袖”的公司来中央处理洗碗盆的服务,哇!简直就像灾难片。若我们二世祖式的政府部门不来个洗心革面的彻底改变,民生就很难改善。

    有一个是吴作栋要交棒的那几年,决定把组屋、政府店屋和市场价格挂钩,说是“有恒产者有恒心”。在这个政策推动下,当然有少数人先富了起来,不过最后却是造成百物腾涨的肇因。接着还因为李显龙主政的政府开始要把新加坡打造成富人的避税天堂、贪官洗黑钱的香格里拉,大量热钱流入,竞相和本地人炒买房产。大环境影响之下,造成低收入者和年轻人买不起组屋。今天李氏单方说收入千元也买得起组屋,如果不是补镬,应该算哪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