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7览:017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一) 作者:李莫愁
主题:“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一)
作者:李莫愁 12:19pm 19/08/2013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一)
    期六看到何惜薇的那篇《预防不切实际的心理预期》,当然是嗤之以鼻,不过后来用膝盖想了想:到了星期一,她不就自打嘴巴了吗?于是心里也就释然。

    惜薇说:“听到明天就要举行国庆群众大会,朋友高兴地说:‘太好了,又要派钱了。’……也难怪朋友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个8月,一个接一个的政要演讲都触及一些治理思维的调整,似乎有为国庆群众大会造势的感觉。加上‘我们的新加坡对话会’告一段落、政府国会卫生委员会又罕见地提出报告,呼吁减轻国人医药费负担的建议等等,公众对今年国庆群众大会的预期一再被推高。……聆听多个演讲和建议,笔者不禁担心,大家是否对这次的国庆群众大会抱着过大期望,以致有不切实际的心里预期。”

    段话的由来,谁都知道是何惜薇拾了吴作栋的牙慧,可惜就是没用自己的脑去思考。吴资政所说的“不切实际的期望”,其实不知所指何物?因为当他们认为某些事物是政府所“不能”(“挟太山以超北海”的困难)时,他们就会说人们不切实际,到了某个阶段,他们不得不有“所为”(“為長者折枝”的善举)的时候,这又变成他们的“德政”。

    面总理所提的每一项“增益”,有哪一样不是跟钱、油水、好康有关的?所以以我的角度来说,希望有好处是实际的期望,什么优惠都没有宣布才是不切实际的期望。拐杖思维(Crutch Mentality)我记得是维文最先提出的,那时候,他认为政府的“不为”是为了人民好,所以人民的期待是“不切实际”的。如今作为执政党党魁的李显龙已经开始在担心“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一切“不能”都变成“可为”,依赖执政党的“拐杖”当然要加倍派发,所以何惜薇无意间做了一次小人。

    近中国《求是》杂志社长李宝善在名为《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署名文章中强调,“坚持正面宣传为主才能真实反映我们这个社会的本质和全貌……正面宣传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没有主流媒体坚持不懈的正面宣传,我国社会大局不可能保持稳定。”引起中国网民的热烈讨论,BBC也加以报道。按《求是》文章的观点,要控制舆论以维持稳定就必须正面宣传。因为负面的消息,“过度的批评”会“损害政府威信,妨害政府施政”。然而文章同时又说,“真实、客观、公正,是世界各国新闻界公认的新闻工作准则”。不能批评却又要报道真实,对于文章的这种自相矛盾,香港的丁学良教授说,不能把现实中发生的事原样报道出来,按照这个逻辑推论,就是让大家说假话。但又说不出口。因此只能把互相矛盾的话放到一起。“这也许就是毛泽东的辩证法吧”!看了这则新闻,我才惊觉早报总编辑林任君很多年前已经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看早报的“帮助建国”的党报任务了。

    加坡很多主流新闻工作者都认为为政府“正面宣传”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甚至毫不羞耻地表明秉持这样的立场。所以对于现在网络上的调调儿很不以为然,由此大胆假定必然是挟着私怨、个人不幸、人格缺陷、头壳坏掉、里通外国……因此说除了“正面肯定”,其余都是不爱新加坡的行为,说穿了,他们认为要爱国没有其他ways,只有his/her way:

  1. 吴俊刚的“要建议,不要唱衰”就赤条条;
  2. 资深媒体人林凤英说:“……对任何社会大小事,非冷嘲热讽一番不可。最可悲的是越唱衰新加坡的言论越多人赞,赞者是不是新加坡人我们不知道,但站出来为新加坡讲话的人并不多。”
  3. 洪奕婷姐姐很正面,她说:若纯粹因个人利益而抱怨政府没有回应人民的诉求,进而全盘否决整个全国对话会的意义,甚至把它标签为“只是做个样子”的大型民众咨询活动,认定政府根本执意一意孤行,与其持有这样的想法,或许我们不妨将可预见的政策调整与全国对话会总结的五大愿景进行对照,理智地审视没有被接纳的个人意见是否有其不足,再思考政府选择的做法到底做了哪些取舍,是否具有更宏观的意义?……纵使对话会在场数和人数方面都大大超越预期,但仍有约八成国人未曾置身其中。对于这一大群无论是基于冷漠、怀疑或是害羞而继续保持沉默的大多数国人,他们会不会处在一种思维相对封闭的状态中,当他们面对新的政策方针时,具反射性地陷入负面情绪,也将是决定全国对话最终成就的关键。从这一大群国人汇集而成的负面情绪,随时可能削弱全国对话会欲激发出的“全民走出个人视角、从宏观角度思考落实社会愿景”的正能量,因此绝不能小觑。

    好像总理群国庆群众大会之后的星期一报纸,除了“正面宣传”还是“正面宣传”,从来不质疑总理讲话有狡辩或者不合逻辑的地方,甚至他提出的购买组屋的计算方法是否属实?也不会有人去调查研究的啦。

    政党目前面对选民大失信心的举措是在补自己的镬,还是如何惜薇所说:“新加坡正处于一个发展的转捩点,国家既要面对内部人口老龄化和更多元的挑战,也要应付外部局势复杂、发展前景不明朗的问题。这意味着,我国的治国之道和许多政策,都需要经历根本的改变。然而,越是要改变以适应新时代,越是必须渐进式地做出改革,断然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完全否定过去的做法。”?——容我明后天有空的话,继续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