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302 科学家与政治家 作者:艾维丹
主题:科学家与政治家
作者:艾维丹 10:51am 11/04/2006


                                 科学家与政治家       *艾维丹

    有一回,李远哲在台湾立法院回答立法委员的质询时说,科学家要解决问题,而政治家则试图与问题共存。

    他回忆说,有一次访问耶路撒冷时,他问该市的市长应该如何解决以阿冲突的问题,市长说,你一定是科学家,因为科学家要求解决问题,但政治家只求与问题共存下去,而不是解决问题。
  
    我想,这个说法其实并不准确,很难让人对科学家与政治家的异同有个清晰的概念。

    科学家固然要解决问题,政治家也一样要解决问题;科学家要解决的是科学方面的问题,政治家却必须致力解决社会民生和国与国之间的问题。不想要解决问题而试图与问题共存的,恐怕只有那些存心浑水摸鱼、乘火打劫的无赖政客。比如说,自从李登辉夺取了台湾的政权后,黑金问题便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越大越黑。对老百姓来说,这当然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但对贪得无厌的政客来说,它却是一个快捷敛财致富的不二法门。没有了黑金,三级贫农如何能够在一夜之间摇身一变而成亿万富翁呢?因此,与黑金齐浮沉、共存亡,当然就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了。

    其实,科学家一方面是十分聪明的,另一方面却又是十分低能的。科学家从事发明工作,结果发明了原子弹,这可不是逗人的玩具,它可是随时会把负有原罪的人类从地球上报销,让上帝可以从从容容的再造一对新的、纯洁无瑕的、听话的、不会偷吃禁果的阿当和夏娃。科学家如何来解决问题呢?一点办法也没有,除了手忙脚乱、喊爹哭娘之外,还能做什么呢?最后问题还得让政治家来解决。不过,最后政治家也还是没有彻底解决问题,没有完全销毁原子弹,而且还各自“与弹共舞”,舞得虎虎生风,舞得不亦乐乎;听说这就叫做“维持恐怖平衡”,也就是为了维持阻吓作用,使任何一方都不敢任意轻启战端而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从而达成最终维护世界和平的目的。单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政治家到底要比科学家聪明得多,要比科学家有办法得多了,不是吗?

    韩战期间,麦克阿瑟将军曾经叫嚣着要打到中国去,甚至不惜向朝鲜投掷原子弹;可是,杜鲁门总统却必须站在政治家的高度思考问题,不能像军人那样只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最后终于避免了一场大灾难。一般上,成功的政治家都必须具备高瞻远瞩的素质,冷静沉着面对各种难题与挑战。

    有些科学家往往跟政客半斤八两,鼠目寸光,心浮气躁,急功近利,自视过高,妙想天开;他们虽然缺乏纵横捭阖的气魄,没有叱咤风云的本领,却什么都想踹上一脚,最后弄出笑话连连。就以李远哲来说吧,“经发会”有他一份,教改他一马当先、当仁不让,就连错综复杂、十分棘手的两岸问题,他竟然不知天高地厚、不自量力也想要“沾锅”,妄想从此名留青史……结果当然是一事无成,就连本分内的工作也毫无特出表现,屡受物议,这正是“紫微斗术”中“离正位而颠倒”的“昌贪格”的写照。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教授田长霖感到“不幸”,说李远哲以中研院院长的身份跳出来挺陈水扁的行为“是不守信”的。他既然公开支持主张台独的民进党,却还说他在北京有许多朋友,适合担任两岸的“和平使者”,田长霖就大不以为然。
    
    北京学者徐博东干脆说白了:不论李远哲在过去如何德高望重,是杰出的诺贝尔奖得主,但是在这次台湾的选举中,他的立场将把过去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一笔勾销、一次斩断,“因为他在关键时刻砍了北京背后一刀”。因此,李远哲此举已丧失与大陆交往的资格,北京从此不欢迎李远哲再到大陆谈判与对话。

    李远哲的天真与妙想天开,太可爱了!


本文修改于: 3:51pm 11/04/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