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166 闲读偶得之‘对清新思维’ 作者:李客星
主题:闲读偶得之‘对清新思维’
作者:李客星 10:44pm 10/04/2006

闲读偶得之‘对清新思维’


    臣不可写作二臣,虽然‘贰’是二的大写;《国语·晋语一》:“君立臣从,何贰之有?”——虽然问得理直气壮,不过现实中确有不能从一而终的臣子。

    朝的臣子,虽然留下来服务这朝,不管有多凸出—丰功伟绩,也只能入《贰臣传》,这是连本人都要接受的事实。对标榜有气节的读书人来说,这些都是揭不得的疮疤。这是前人的道德,我们应该尊重,而不应该把它给改回来;想把它改回来,就是替古人思考,把现代思维硬塞给他。

    代冯道,事过四姓二十八君,俱为相,人以叛国无耻鄙之。及契丹灭晋,冯道朝耶律德光于京师,德光诮之曰:“尔是何等老子?”对曰:“无才无德痴顽老子。”——厚颜无耻,不过胜在老实。

    陆最近的所谓‘对清新思维’,尝试把施琅、洪承畴给涂脂抹粉成统一中国的功臣,除了展示政治凌驾于史学外,仿佛男人都被政治酱缸搅浑了,反而不及女子玉洁冰清;男人空读子书,什么‘以身殉道’,还不及一些桨声灯影里秦淮河畔的青楼女子。

    事儿还得从《桃花扇》说起:侯方域与秦淮名妓李香君一见钟情,以诗扇盟订婚约。阮大铖得知侯方域手头拮据,暗送妆奁用以拉拢。香君识破圈套,阮大铖怀恨在心。

    明弘光朝建立后,阮大铖复职升迁。他借机诬告侯方域,迫使他与香君泪别,逃离南京投史可法帐下。

    势的阮大铖欲强迫香君改嫁党羽田仰遭拒,香君血溅定情诗扇。友人杨文驄将扇上迹点染成折枝桃花,故名桃花扇。香君差人送扇于侯方域,以诉相思。侯方域亦传话道:“我亦宁可血溅宫扇,也绝不趋势附炎。人,应首先想到自己还是个人。”

    明灭亡,侯方域与李香君重逢,岂料侯方域已归顺清庭。痴心相盼,失意而别。"桃花扇底送南朝",也葬送了两人的爱情。侯方域黯然离去,李香君凄凉地撕碎了带血的桃花扇……

    文驄也有一段,他有个红颜知己,就是秦淮名妓方芷,仰慕他的才情,以身相许。崇祯死后,清多铎率兵南下,弘光帝朱由崧逃往芜湖被擒。马士英,阮大鋮厚颜降清。在这兵荒马乱,人心惶恐时,方芷拿出当年的妆奁,从容地交给杨文驄,说道:
“妾当初答应赠君一宝,如今到展示的时候?”
杨文驄打开妆奁一看,里头放了两件东西:一根草绳,另一样是牛耳尖刀。杨文驄看了之后,明白方芷的用意,但意态迟迟,不能一下子作出抉择。方芷见了,道;
“你还想步你同伙马士英、阮大鋮的后尘吗?那样是暂且能厚颜苟活。不然,便是留名百世,芳操千古。何去何从,只此一瞬!”
“我当初投靠魏氏阉党,已是不耻于人了,今日何能再加一耻!”说完欲悬梁自尽。
“郎君等等,既然当初错投阉党,已为罪臣,怎好再穿朝服戴官帽而走!”方芷急道。
杨文驄脱去官服,换上民装,只著一幅方巾,象征清白书生,随即自尽。
方芷看杨文驄气绝身亡,跪于他的身边,说道:
“我愿已偿,请郎君稍候。”
便用牛耳尖刀刺喉自尽。

    为‘秦淮八士’之一的钱谦益也是才子配佳人,娶了才貌兼具的秦淮名妓柳如是,却无需天人交战就降清作官,还自制一副对联悬于中堂:“君恩深似海,臣节重如山。”金圣叹看了直嚷嚷,说缺字,大伙儿要他说来看看:

“君恩深似海矣,臣节重如山乎?”

    是贰臣,‘臣节’那回事就别提了!李敖说:道德是不能以成败论的——值得大家深思,要不然就真笨了!

Upgrade to Firefox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