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138 大家都是民族英雄 作者:李客星
主题:大家都是民族英雄
作者:李客星 12:05pm 02/04/2006

回应: 早报选读:张从兴—谁是民族英雄? 作者: 李客星 12:04pm 02/04/2006

大家都是民族英雄


    从兴的这篇文章很有趣,谈的也是价值颠倒的问题。什么时候我们价值颠倒了?其实任何时候,我们的价值观都在慢慢变化中。

     “3月27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以清廷武力收复台湾为题材的电视连续剧《施琅大将军》,把连清朝统治者都瞧不起而列为“贰臣”(对清朝有功,却是前明的叛逆,所以称为‘贰度忠臣’)的施琅捧上天,称为‘著名爱国将领’。”

    实更微妙的是,整部连续剧的制作人据说就是国台办的张铭清先生,加上剧中清军都是南京军区和福建军区的解放军战士们扮演的,其政治意味浓得化不开。康熙爷‘以战致太平,以战求一统’的调调儿,听到共产党爷们的耳朵里去了。

    江泽民的郑成功‘挥师收台’到张铭清的‘施琅大将军’,是两个对立的历史人物,却都为政治所用。

    实施琅是郑成功父亲郑芝龙的部下,后来郑芝龙降清,部下跟着将军投降,本是天经地义的事。郑成功不敢对亲爹怎么样,却在厦门拿住施琅的全家要胁他不得投降,施琅不从,结果郑成功就杀了他全家。

    政治腐蚀人心,价值观颠倒的情况下,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就难免‘漂移’了:

     施琅和台湾郑氏是站在对立面的。既然把施琅称为“著名爱国将领”,还为他建立巨型塑像,就该剥夺郑成功的“民族英雄”称号,同时也得把他在厦门日光岩的巨型塑像拉倒砸烂。否则,人们很难理解背叛“民族英雄”的人,怎么能成为“爱国将领”。

    天说天下不可再分汉人、满人了,那么‘三藩’,三个对清朝有功的汉人: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都要重新评价吗?以前所谓的‘汉奸’,今天因为‘汉’的不成立,是否就‘奸’不成了呢?

    学时,读全祖望的《梅花岭记》说史可法牺牲后,太湖的孙兆奎起兵抗清,被降清的洪承畴捉到南京,‘经略洪承畴与之有旧,问曰:“先生在兵间,审知故扬州阁部史公果死耶,抑未死耶?”孙公答曰:“经略从北来,审知故松山殉难督师洪公果死耶,抑未死耶?”承畴大恚,急呼麾下驱出斩之。’(任七省经略的洪承畴跟他有交情,问他说:“先生在军中,是否确凿知道原扬州阁部史公[史可法]果真死了,还是没有死呢?”孙公回答说:“经略从北方来,是否确凿知道原松山殉难的督师洪公果真死了,还是没有死呢?”洪承畴听了非常羞怒,急忙叫部下把他赶出去杀掉。)——简直是热血沸腾,大呼痛快。

    承畴本是崇祯皇帝抗清的一员大将,不料与清兵在松山激战,兵败被捕,投降清朝。当时传闻他不屈殉难,糊涂的皇帝还在北京设坛哭祭呢。——今天我们可以讲史可法、孙兆奎是不识时务者;因为从大历史的观点:明的灭亡自有其结构性的问题,不是一两人能够扳回的。史、孙连‘良禽择木而栖’的浅显道理也不懂,成了货真价实的顽固派了,投降万岁!

    任君爱将周兆呈说:“但他(魏雅聆)在南洋大学历史上的影响,其实在提醒人们,华社内部对南洋大学的学术水准、商人办校,其实也存在不同的看法,在尊重那些创办人发扬华文教育的同时,客观地多听听一些不同的声音,才能多接近一些真实。”——则走另一极端,故意撇开政治环境不谈。

    想想,一个成立刚刚10年的大学,社会不预留空间让她成长,却要经过3次的教育改革报告书:白里斯葛报告书(1959年,英殖民地)、魏雅聆报告书(1960,自治邦政府)、王赓武报告书(1965,共和国)。那么多的‘外人’(他们是华社吗?)替她担心办教育、替她揠苗助长、急着为她‘提升’教育,而她的‘内部’却是苦苦抵抗,死撑着,以免一不小心就跨了,变质(中文大学)了,到底是哪一种说法‘多接近一些真实’。

    以李阿姐继“大家似乎已经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状态,原则的问题不再质疑,甚至怎样叫‘合理’,标准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可能也已经移动了”之后,今天又出名言:

    乍听之下,“敢言”令人肃然起敬。然而,在一个民主社会里,作为人民的代议士,难道还会所谓“不敢言”者?“不敢言”者,代谁而言?

    穿了,价值颠倒,都是政治惹的祸。这里多事问一句:您颠倒了没有?

Upgrade to Firefox 1.5!    


本文修改于: 12:23pm 02/04/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