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176 果然聪明 作者:李客星
主题:果然聪明
作者:李客星 4:27pm 18/03/2006

    天读早报言论Thitinan Pongsudhirak的一篇专题《泰国民主的危机》,作者目前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访问研究员,有一段话很有意思:

    “达信的困境表明了发展中国家常见的政治现象:农村选民选举政府上台,而城市精英将他们赶下台。”

    主的现象似乎向来如此,比如说台湾,民进党陈水扁最头痛的地方应该是台北市或者扩大到大台北的选民;知识分子本来就是走在时代的尖端,他们关心民主的实践,多过任何温饱的问题。所以Thitinan说:

    “泰国民主成熟所需要的不是政治安全网,而是一个保持警觉的、确保严格履行宪法条款和机制的公民社会。这样,这些条款和机制就不会再被像达信那样的人所劫持。”

    近也读到一段‘善良还必须加上警戒之心和勇敢,才可让邪恶收敛’的话;西方有许多漫画英雄,都要蒙上脸部行侠仗义,基本上就是对人性的失望,只好本身借助暴力,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得一双的心态,而让在现实中深感无力的读者沉浸在一片幻想的海洋之中,真心感佩的就是他们那时刻不肯松懈的警戒之心和勇敢。

    方朔在为蓝茨(Siegfried Lenz)的小说《失物待领处》导读时写道:

    “‘遗忘’已成了这个时代的几本特征。因为‘遗忘’、‘健忘’,人们才会让过去的邪恶换了一个新面目而重新来临。把不该忘记的紧紧记住;并且要明白,只有善良并不足以抵御邪恶,善良还必须加上警戒之心和勇敢,才可让邪恶收敛。”

    是,我们偏偏遇着一些比农民还愚蠢的知识分子,把一切价值观都颠倒了,明明是“一些已经有明文的规定,一些以为大家都懂得的简单的道理,有人点出来时倒似乎是新发现似的,有时甚至如获至宝,感激涕零。那必然是因为本来‘应该’的,事实却乖离了‘应该’。中间有许多曲曲折折,使到‘应该’的被认真对待时,倒成了‘难得’的了。”“大家似乎已经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状态,原则的问题不再质疑,甚至怎样叫‘合理’,标准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可能也已经移动了。”——人家喝豆花,他却成了‘喊烧’一族。

    “大家都担心的‘因为参选而被炒鱿鱼’的现象,在本地似乎并不普遍。这对一些跃跃欲试,想献身政治的国人来说,相信是个好消息。在新加坡,愿意参政的人本来就不多,如果参选还得面对可能丢掉工作的厄运,许多人更是不敢贸然一试。”——宪法里明明规定每一个公民都有信仰、参政的自由,现在他却出来大喊:德政!仁政!

    家都在担心民主的‘条款和机制会不会再被像达信那样的人所劫持’,他却跳到‘有谁可选?’的课题:

    “每次看见他,我就很好奇地心里在想:他到底为什么还在反对?当他声嘶力竭地嚷着‘Make it Right for Singapore’的时候,他要构建的新加坡到底是什么模样的?……可当反对党终于出现了,我们又觉得他们不够强大、素质不够好。是真的如此吗?或许这个问题也不太重要。因为我们可能只希望每隔四五年,有反对党出现好让我们有戏可看。平时呢?工作、逛街、喝茶,谁会想到要当反对党?”

    家都高度自觉,而且很愿意配合,自私地认为多一个我、少一个我也不差;反正就是在最热闹的时刻,我就走开一下(政治是肮脏的,我十指不沾政治水)。往后的4年,反正有大把时间来倡议‘一个保持警觉的、确保严格履行宪法条款和机制的公民社会’。

    明,果然聪明。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