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400 三开清怀老臣心-----------拉惹勒南的外一章 作者:德仁
主题:三开清怀老臣心-----------拉惹勒南的外一章
作者:德仁 2:54pm 26/02/2006

    三开清怀老臣心-----拉惹勒南的外一章

   拉惹勒南走了,电视现场播映,下半旗,祭国葬,“规则”高过前总
统蒂凡那。同是党国元老,“待遇”各有不同。不知打从甚麽时侯起,我
们开始论资排辈,这原是“共产党”才有的一套党国规矩,我们崇尚民主
社会主义的精英们也想东施效颦。
  
   拉惹勒南,他是pap 当之无愧的“文胆”,当今中小学校,每周升旗
礼所诵念的“国民信约”,就是出自他的手笔。《早报〉所有追思文章中
,独以老记者陈家昌的文章,一言道尽拉惹勒南的双重性格。。。。。。

  拉惹勒南与美英间谍记者阿历佐西 alex josey 的密切关系是众所周知
的。alex josey 就是他的房客。他们一道搞工会,一道办论坛。alex
josey 从此靠拢老李,惺惺惜惺惺。

  1959年,拉惹勒南当了自治政府的文化部长,一阔脸就变,享受过英殖
民地开放言论的他,在重掌文化,报章大权之后,处处限制言论,甚至关
闭报馆!其中一家《新报〉,还是他的老同僚易润堂的岳父所创办的。
他说:
    “过去(英殖民地),i write as i please. (他在星洲《虎报〉的
专栏名称), 如今(pap 掌权),you write as i please, 暴发户的嘴脸
昭昭然!

   1975年,由荷兰工党提出的《建议把pap 逐出社会主义国际〉,他撰
文激昂,可惜,没胆赴会,另派不是中央委员的蒂凡那去斗嘴皮,也不
能挽大浪于不倒,pap 被开除出会!

   1990年,他退职转至东南亚研究院当主导,委派老友冯仲汉远赴马泰
边境,探访居住该地的新加坡左派人士。“转入地下活动”,少有音讯
的“马共全权代表”方壮璧顿时成为当时新马两地报章的“出土文物”,
轰动一时。

    方壮璧在他的《新加坡啊!新加坡〉,提到对拉惹勒南的印象,他
说:
    “拉惹勒南先生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主要领导之一,他但任过文
化部长,外交部长,内阁高级部长。殖民统治时期,他是反对殖民主义
的活动家。

    “我本人与拉惹勒南先生没有来往,但他是余柱业同志的好友。因
此,通过余柱业的叙述,我对他的情况,也多少有些了解。

    “五十年代初,余柱业同志曾经在拉惹勒南的住家隐蔽,治疗肺病
。在那样的时侯,收留一个殖民政府通缉的要犯,事情可非一般,没有
真正深厚的友谊,没有一定的政治上的同情,是不克能为了一件与己毫
不相干的事,冒这样大的风险的。这样,我对拉惹勒南先生,产生一种
发自内心的尊敬与信任。

    “1954年,发生了震动新马社会的"五 一三”事件,华文学校的中
学生,因反对殖民地兵役,在丁路皇家山广场集合,准备到附近的殖民
总督府去请愿。但是,这些少年人,却遭受到殖民军警的暴力镇压。一
时群情激愤,舆论哗然。当时,拉惹勒南先生是英文《星洲虎报〉的编
辑,他在报上发表文章,猛烈抨击殖民政府的暴行,为少年学生仗义执
言。这是,拉惹勒南先生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

     。。。。。。。。。。。。

     “拉惹勒南先生目前已经退休,是一名学者。但是读完他的信(委
派冯仲汉到马泰边境探访的事),使我对他的敬意油然而生。作为一个
元老政治家,理论家,他显示出一种高瞻远瞩,胸怀宽阔的气度。我把
这称为,拉惹勒南先生的“三开”:开阔的眼界,开明的思想,开放的
态度。。。。。。。

     “可能,他目前已经没有权势,但我更应该说,他还是一个关心政
治,了解社会和历史的名符其实的政治家。。。。。。”

      这里就以小诗,追怀老人:

      昔日戏言身后意
      今朝都到眼前来
      少年学士论天下
      老成贵人剪文才
      我写我思真性情  i write as i please
      金鞭铁戈伪眼开
      三开清怀老臣心
      一生无后动地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