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169 香饵之下,必有悬鱼 作者:艾维丹
主题:香饵之下,必有悬鱼
作者:艾维丹 7:38pm 20/02/2006

                         香饵之下,必有悬鱼        *艾维丹

    有一天,孟轲先生去见梁惠王,梁惠王问他:“老先生,你不辞辛劳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有什么良策对我的国家有利呢?”孟子回答:“大王为什么要讲利呢?只要推行仁义就够了。”

    孟轲先生看到了问题的一面。他说:“如果大家都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后果地争相求利,那么国家就很危险了。”因此,他提倡以“仁义”安邦立国。可是,他的“仁义治国论”本身就是彻头彻尾的“仁义利国论”,怎么能够不讲功利呢?如果孟老的用意是在劝告梁惠王不可贪图眼前的小利,应该谋图国家长治久安之利,那当然另当别论、无可厚非。假如他想要用仁义来掩盖功利无处不在的事实,这就无异于以纸包火,欲盖弥彰了。

    况且,当时适逢梁惠王兵败国破,被迫迁都大梁之际,他的心情当然十分恶劣,思绪万端,满脑子整军复国、建立霸业之思。在那兵荒马乱、风云诡谲、弱肉强食的战国时代,梁惠王的儿子被齐国俘虏了,得力的大将战死了,国家空虚脆弱,仁义既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帮他强兵称霸,难怪他会奚落可爱的孟老先生,说他的言论太迂阔、太不切实际了。

    其实,孟老先生风尘仆仆奔走于齐魏各国,四处宣扬仁政和王道思想,难道他完全没有求取功名利禄的动机吗?说穿了,他实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的言行未免有自欺欺人之嫌吧?真的,如果当年孔老夫子在陈蔡断粮饿死了,他后来怎能成为“至圣先师”呢?孔老夫子的举止言行,难道不是为了留下身后“美好名声”之利吗?

    古往今来,人类的生存、奋斗和发展,本来就无时无刻离不了功利。居住要选择有利安全的环境;种植要寻找丰腴肥沃的土地;人与人之间为利而争;国与国之间为利而战。尤其是上战场更必须选择有利的地形,据守险关要隘,攻守自如。如果当年马谡能够选择有利的地势布阵,而不是自作聪明地自处挨打的地位,街亭纵然不保,也不至于那么轻易易手,便宜了司马懿;而孔明也不必那么可怜兮兮的“挥泪斩马谡”了。

    唐太宗著名的诤谏大臣魏征说得好:“嗜欲和喜怒的感情,无论是贤明的人或愚昧的人都是一样的。问题是,贤明的人能够知所节制,不至于太过度;而愚昧的人则过于放纵,以致陷入困境。”

    唐太宗本身也曾经对他的近臣说:“听说西域的胡人很喜爱美丽的珠宝,一旦获得珍贵的珠宝,就裂身藏之。”近臣说:“为了美丽的珠宝而伤害自己的身体,那真是太可笑了。”唐太宗一本正经地说:“其实你们不要嘲笑胡人,现在朝廷里有许多官吏也是不顾一切的贪图财利呢!他们纵然能够逃过一时,一旦东窗事发,必然招灾惹祸,甚至祸延子孙,何止是伤身呢?所以说:祸福无门,唯人自招。”

    魏征接着说:“从前鲁兖公曾经对孔子说:有一位健忘的人,搬家时竟然忘了把妻子带到新居去。孔子回答说:不,还有比这人更可怜的,那就是夏桀和商纣,他们甚至忘记了自身,何况是妻子呢!”


    是的,桀纣贪图一时乐逸与眼前私利,不但忘了国家百姓,连自己身为一国之君的地位也给忘了,以至招来国破家亡、人财两失的下场。

    毋庸置疑,求利乃人所难免,自古已然,于今尤烈。可是,如果是利欲熏心,见利忘义,利令智昏而求之失道,那就难免自食恶果,得不偿失了。

    《古诗源*汉诗》里有这样一首劝诫世人不可贪利忘弊的诗:

                          甘瓜抱苦蒂,美枣生荆棘;
                          利旁有倚刀,贪人还自贼!

    不要忘记:甘甜的瓜,它的蒂是苦的;美好的枣子,它的枝上有尖刺。利字的旁边有把刀,贪心的人往往见利忘弊,自我戕害。

    历史上贪利亡身、贪利亡国的事例无时无之,多如恒河沙数。

    《东周列国志》第廿五回生动地描述了“假道伐虢”的精彩故事。

    春秋时期,晋国南部与虞国和虢国接壤,虞虢两国同姓比邻,关系十分密切。虢国的国君骄横跋扈,穷兵黩武,屡次派兵侵犯晋国南部边境。

    公元前658年,晋国决定伐虢。但是,虞虢两国向来关系良好,互通有无。一旦晋虢双方兵戎相见,虞国必然出兵援虢,事情就不好办了。晋献公考虑到这里,正在犹疑不决之际,荀息及时献策:虞公生性贪婪,唯利是图,何不以利诱之,先行离间虞虢之亲,然后一一灭之,必当奏效。

    荀息深知虞公爱好屈地出产的名马及垂棘地方的美玉,于是他把这些宝物带到虞国进献,虞公果然心花怒放,笑得见牙不见眼。这时,荀息抓紧机会,顺水推舟,大送高帽子。他夸赞虞公贤明能干,国富兵强,所以晋献公不敢把那些宝物据为己有,特地派他送来进献,希望双方永结友好。听了这些花言巧语,虞公一时飘然欲仙,竟然不知自己是老几了!

    时机既已成熟,荀息就向虞公提出借路伐虢的事,并保证伐虢所得一切财物尽归虞国。虞公一听,乐得晕头转向,哪里还能想到他跟虢国唇亡齿寒、相依为命的关系呢?哪里还能揣摩荀息葫芦里卖的尽是些什么药呢?他不但不假思索地一口答应了荀息的借道要求,而且毛遂自荐、自告奋勇地派兵充当向导,帮助晋国消灭了虢国。

    但是,贪图眼前小利,不惜出卖盟友的虞公,到底难逃因小失大、误身误国的可耻下场。

    当晋军灭虢后班师回朝,路经虞国之际,也就顺手把这只自投虎口的大肥羊生吞了,反掌之间,一箭双雕。而且,前此奉赠虞公的那些宝物,当然是“完璧归赵”,不在话下。当荀息把这些宝物送到晋献公面前时,晋献公幽默地说:“美玉倒还是原来的,只是良马的牙齿却比以前长了许多。”

    到了公元前314年,一幕贪利失地的活剧又上演了。当时秦惠文王决定攻打齐国,但碍于齐楚结盟,势力强大,不便轻举妄动。于是他派张仪入楚游说,离间两国。张仪来到楚国,向楚怀王说:“如果贵国跟齐国绝交,一来可以削弱齐国的势力,二来可以跟秦国友好,三来秦国愿意把商于一带六百里地送给贵国,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楚怀王听了,立刻高兴地说:“如果秦国愿意归还故地,我跟齐国断交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时,楚怀王手下那班尸位素餐的笨伯们也无不欢欣鼓舞,“群臣皆贺”,只有大臣陈轸独持异议。他苦口婆心劝谏楚怀王:“在这战乱纷纭的年头,各国无不巧取豪夺,竞相扩张势力,力图称霸,秦国怎么会突然慷慨起来,无故送地呢?况且,一旦北绝齐交,西生秦患,楚国岂不孤单无援 ,危如累卵吗?……”

    楚怀王这时已是利令智昏,哪有心情去听你陈轸这番废话。于是一面派人跟随张仪入秦接收土地,一面与齐绝交。谁知张仪回返秦都咸阳之后,竟然托病不出,一连拖了三个月。当他得知齐楚断交后,才对楚国使臣说:“我愿意把自己的六里封邑送给楚国,但不是商于的六百里地。”

    楚怀王受了骗,不免勃然大怒。他在公元前312年派出十万大军攻打秦国,结果兵败将亡,非但得不到商于之地,反而丢失了自己的六百里地,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智者之虑,必杂于厉害。”历来能够明察利弊,权衡得失的智者实在太少,更多的人往往是盲目地追逐小利,急功近利,以至利未见而先受其害。以前的人是这样,现代的人更是如此。

    今天,许多“聪明人”就是善于利用人们“见其利不见其害”、“求其利不防其害”的弱点,四处招摇撞骗,从中牟利。如果大家都学得聪明了,那些可恶的老千们也就无以施其技,无以遁其形了。

    《军谶》说:“香饵之下,必有悬鱼。”当人们都还不能学得聪明的时候,随时都可能稀里糊涂地沦为香饵之下的悬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