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244 梦回李唐 作者:李客星
主题:梦回李唐
作者:李客星 5:00pm 18/02/2006

[梦回李唐]    喜欢用李唐多过大唐,因为中国历史上总共有三个唐朝,表面上这三个朝代的皇帝都姓李,大家都是Lee & Lee,其实只有李世民的‘李’才是如假包换的。后唐(923-936)高皇帝李克用本是沙陀族人,父亲朱邪赤心,担任过朔州刺史,唐懿宗年间,因镇压庞勋有功,被提升为金吾上将军,赐姓李,改名国昌,此其二;南唐(937-975)是徐知浩篡南吴的帝位,自称皇帝,国号大齐,年号升元。次年,改姓名为李昪,改国号为唐,史称南唐。总共传了3个皇帝,最著名当然是后主李煜,此其三。

[梦游曲江]    江是曲江池的简称。唐玄宗(明皇)开元年间,觉得当地泉水水量太小,于是开凿人工水渠,从外面引入河水,使水量大增,汇集成湖泊,这就是曲江池。由于有了波光粼粼的水面,芙蓉园才成为长安人游览歇息的胜地。这里秦代称为‘宜春苑’,汉代则叫做‘乐游原(苑)’;‘芙蓉园’这个名称始于隋,唐代沿用不变。

    卢回的《登乐游原怀古》:“……雄图奄已谢,馀址空复存。昔为乐游苑,今为狐兔园。朝见牧竖集,夕闻栖鸟喧。萧条灞亭岸,寂寞杜陵原。……”

李商隐《乐游原》: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杜甫《曲江二首》: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
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花边高冢卧麒麟。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曲江、乐游原、芙蓉园’为题材的诗词可说多如牛毛,不过这台号称‘大型梦幻诗乐舞剧’里头,只用了一首刘禹锡的《竹枝词》谱曲: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然刘郎的的确确是玄宗时候的人,不过歌谣决不是写曲江;《竹枝词》是巴渝一带的民间歌谣,刘禹锡谪官夔州(今四川奉节)时,参照这类歌谣的曲调写了十来首歌词,以本篇最为著名。选择此首的原因是什么呢?答曰:编导没读几年书。

[梦幻霓裳]    裳羽衣曲,据说是唐玄宗游月宫之后创制的。根据敦煌学者高国藩的研究,他说由记载可以看出:第一,〈霓裳羽衣曲〉舞蹈的第一位表演者应当是杨贵妃,这一舞蹈也是由她演出名的。第二,这一舞蹈最初应当是单人舞,所以是杨贵妃一人跳。第三,就这一舞蹈的艺术特点而言,是以旋转为特色,所以唐玄宗才会形容它为‘回雪流风’或‘回天转地’。——学者知道,可是编舞者知道吗?

    玄宗游月宫的故事,后来发展成很多版本,不过最初见于敦煌本《叶净能话》,故事记述皇帝要求国师净能带他游月宫;“净能作法,须臾便到月宫内。观看楼殿台阁,与世人不同。……净能引皇帝直至娑罗树边看树,皇帝见其树,高下莫测其涯,枝条直赴三千世界。其叶颜色,不易白银,花如同云色。”——其实是充满唐玄宗已死或将死的隐喻;佛经里拘尸那城阿利罗拔提河之边的娑罗双树,释迦牟尼正是在二树中间圆寂,故娑罗树其象征意义是死。

[梦浴华清]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编舞者恰恰忘了这四句;杨贵妃和唐玄宗洗鸳鸯浴,不但像足游泳健将,甚至还是体操健将哩。其实唐玄宗和杨贵妃的故事,是充满遗憾和唏嘘的,除非你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被‘娱乐’而已。

    史之乱后,杨贵妃死了,玄宗孤零零一人过着类似软禁的生活,曲江池再也见不到帝、妃们的踪影了。从此之后,唐朝宦官势力开始坐大。唐敬宗被宦官弑后,王守澄立文宗为皇。文宗向来嫉妒宦官专权,登基后杀王守澄。其后与大臣李训、郑注密谋诛灭宦官。太和九年十一月使人诈称左金吾卫殿后石榴树夜生甘露,为祥瑞之兆。文宗派仇士良等前去查验,并预先暗藏甲兵,以伏杀宦官。仇士良抵达闻兵器之声,立即回宫并劫持文宗,李训、郑注被禁军所杀,史称“甘露之变”。其后,文宗被幽禁,抑郁而死。

张继《华清宫》:
天宝承平奈乐何,华清宫殿郁嵯峨。
朝元阁峻临秦岭,羯鼓楼高俯渭河。
玉树长飘云外曲,霓裳闲舞月中歌。
只今惟有温泉水,呜咽声中感慨多。  
注:天宝乃唐玄宗年号

王建《废寺》:
废寺乱来为县驿,荒松老柏不生烟。
空廊屋漏画僧尽,梁上犹书天宝年。

温庭筠《弹筝人》:
天宝年中事玉皇,曾将新曲教宁王。
钿蝉金雁今零落,一曲伊州泪万行。

高观国《思佳客》(题《太真出浴图》):
写出梨花雨后晴。凝脂洗尽见天真。
春从翠髻堆边见,娇自红绡脱处生。
天宝梦,马嵬尘。断魂无复到华清。
恰如伫立东风里,犹听霓裳羯鼓声。

元稹《行宫》: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后记]    明是旅游区附加表演的晚餐秀,却当成高级文化节目。大爷我花88元坐贵宾席,还得危襟正座,不可拍照或接个电话,实在揾笨,主办者到底有没有文化的?这样如何‘肩负’文化重责呢?

李商隐《明神》:
明神司过岂令冤,暗室由来有祸门。
莫为无人欺一物,他时须虑石能言。


    Get Firefox!


本文修改于: 5:03pm 18/02/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