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050 文人的牢骚 作者:艾维丹
主题:文人的牢骚
作者:艾维丹 10:40am 14/02/2006

                                    文人的牢骚          *艾维丹

    文人爱发牢骚,自古已然。

    其实,喜欢发牢骚,当然不是文人与生俱来的秉性。究其根源,原来发牢骚正是一种最简单,最方便而又最直接了当的手段,把心中的闷气,哀气,怨气,鸟气以及 种种不平之气(有时或许也有浩然正气),慷概激昂地,毫无保留地发泄出来,一泻千里。穷其益处,发牢骚则可以使心胸舒畅,延年益寿,犹如庄子所说:“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依此看来,实在应该鼓励大家多发牢骚了。假如国人都懂得养生之道,多发牢骚,对本身来说,既可舒畅身心,有益健康;对国家来说,又可以减轻卫生部的负荷,诚可得一箭双雕之利。尤其是当今经济不景,国库空虚的非常时期,能够帮助国家节省开支,更是一桩杰出的爱国表现,功德无量。

    可惜,历来大多数人都少发牢骚,唯独文人最多牢骚。何以致之?说起来实在不得不责怪造物主太不公平了。原来造物主塑造文人,不知是有意安排,或是无心之过,以至失手把文人造成“眼高手低”的劣质货色。从此以后,文人眼中所见世间一切,大都看不顺眼。诸如,政治上大权独揽啦,经济上贫富不均啦,土著优先权啦,教育上人才扼杀啦,等等,等等,一切都看不顺眼,一切都感到义愤填膺。不过,看不顺眼也好,义愤填膺也罢,偏偏造物主错把文人塑成手无缚鸡之力的穷弱之辈,实在也真无可奈何了。难怪自古以来人们都不断嘲笑文人:“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在这世界上,无奈之情实在是一种药石罔效的绝症,比癌症尤甚;假如不能及时求得仙方,必死无疑。大抵因为如此,文人为了“全生尽年”,别无选择,只好诉诸牢骚,藉以自救了。

    不过,满腹牢骚有时毕竟也不可尽泄。牢骚发泄太多难免惹祸上身,这又有违养生之道了。诗云:“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哪,想当年,魏晋时代的“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根据记载,他“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返。”终日装醉扮癫,也真够断肠的了。此外,号称三闾大夫的屈原,居然生性冥顽不灵,不识抬举,以致蓬头垢脸,行吟泽畔,最后终于自投汨罗江喂大鱼去了。何苦来哉!

    说到一代诗仙李白,他原本可以攀龙附凤,平步青云而享尽荣华富贵;偏偏他生就一幅贱骨头,自己不肯争气倒也罢了,却又牢骚太多,凡事看不顺眼,盛气凌人。后来,他竟然凌到高力士与杨贵妃的头上去了。而且,他还口出狂言,说什么“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也真够不识时务,安能成俊杰?听说,他这小子当年凭着“雕虫小技”的一点小小诗才,居然胆大包天,写诗大骂权势赫赫的高力士。有诗为证:“高是低来低是高,功名出头须颠倒。莫道老公无胡子,乾坤之间乐逍遥。”结果呢,听说李白这小子最后也跟三闾大夫“志同道合”,“海底捞月”去了。

    至于“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到底也是厄运难逃,终被赶往蛮荒之地的潮州,作其“祭鳄鱼文”呢!    

    所以说,牢骚太盛到底有违养生之道。发牢骚只可点到为止,尤其不可搔到大人先生的痛脚,这是发牢骚之大忌,文人不可不知。否则,到时惹祸上身,株连九族,可怨不得天,尤不得人了。周谚曰:“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其中的道理实在是再明白不过的了。况且,至圣先师孔老夫子早就训诫过冥顽不灵的文人,曰:“约之以礼,克己复礼”;又曰:“发乎情,止乎礼”。谁要是发乎情而不能自已,那就有得他好受的了。像李敖和柏杨之流,不就因此而尝尽铁窗风味,倍受煎熬吗?

    如今,时代虽然是进步了,可是,继往开来,文人牢骚发多了,大人先生们依然是很不高兴的。君不见,大人先生们经常声色俱厉地呼喝,曰:“少说话,多做事。”其实,这说的也是,所谓“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他升他的官,发他的财,说尽好话,做尽坏事,你文人大发牢骚,不但于事无补,最后恐怕只有自讨苦吃罢了。

    有鉴及此,在下可要苦口婆心地劝劝文人们,曰:“借他人酒杯,浇胸中块垒。”最好的办法是别让大人先生们自个儿得意痛快地喝,还是抢过他的酒杯来浇自家胸中的块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