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191 半梦半醒之间 作者:李客星
主题:半梦半醒之间
作者:李客星 1:36pm 12/02/2006

    敖要告苹果日报,因为《苹果》说李敖的英文不行:台美军购案中 provide 并没有完全免费的意思。就好比李大维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台湾关系法中,美方的‘严重关切’并没有出兵援手的必然一样。

    照的‘We don't deserve it!’并没有全然‘我们不配’的意思,就好像‘Yes,we deserved it!’就是‘我们配’那么一厢情愿。蔡老大说:“从 we don't deserve it! 到 Yes, we deserve it! 是漫长的理想道路。”——单凭这点,就不能跻身双文化精英,因为他英文不行嘛。

    诚品已然存在的现实里,说‘We don't deserve it!’是一种谦卑、感恩的心态,认为自己还不够好,一般民众还没教育好……;‘Yes,we deserved it!’通常是噩运降临那一刻的自我调侃。对着美好事物而说‘Yes,we deserved it!’,是一种自视过高、傲慢的心态。



    兆呈的文章,从香港迪斯尼春节拥挤的现象,见微知著,分析中国走向现代化的一些难题,显现功力。中国人的不文明,在于不明白一些简单的道理:“每个要挤进乐园的游客大概只想着怎样挤进去,而不会去想,在限额外增加任何数量,意味着排队等候游戏的时间更长以及风险系数的加大。进去是自己的权利,但同时也是损害自己和别人利益的开始。”



    次国家图书馆搞了一个红楼梦藏书的展览,我还特地下去参观。两位收藏家果然收集了不少书籍,然而我家里有关红楼的一二十本旧书,有一半却是他们没有的,可见有关‘红学’的出版是汗牛充栋,大家的收藏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然而,‘红学’到底是什么呢?我觉得两个字足以概括:沉溺。

    英时说‘清末的红学还只是一种开玩笑的诨号’。清代晚期,北京的文士便已嗜好《红楼梦》到了‘开口必谈’的地步;杨懋建的《京师竹枝词》:“开谈不说《红楼梦》,纵读诗书也枉然。”

    溺能够玩出很精致的东西,即使从王国维的1904年算起,历经100年,已经够久。我觉得所谓‘红学’的气数已尽,已经走火入魔,再也玩不出什么鸟来。《红楼梦》是一部了不起的小说,而后来的红学尽研究一些书内没有的东西,不是说读完一遍《红楼梦》就能参与的。而且争论了整百年,胆大的都大放厥词,根本就是没有定论。还不如学学侯宝林相声里那位红迷:
甲:你还想干不想干?
乙:林妹妹死了,我什么都不想干了。



    韦材的《短信台?水站台?》说央视的春节晚会,为了两只送台湾的熊猫命名,总共收到1亿3000多万通SMS,每则收人民币1元就好,也有1亿3000万人民币的收入,实在太好赚了。使我想起这一切的始祖——杜莱先生。当年他以分身设立一家电话公司,就是专门在捐给NKF电话里,每通收取2角(折合人民币1元)手续费,这样的罪行竟然查了好几个月,还查不出可以定罪的名堂,难道杜莱先生的最后贡献,就是为大选找回一些流失的票源?



    维介说:“世间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维护与滥用,一线之隔,人人都应打起精神防范越界行为,约束自己以免冒犯别人,使他人受伤。”——马后炮、事后诸葛亮。即便是相对的言论自由,维护与滥用,依然是一线之隔,人人要如何打起精神防范别人认为的越界行为?约束自己以免冒犯别人,使他人受伤?

    管回教事务的雅国部长,拒绝去看那些漫画,因为他可能害怕看后和曾昭鹏的感觉一样:“一组对一些人来说无伤大雅的漫画,竟然能够引起这般轩然大波,促使好奇的我从互联网上找来那几幅漫画去满足个人的窥探心理。看了之后,只感觉那些漫画也不是画得特别好,甚至还有点粗糙,尤其是其中一幅最受争议的漫画,把回教徒的头巾画成好像印度人的头巾,很不专业。”——就得罪回教徒选民了。宁愿不看,把头埋进沙堆,只在‘大义’上做文章。

    斯林的‘过激’反应也不纯粹是‘宗教’的,这是他们与西方抗争的一种延续。马来西亚首相阿都拉说得好:终止霸权主义,才能化解回教与西方的对抗。整个世界乱纷纷,发明限制言论自由就能带来世界和平!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看来是新加坡许许多多专栏作家共得了。



    阿姐说:“中国的事情,有时就是这么让人难以理解,一些已经有明文的规定,一些以为大家都懂得的简单的道理,有人点出来时倒似乎是新发现似的,有时甚至如获至宝,感激涕零。那必然是因为本来‘应该’的,事实却乖离了‘应该’。中间有许多曲曲折折,使到‘应该’的被认真对待时,倒成了‘难得’的了。”——其实何止中国,‘deserved’的变‘don't deserve',或者把‘deserved’的留待最有利的大选前夕,玩把戏的都是政客。

    琬緋的‘十年一觉星洲梦’:“说穿了,政治人物和记者,不都一样是人?只是职业和责任不同而已。但简单如斯的道理,怎么当了十年记者,却要到现在才恍然发现。”——两个姐妹都有如梦初醒的感觉,怎么都说到一块儿了……

    Get Firefox!


本文修改于: 2:47pm 12/02/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