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095 中国的官场八股 作者:艾维丹
主题:中国的官场八股
作者:艾维丹 11:00pm 21/12/2005

                          中国的官场八股                      *艾维丹

        接到向愿法师的请柬,得悉他晋升具有千年历史的承天寺的方丈,并择日举行隆重盛大的升座庆典,我于十月间专程飞到福建泉州市恭临其盛。期间突然得悉乡下一位小表弟住进了医院,原因是他的一块土地被征用,引起赔偿纠纷,结果被对方纠众棍棒交加,狠狠痛打了一顿。后来向公安局报案,却受到“冷处理”。

        征用土地的事,本来可以通过当地一位很有影响力的人士协助调解,但据说我这位傻乎乎的小表弟,不愿让人家知道他拥有这么一小块土地,并因被征用而得了一笔小财,所以就静悄悄的“孤军作战”,终致遭此厄运。

        这位小表弟是一位忠厚憨直的乡下人,既不晓纠众闹事,也不解深谋远虑,更不是什么“刁民”,只是为了自己的血汗钱而孤身抗争,却遭人纠众殴打,无处申诉。像这样的事件,在经济建设发展神速的神州大地,耳闻目睹,无日无之。

        今天发生在神州大地杂乱如麻的众多事件,由于种种原因而令人目迷五色,真相莫辨。从各方面传出来的消息,也往往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因此,提出上面这一亲身见闻,或有助于人们管中窥豹,略见一斑,也有助于人们对众多事件作出合理的推论和接近事实的评估。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这位小表弟的事件闹大了,恐怕他也难免会依例被推上“刁民”的宝座,入籍梁山。自古以来就有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冠上“刁民”一词,省时省事,干脆利落,同时大家自然也就能够“充分理解”父母官爱民如子的良苦用心,“一致全力支持、拥护”官方全心全意维护老百姓权益的不懈努力了。

        无巧不成话,最近又看到了广东省汕尾市东洲村村民的抗争事件,最后以“多人死伤”收场。究竟有多少人死、多少人伤?这个问题已经成了“罗生门”,成了永远的疑问,谁也说不清楚;官方发表的数字则是三死八伤,信不信由你!不过,重要的是,凭什么必须对老百姓动起真刀真枪来?这个问题不说也罢,越说就越发糊涂了。本来,农民正是把共产党送入北京城、领进中南海的中坚主力,是“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核心力量,为什么如今他们之中竟然出现了那么多“刁民”和“暴徒”,必须诛之铲之?人们常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而我敢说:“没有中国农民就没有中国共产党”!

        无论情况如何变化,过去农民可以说是共产党的灵魂,而今为数八九亿的中国农民依然是国家稳定因素的重要一环。如果“三农问题”没有获得妥善处理,什么“稳定发展”、“和谐社会”的口号都将沦为空谈,沦为天空里的大饼。

        要解决“三农问题”,可谓任重而道远,当然不是举手之劳的简单小事,更不是地方官凡事发表一篇“官样文章”就能够根本解决的问题。不幸的是,我们所看到的那么多“刁民滋事”的事件中,最后官方都千篇一律、毫不例外地祭出一份官方报告——更明确地说,应该是一篇“官场八股文”,便草草了事。

        针对东洲村村民的抗争事件,汕尾市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照例发表了一番谈话,内容当然也照例摆脱不了“官场八股”的格局。我们不妨看看下列的精彩片断:


1。事件的起因是从今年6月份起,当地东洲坑村极少数为首滋事分子,煽动部分村民对建设中的汕尾火力发电厂征地补偿提出不合理要求……    

2。政府一直对此保持高度克制,做了大量艰苦、耐心的工作,时间长达数月之久,事态逐步正在可控范围内由大化小,问题朝着有利于解决的方向发展。(

3。9月21日,黄希俊等人组织部分村民封堵在建中的汕尾火力发电厂全部进出道路,致使火电厂建设停工达84天之久,损失数以亿元计。
  
4。为解决好东洲坑村问题,汕尾市政府以及红海湾开发区管委会表现了极大的诚意和忍耐,不断派人与村民进行民主对话,通过协商解决他们提出的问题。……各级工作队员241人进村入户听取意见、宣传法制、化解矛盾、兴办实事,做了大量艰苦细致并且卓有成效的工作。

5。同时,认真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切实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

6。这些措施是十分积极的,见效是明显的,老百姓是欢迎的。绝大多数群众纷纷表示接受政府的措施和诚意,愿意配合政府做好工作。

7。……在这种紧急情况下,现场公安指挥员被迫命令执法民警鸣枪警告。由于当时天色已黑,现场非常混乱,造成误死误伤。整个事件造成3人死亡,8人受伤,公安民警发现伤者后立即送往医院救治。(

8。下一步,汕尾市政府将秉承实事求是、依法处置的一贯立场和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的一贯做法,深入细致做好群众工作,继续做好伤者治疗工作;继续做好死者亲属工作,尽快妥善做好死者善后工作;兑现政府承诺,为群众办好事、实事,切实为群众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以上各段引自《南方日报》的报道)

        像这样“文采斐然、纰漏百出”的官场八股,相信大家早已耳熟能详,说不定还能倒背如流呢!

        不过,像这样“(官方)满纸荒唐言,(百姓)一把辛酸泪”的官场八股,在数千名全副武装、如临大敌的武警进驻小村子的情况下,它当然可以像服用春药一样立竿见影、功效卓著;可是,它也将像服用春药一样,后患无穷。

        毛泽东曾经写过一篇《反对党八股》的文章,其中说:“党八股在我们党内已经有了一个长久的历史;特别是在土地革命时期,有时竟闹得很严重。”随后,他列举了党八股的八条大罪状,开宗明义的第一条就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第二条是“装腔作势,借以吓人”;第三条是“无的放矢,不看对象”;第四条是“语言无味,像个瘪三”,而第八条则是“传播出去,祸国殃民”。他还说:“党八股如不改革,如果听其发展下去,其结果之严重,可以闹到很坏的地步。”

        从党八股发展到今日的官八股,瓜瓞绵绵,“已经有了一个很长的历史”,看来它还会有很大的“可持续发展”的空间,乃至“万寿无疆”。
                


本文修改于: 3:46pm 24/1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