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18 集选区可以休矣!我的“集选市”攻略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集选区可以休矣!我的“集选市”攻略
作者:黑马非马 7:16pm 05/07/2020

去年的9月6日,早报刊出了《观察家:平均规模应进一步缩小 六人集选区或成历史 三人区或重现》这一则新闻,我因此写了一篇拙文,针对集选区的大小指出“它”是个“假议题”。9个月过去了,在这个别开生面、让人们冒着健康的风险投票的大选,宏茂桥集选区“真”的一如政治观察家德里克·库尼亚博士受访时说的,“6”成为历史,由李显龙带着5人团队。候选人里头有该区原议员杰乐·大卫和颜添宝,此外就是新人娜蒂雅(Nadia)和黄玲玲。

让我重新郑重的再说一遍,“集选区”是一个包装得五颜六色的“彩盒”,里边装的其实全都是腐朽不堪的垃圾,经不起推敲。简单的说不过就是一个为了胜选的操作伎俩,一个为了霸占国会多议席的“奥步”!

因此3个4个5个6个不过是转移焦点的假议题!“集选区”的缺点,不在于“它”的或大或小,而在于“它”的是否适当的争议!众所周知,集选区的设置,就是抱着一个帮助少数民族的发言权的神主牌虚拟造作的一堵“道德牌坊”。而针对这点,相信所有的新加坡人都没有异议。问题是,让这个虚拟的议题左右的,是选举程序的不公不义。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不是说要照顾少数族裔的发言权吗?那么就像总统选举以族裔排列顺序一样,也可以规定在每一届的选举中,必须有多少个选区(这里说的是单一的选区)是属于少数族裔的权利。也就是和总统一样,所有的新加坡的选区必须每四届都轮流由只有“少数族裔”的候选人才有竞选的权利。

如果我们根据“木桶原理”来分析“集选区”的利弊,那么我们很容易发现到,“集选区”的弊病除了剥夺某些“区”的候选人中选的权利以外,其实也不无可以尽情发挥的优点。就以“阿裕尼集选区”的历史来说,因为执政党选输了,有人不平则鸣,我们才听到了其实执政党也有两位候选人在单一选区的票数其实是多过在野党的候选人的。也就是说,这两人本来是赢得选举,但是却基于整个集选区的“总票数”让手中煮熟的鸭子飞了。这样一来,这些本来是由在地选民合法的以多数选票推举出来的候选人,却冤枉的在“集选区”的陋规下失去了“中选”的个人权利,实质上已经犹如诈骗,欺骗了选民的同时,也夺取了他人在宪法赋予的胜选权。反过来说,从这里我们其实多多少少0可以明白,从有集选区以来,不晓得有多少在“集选区”里头竞选的“个别选区”的在野党候选人本来也应该是“中选”的,却因为相同的原因而丢掉了应该得到的议席。

这就是“集选区”的一个最大的迹近“奥步”的弊病,也是造成在野党在全国三成甚至有时候接近四成的选票而国会却仅有不到一成议席的诡异现象。

说真的,比较起来,市场上的流言说“集选区”是为了堵截微弱的在野党,使之因为无能组织一个“团队”出来竞选根本就是废话。本来嘛,与其让这些没有实力的蚊子党想来碰运气分一杯羹,新加坡足够理智聪明的选民,基本上对于这样无厘头的政党已经是不理不睬。这基本上是正确的选择。不是吗?因为就算是幸运“选”上,也不过是为国会添置了一座能力不足而且毫无作为的“花瓶”罢了。

而且,“集选区”的坏处是很可能让选举成为可以操纵的工具。不仅让执政党占尽了主场的便利,还能够操纵选举成绩。上面阿裕尼集选区就是一个反向的例子。执政党大意失荆州,损失了一个好评能干的部长。但是这绝对是一个意外,执政党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重蹈覆辙。不过,无论是哪一方赢得了集选区的胜选,只要有出现阿裕尼集选区的情况,即执政党在野党各有输赢,但是却因为有一方的选票总数赢过对方,就把整锅汤端了,“选输”的也成为国会议员,这样的不合公平公正的选举不应该由他发生。

但是,话说回来,凡事都没有绝对!如果我们能够克服了这个不公不义的“短板”,那么“集选区”的好处,却也是不胜枚举。首先就是由“集选区”组成的“市镇会,就收到了减少浪费国家和社会资源的种种好处。就算是把其它的优点放开不说,只就这么一点,就值得让我们修改宪法,将革新的“集选区”选举来改善我们的政治制度,使之永远成为新加坡唯一的,甚至可能可以成为世界标杆的选举文化和政治制度。

办法很简单,我这里就先简单的绘个图谱。

第一: 根据新加坡的人口地势和区域把新加坡分划成为100个单选区。

第二:然后将每10单选区规划为一个“集选市”,也就是将拥有共计10“集选市”。而未来的新加坡将会因此拥有永久性的10个市长。

第三:基于种族平权,“集选市”不会规划保留给予少数族裔有选举特权。但是出于对民族发言权的尊重,如果中选的少数族裔国会议员少于两位,那么参与竞选的最高票数的少数族裔的候选人将自动成为“非选区议员”并且享有所有国会议员的福利。

第四:因为族裔再也不是竞选的条件,因此对于每一个“集选市”的候选人没有限制。然而,这却不会造成少数民族失去为本民族争取权益的机会。因为如果政党没有办法推出有资格的候选人时,任何少数族裔都可以以“个人身份”参与竞选。就算是落选了,其中两位得票最多的候选人就自然成为“非选区议员”,从而保障了每一个民族在国会都会有代言人为他们服务。因此,当族裔不是先决条件时,也就更能符合“选贤与能”的要旨。而且,不要忘了,因为没有族裔的框框,“集选市”或许也会出现多数少数族裔成为国会议员的可能性 -- 这一点,我们是乐观其成。

第五:每一个单选区的“投票结果”的成绩就是绝对的“输赢”!也就是民主的“多数胜少数”,得到更多选民支持的候选人就是人民指定的、宪法法定的国会议员。

第六:在每一个“集选市”中选的国会议员,不论是属于执政党或在野党,将自动组成一个“市镇会”的理事团队。再由所有的理事公开透明的推举“集选市市长”。这样一来,一个“市镇会”的组织构架就会和“国会”一样,在施行市镇时是有可以被“监督”的体制。可以想象,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不会出现“阿裕市镇会”那种匪夷所思的,政党直接尔虞我诈的诡异现象。想象中,如果根据正确的选举结果,“市镇会”/是由三个在野党和两个执政党组成的话,那么我们几乎就可以保证永远也不会有后来直到今天还牵扯人心、丑闻不断的官司和政治口水。

第七:这样一来,新加坡人就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的政治纷争,避免无谓的口水。而每一个单选区的选民都可以“专注”的在“选贤与能”上下功夫,都能够放心的将选票投给他们心目中以为可以为他们发言的“代言人”而且不会因为某些政治“奥步”移花接木、偷龙转凤。

第八:我们知道,有些人能够为民请命,为人民发声。这些人很受选民讨喜,这些人都是属于草根性比较强的议员,很容易和人民打成一片,也容易得到选票。但是,却不见得他们就会是很好的“治国人才”。因此,为了解决这样的政治“短板”,我们就必须“再”完善新加坡的选举制度,导入“全国不分区国会议员”制度并且将之写进宪法!而且,为了更民主、更公平的反映出人民的抉择,国家将会统计全国所有的参与竞选的政党的总选票--即法定“得票数”达到5个百分点或以上的政党,就可以得到一个“全国不分区”国会议席。举例说,譬如执政党在上一届的选举中得到的是将近7成的选票。那么,执政党就可以根据5个百分点的比例推出13位“全国不分区国会议员”。至于怎样排名,这是政党本身的抉择和权利。不过,关键是在选举之前,所有参与竞选的政党都必须列出“排名顺序”。这样一来,譬如当时李光耀认为马宝山是个部长人才,在选举中就将他列在“全国不分区国会议员”的名列中,以执政党最少的得票率六成来说,只要把他列在12名之前,这个“部长人才”就不必白白地浪费5年光阴了。而譬如民主党在全国一路来至少都有超过5个百分点的支持率,那么国会中如果没有一个议员来为几万个支持民主党的新加坡人发声,而曰我们是民主国家,那是很荒谬的。

因此,我觉得,我也不必再在“集选区”的牛角尖中虚钻个不停。只要补足了“集选区”的纰漏,杜绝了不公不义的现象。然后从“集选区”的优点尽量发挥,创造出全世界独有的“集选市”制度,囊括所有政党的人才一起为国家为人民服务,这才是新加坡政治应该走出去、走向更为“完善”的正确道路。因此,我的结论是:“集选区”可以“休”矣!“集选市”才是新加坡人正确选择。

末了,最后一点,那就是毫无来由的、没有法理基础的““官委议员”的这种让民主蒙羞、让执政党任意妄为的指定人选的政治游戏,就让它寿终正寝吧!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5/07/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