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07 下架李显龙--我写新加坡童话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下架李显龙--我写新加坡童话
作者:黑马非马 10:30pm 27/06/2020

「“我们得在这场危机中保住人们的生命和生计,除此之外还要年复一年地战斗,为这一代和未来的新加坡人,保持国家的成功和个性。”」-- 创业难守业更难!如果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准就是“成功”的话。那么,凭良心说,新加坡是曾经成功过的。不过,那已经是前尘旧事了。自从瑞士的文雅生活成为不再提起的泡影,大街小巷都充塞着听不懂的卷舌音后, 说是新加坡的“个性”,倒不如说是新加坡的特质-- 就是把国家的前途,一股脑儿的“压”在外来劳工上“豪赌”一番。当外劳的人种因为他们的“另谋高就”或本国的经济发展而必须随时寻找更落后的区域来的非熟练外劳来补充缺乏的人力需求时,带给新加坡的窘境,就是生产力和生产率的每况愈下。在这个竞争如此剧烈的世界,缺乏使用人工智能和自动工具的决心,单靠外劳的体能,虽然在“人头税”上面数字靓丽,然而效率和绩效不进则退是很自然的规律。

针对李总理的讲话咬文嚼字,那么我们可以发现到其实就连上帝佛祖都不敢说出“保住人们的生命”的这种大话。如果李总理真有这个“初心”,那么应该把“生命”改说是“健康”就好了。不是吗?如果能够落实到“照顾人民的健康”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不过,当冠病疫情依旧像和尚撞钟一样的每天都来报道到人心几乎已经麻木的时候的此时此刻竟然紧急举行选举,个人不禁要怀疑“保住人们的生命”这样的话是否过于恶作剧了些?

啊哈,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也不见得I Q高的人就能够把什么事都做好。说句实话,“保住人们的生计”这才是我喜欢听的。以前,我说过很多李总理的糗事,今天这里就不赘述了。因为我想说的是:“李先生,您也应该是时候急流勇退”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李显龙离开军职加入“集选区”然后步步高升、高升到高处不胜寒直到现在,我总有一个感觉,就是李总理若是在单选区竞选,那么十之八九就是演出“滑铁卢”的剧本,让我就是想把他当作当年的李光耀一般的仰望星空都不可能。

新加坡的选区制度,有单选区有集选区,集选区又有什么四个五个六个的。总的来说,其实两个字就可以揭开内幕,那就是:“奥步”!

“奥步”是不是“作弊”呢?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如果政治正确当然就不是。因为透过准确掌握着每个选区选民的每一个小区的投票意愿(每一个上届选举的投票箱就可以提供资料),配合着选区范围的划分,其实新加坡的每一次的选举,都只是一个官样文章,走一走程序的过程。而其实这是掩人耳目或惧怕贻人口实,其实也无关宏旨。原因是因为每一届选举,PAP总能够得到超逾六成以上的选票。也就是说PAP至少有六成的支持率。这样一来,也说明了新加坡由PAP当政府是天经地义,没得好说了。因此,“集选区”的这些“奥步”,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胜选,而是为在国会中的“一党独大”、施政时可以翻云覆雨而来的筹谋帷幄。

所以,六七成的选票,经过这般折腾,PAP总能够得到国会九成以上的席次。如果这也可以算是一种成就的话,那么PAP要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简直易如反掌,而且可以肯定会是个永远打不破的世界纪录。

嗨,废话就不要多了。此时此刻,每当想到新加坡人要在“与冠病共存”的阴影下“保住性命”的那种凄凉,就感觉好像一把达摩克利斯的尖尖之剑一直悬挂在头顶上的那种精神煎熬。这就让“保住生计”看来更像是一句废话。最后那一段“要年复一年地战斗,为这一代和未来的新加坡人...”这么空洞的描述,不禁让人怀疑、不管李总理是不是江郎,竟然也已是“江郎才尽”。

因此,我突然就有一个奇想:是新加坡人,我们都知道,在上一届选举,我们为了避免“翻船”,都毅然选择了放弃理想,只是为了维持新加坡这条小舢板能够平稳,结果让PAP称心如意,藉着新加坡可能“翻船”的威胁捡了个大便宜。

而今年,选情看起来也不会有太多差别在被一连串的查水表的干扰下,已经难有作为。而且随着刘程强和方荣发退出竞选,工人党进不进国会应该已经不重要。何况,这将近十年的国会纪录,阿裕尼集选区能够留给人们记忆的,竟然就是一出莫名其妙的“糊涂账”。而民主党的徐顺全虽然从善如流,易政纲民主为民生,总是一直努力在改善民生的政策上殷勤献策。可惜的是积重难返,此前被执政党的人格毁灭影响太深,最后总是功亏一篑。而其它的蚊子苍蝇党那就甭提了,只有新近刚成立的前进党,在陈清木医生的带领下,算是给人们带来一股清新的小希望。在此,个人是赤诚的希望陈医生能够找回PAP第一代国会议员的“初心”,那么到时候国会里头的新旧PAP 可能就会带给国人许多好戏...并且,让执政党知道如果一意孤行不再是那么便利。

但是,新加坡必然还是PAP执政,这是毋庸置疑的结论。在目前,还没有一个在野党敢于发出“替代政府”的豪语。也是,一个球员就算如何杰出,也没有组成“球队”的实力,怎能够要他们打FIFA...唉,新加坡人,我们不能够有乡愿。因此,在继续无奈的投票给PAP执政的时候,我突然有个奇想-- 那就是我们可以来一个“警告性的公投”,告诉执政党,也同时告诉在野党,更告诉全体新加坡人,然后将整个讯息向全世界传播:“新加坡人民站起来了!”

民主!民主!本来就应该由“人民作主”!但是,除了在选举这天我们突然变得相当重要-- 手上的那张选票重要以外,什么时候...哪怕一分一秒,我们几时才能够有对国家政策“置啄”的机会?

因此,新加坡人,我亲爱的同胞,眼前正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让我们可以挺身而出,向所有高高在上的政治人物发出响亮的吼声:“你们好好的看着办吧!人民就是能够决定你的去留!”

这一次的疫情,让我们看到了执政党第四代领军人物的确已经崛起,谁会是国家总理也是呼之欲出。诸多的讯息已经显示王瑞杰开始独挑大梁,而李总理时不时的出来说些空话,只不过是“刷”些存在感罢了。因此,在“群龙有首”的情况下,我认为新加坡人民可以做一个决定,那就是让:“李显龙下台”。

李光耀曾经赞赏过王瑞杰的才智而可惜他的身高。我很奇怪李光耀在遇到邓小平之后还会对人类的身高耿耿于怀?不过,很显然的,李光耀当然更需要赞赏自己的孩子--当然不是身高,虽然李显龙还高过王瑞杰不止一个头。

不过,王瑞杰的确有真才实料,虽然李光耀不在了,他就才在同侪中熬出头来。但是,当然不可能是因为他的矮个子取分。是真金就不怕火,王瑞杰也终于成为第四代总理的继承人。建国以来,新加坡的总理不多。第一任的李光耀天纵英才,李光耀不需要资政。然而后来为什么硬硬塞给吴作栋做“资政”,许多人都说吴作栋为李显龙暖席,我却认为不是,他只是为儿子“监席”。当然这是我个人谬论,只可茶余饭后作为谈资,不可尽信。不过,人们必须知道,“资政”其实就好像是“拐杖”,是表示个人能力不足有需要寻求第三者扶助辅助的意思。后来李显龙索性一下子就用了四根“拐杖”...哦,不,不好意思,是“四个资政”,真是匪夷所思。当时有人问起,新加坡这么小小的一个“鼻屎”,竟然需要四个资政的时候,让我好不尴尬。

啊哈,又是扯了这么多闲话。我是觉得,新加坡这次选举,真的是非同凡响!一来疫情远远不到解封的时候,政府竟然置人们性命安全于要求“自顾”;二来许多老一辈的政治人物都陆陆续续的退出江湖。那么,在反正总理继承人已经有了的时候,咱们就索性大方一点,让王瑞杰完全执政、让李显龙潇洒下台,一辈子的政治,应该也够了,总该让他和他的夫人一起去风花雪月。进去,少了一个“资政”,也好为新加坡人省点膏脂。

新加坡人只要好好的分析一下,一想到还是PAP执政,咱新加坡就不会翻船的道理,那么,“让李显龙下台这样子的一个举动,就会发出很清晰的讯号,等于一个“举世无双”的公投,借此来郑重的向政府宣布、喊话:“独断独行的日子永别了,从今而后,都别忘记了政党的竞选纲领,就是服务人民!”

要不然,怎么样呢?当然就是下台!宏茂桥集选区的同胞们,不管你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欧亚人,咱总都是新加坡人。咱所有其它选区的新加坡人就全看你们了-- 所有宏茂桥集选区的同胞,用你们的选票,用你们的智慧,向全体新加坡人、向全世界的人宣布新加坡人终于走向真正的民主:“新加坡人民是真正的站起来了!”

在[李总理:来届大选将是一场硬仗]这一则新闻中,其实自从有了“集选区”以后,PAP从来就没有打过“硬仗”。基本上就是提名之后,就等着绩效执政。在“在野党”不成气候的窘境中,国人只有继续把选票投给人民行动党。这样的支持算不算得到国人的全力支持我觉得不必深究。而且我也觉得新加坡拥有更强大、更坚定的领导团队来推动国家的进步、领导人民走向更美好的生活不能让“它”成为“空话”!一党独大我们不怕--然而只要所有的政治人物的“去“留”都掌控在“咱”-- 新加坡人民的手中的时候,新加坡才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美好的家园!

下架李显龙、继续让PAP执政...就全靠你们了,我的宏茂桥集选区的同胞!末了,当然我也不反对将陈清木医生送进国会,因为他将会是一个合格的“魏征”。

天佑新加坡、宏茂桥集选区选民佑新加坡!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27/06/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