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22 希盟夺权游戏已近尾声 作者:黄庭
主题:希盟夺权游戏已近尾声
作者:黄庭 10:46pm 13/06/2020

转载
作者:黄泉安

6月9日希盟+至高领袖会议不欢而散,画面只见各路枭雄夺门而遁,留下苍
白文告草草了之,场面很难看。几天后,传出各党对首相人选课题未能达致
协议,希盟原三党提议的首相人选是公正党主席安华,但前首相敦马哈迪依
然毛遂自荐,要再续当短期首相。

希盟+之首相人选僵局能否在一周内定案解决,仍是个谜,但希盟丧失政权
100天后宿命未改,是铁定的事实。马哈迪因交棒安华事件触发希盟内爆、
内阁崩垮,这次显见仍未卧薪尝胆,续因马安交替缺乏共识,终极反攻策
略再次沦为空谈。

希盟衮衮诸公应知时不我与,政治思维若不自我突破,希盟“凑人数”夺权
游戏,已近尾声。

国会民主运作的程序是这样:7月13日的本年度国会第二次会议通知书,须
提早28天(6月16日)发出,战略上一旦错失这个关键日期,希盟+国会议员
只能及早做好心理准备,非王则寇,今后只能以反对党身分,无可奈何之下
完成本届任期。

此外,例如行动党刘镇东、土团党前总秘书马祖基等辈于2018年5月出任三
年一届上议员的任期也行将结束,处理不好就会陷入人事皆非的政治泥泞,
甚至陷入洗牌阶段,更遑论再借国会平台议事。

根据联邦宪法,国会上议院是由70名议员组成,26名交由全马13个州议会各
自推荐2名人选,余下44名额(包括4名联邦直辖区代表)则交由国家元首直
接委任。

现在,行动党在柔佛、马六甲及霹雳州州议会代表权已被根除,刘镇东若要
再次受委上议员,必须转而投靠槟雪两州议会赋权才能再次登堂入室;鉴于
槟雪两州僧多粥少,刘镇东可能要冒着踩别人头往上攀的千夫指,才能保全
自己利益。同样的,说到土团党掌控的州议会,至多只剩霹雳州仍是土团党
担任州务大臣,但霹州大臣势力单薄,况且又与马哈迪派系敌对,马祖基要
续任上议员也非易事。

上议员政治平台是如此脆弱易碎,虽是希盟败选议员的人生小插曲,但也突
显“当朝当家当权”三部曲在政治运作,是如何的高风险,也是适者生存的
游戏规则。

因此,所有希盟支持者的切身问题是:希盟+能在7月国会会议前及时推行终
极反攻计划吗?先说希盟对外的政宣行动,从这里大家可以看出,希盟的反
攻步伐是多么紊乱无序。

一、129张多数票的虚实真假。无可否认,垂钓东马犀鸟(火箭把它联想为
“乌巴” Ubah)和自夸手握129张国会代表权的烟幕战,假消息来自土团党
政宣喽啰,理论基础原是不堪一击,先由刘镇东一语点破,坦承129神奇数字
目前离希盟仍远。事后,安华也从实昭然,希盟手中当前只有107张票,根本
不足以推翻慕尤丁。

国会多数票是推翻慕尤丁剃刀边缘弱势首相的民主游戏数字,这样或能避开
解散国会、闪电大选的可能性。只是,双方各出险招来“买人头、凑人数”
,党高层纵容属下人马将政治道义放两旁,空让待价而沽的青蛙议员利益得
逞,这是我国家道沉沦的开始,朝野双方都不能推卸良知的谴责。

二、希盟因内爆垮台,现在竟点火等待国盟内爆,不是黔驴技穷吗?希盟长
期刚愎自用,现处十面埋伏状态竟然匮乏军师献计突围,马哈迪军师是他本
人,沙巴复兴党军师是党魁沙菲益,诚信党军师未彰显但有多名发言人,公
正党军师何许人现在比较暗晦,非常时期好像只由安华本人发言,倒是行动
党刘镇东口水最多,因他长期予人“被林吉祥化”的刻板形象,论调浮夸不
接地气,给人误解火箭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伪命题。

综合过去100天希盟的政宣主题与政论主体,无不一概道尽慕尤丁背叛战友的
罪行,但对希盟各成员党(尤其是敦马及土团党本身)执政后在内明修栈道
、对外暗度陈仓之内部颠覆不加检讨,这对有识之士来说是一种极端的藐视
,所以渐而不得民心,基本盘瓦解,在马来社会更不能靠岸。

不信,请参考希盟最新一篇师爷政宣:“未来100天:马来西亚灵魂的斗争”
,很难想象在疫情复苏阶段,希盟究竟是要如何激发人民共鸣,夺回民心?
三、希盟继任首相,为何非要先为慕克力设位不可?媒体针对希盟正副首相
人选,最新访谈对象是安华,询及安华坐正谁是副手课题,敦马公子慕克力
名字又再浮出台面,为什么?

慕克力两任吉打州务大臣皆是半路被呗出局,予人现代阿斗的歹印象,在民
联与希盟时期仅是单靠攀附家族登位的刻板印象,若论政绩与政治主张,皆
都乏善可陈。持平而论,朝野天下,公正党、甚至巫统里面,更高领导素质
的马来领袖,应该不乏其人才对。

这种意识形态,难免令人遐想,难道扶持马哈迪后人上台,就是希盟政治斗
争的必经之路吗?联想下去,希盟要求选民继续鼎力支持,早日推翻后门政
府,但希盟本身的政治主张,若也是这般封建承袭下去,马来西亚几时才能
维新变法?

四、希盟如何抗衡巫伊专制?谁来主导希盟多元主义本位?希盟政府的夭折
早殇,埋伏线是马哈迪的政治基因作怪。希盟政府赢选后,任由土团党和阿
兹敏鼓吹马来人尊严大会,同时拉拢巫统种族主义议员加盟,企图以团结单
一种族的朝野马来政党连线来展示政治势力,无形中已直接打击希盟本身多
元化的政策。

马哈迪一心一意要重整马来人主导权来决定国家命运,造成希盟内爆垮台,
现在为了夺回政权,希盟成员党竟有人呼喊马哈迪与安华必须秉持大义联手
合作,但对马哈迪摈弃多元本位、复辟马来人主导权的隐议程不加警惕,希
盟原三党之中,谁有胆识为民请命?

说来说去,国盟与希盟+不外是为了权位而选择避免解散国会、闪电大选,但
求不择手段夺回联邦政权,然后善用在职权(The Power of Incumbency),
驾骑大选前过渡政府的机制方便,这样,全国大选才会比较容易开打,大做
轻舟过关的美梦。你会允许吗?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黄庭 13/06/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