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23 让“隔离”成为“馊主意”之抗疫小组无能篇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让“隔离”成为“馊主意”之抗疫小组无能篇
作者:黑马非马 7:34pm 07/06/2020

「卫生部今天的文告将把这五人列为确诊社区病例。相关追踪工作证在进行中,目前一共确定有29名职员和100名学生曾与五名确诊病例接触过。他们必须遵守14天缺席假或居家隔离令。」-- 新闻的这一段讯息,写出了“跨部门抗疫小组”防疫失败的其中一个原因,那就是“居家隔离”,与确诊病患有接触的人“隔离在家”的“馊主意”!所以说是“馊主意”是因为这个政策造成了了一个直接和一个间接交叉感染的有形隐患。

新闻中报道:“有29名职员和100名学生曾与五名确诊病例接触过”。-- 那么这129名学生和教职员就必须请缺席假或居家隔离令进行“居家隔离”。而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因为没有人能够未卦先知,晓得这129人会有几个可能的已经被病毒感染的人在里头?幸运的话或许一个都没有。然而万一不幸的话,其中就有这么一两位...

这么一来,这一两位将会在后来被揪出来的新的确诊病人在履行“居家隔离”的时候,又会带给和他们的同居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亲友们什么样的风险呢?这就是“居家隔离”这个馊主意所带来的第一个直接风险危机。

那么,如果再不幸一些,有那么一两个被限制“居家隔离”的人竟然是“无症状感染者”,在“,居家隔离”期间的14天身体状态都没有出现丝毫病症。但是其实体内已经布病了而且毒感染了家人,而他的家人却因为不受隔离令的限制而可以到处趴趴走的时候,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是为虎作伥,在走动的时候成为病毒散播的桥梁--这,应该就是许多不晓得感染源的确诊病人存在的原因之一,是造成间接感染的途径。

我没有计算自己已经讥刺过多少次的“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这样的话?如果抗疫小组不能够改变对于“隔离”的程序所制下的散漫的表面功夫,决心把“隔离”在堵截病毒的作用做得更为彻底的话,那么总理的说话就是“笺言”,不过需要修改两个字,那就是:“与冠病长期共存,忧虑过日常生活”--不是吗?冠病的存在让 “安全”变得如此的“无厘头”。正确的说法,只有“忧虑”才是够突出事实。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就连古人也都很清楚,对于对付传染病来说,“隔离堵截”是防疫唯一的能够有效堵截的办法。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所以差强人意,不仅是当断不断,在隔离的程序中为病毒留下散播的缝隙,散漫而没有执行的魄力,没有把“隔离”的措施进行得更为彻底,这种要不得的态度,才是病毒四处泛滥的温床。

其实,“隔离”本来绝不会是“馊主意”。中国人从封城封省到锁国经过这么几个环节,多一道程序,就会为此多付出多一些代价。越南人直截了当,一个步骤就把“隔离堵截”彻底做足做完了,所以今天他们的抗疫也最轻松。

条条大路通罗马,话虽然说得不错。但是毕竟道路有长有短,有崎岖有平坦。选择不同的道路,就会有不同的旅程。对于“隔离”这一道程序来说也是如此。一般来说,除了医疗设施不足资源落后的国家和区域,确诊的病人是最吃力但也是最容易应对的工作--不就是治疗吗?患病就得治疗,但是冠病的一个奇特的现象,造成对个别病人病症不尽相同了。在明了冠病的特性之后,方舱医院成为一个暂时解决医疗床位不足的妙方。学习中国的经验,各国都在征用和布置方舱医院下功夫,利用临时医院集中安置轻症病人治疗显然是一个很有效的措施。因此,当只有症状偏高的确诊病人必须入住主流医院治疗的时候,就大大的缓解了普通医院床位不足的尴尬。这时候,让重症病人能够进入加护病房挽救生命,不仅是医生的专业,方舱医院必须记下大功,在此就不必赘述了。

因此,也是最麻烦最原始的,当然就是寻找出和确诊病人在发病之前有过短距离接触的、“潜在的可能已经被感染”的人群。这样的人群规模是可怕的,在上面5个确诊病患中初步的检视有129人。那么,对于这些“潜在”的可能被感染的人群,抗疫小组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能够简单的施以“居家隔离”的限制令。正确的步骤,是把他们集中在一个可以被控制、受管治的,而且必须24小时都能够随时监视的场所作“隔离”。并且,也必须做到隔离者与隔离者之间完全不能够有所接触--这样一来,不仅剔除了他们的家人亲友的无辜受累;还能够做到这群人在“隔离”期间完全堵截病毒交叉感染和散播开来的风险。

接下来,有一点是武汉做到了,就是他们在封城的时候,当确诊者进入医院和“方舱医院”作隔离治疗的时候,有任何一户人家如果出现冠病确诊病人,那么全家人就都会被隔离。这样一来就完全堵截了病毒的第三波交叉感染的机会。

从这一点看来,也就是说明了新加坡在“隔离”的这个政策上,其实还差着了最后的一道程序,那就是与确诊病人有接触的人群的这些需要“隔离者”的家人--这些家人和需要隔离的人有更为亲密的接触。因为没有人能够预先知道这群必须隔离的人是否已经感染了病毒,更不会知道他是否已经传染给家人了。那么,面对这么多的不可预知的因素,对于这些被限制必须“集中隔离”的人的家人,这时候就必须果断的处置以“全家居家隔离”的限制令,保证病毒再也不会有传播的机会。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补牢的动作愈迟去做,被狼吃掉的羊也就愈多,损失也就愈大。如果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在2月份就做全隔离的工作,可能费用不过是今天的十分之一。如果小组在三月份隔离的工作做得够彻底,那么费用可能是520亿的四分之一。如果四月份去做,可能是一半。5月份去做,可能是四分之三。如果现在不去完善彻底堵截病毒的传染途径,那么520亿看来还是不够的,要再增加多少亿呢?

请别再跟我提消费税,只因为将帅无能累死三军。新加坡将因为抗疫小组的有作为、无能耐而付出巨大的代价。然而可怜可叹的,受苦受难的依然是咱--普通的小老百姓。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7/06/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