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090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5 作者:李莫愁
主题: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5
作者:李莫愁 1:52pm 03/06/2020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5》  文/ 李莫愁


上上个星期天,蓝云舟说:那些要政府向客工道歉的在野人士是“预设了政府不想展开检讨的立场”——那好,我们就来谈谈:为何会得到这个结论的逻辑问题。

根据“专家”对本地政坛的观察,来届的大选投票最早会在7月初举行。那么在大选期间,这个“疫后时期”,行动党会在群众大会上公开承认:1、他们仗着17年前抗沙斯的经验,小看了新冠病毒,一时麻痹大意种下了祸根吗?2、还是他们施政失当,未能保障客工居住环境,过后如张素兰所批评的:所有的举措只是在砸钱“灭火”?3、亦或者连官媒也认为有必要检讨的客工政策;《联合早报》社论说:“过去这些年来的实际情况是,客工人数越来越多。截至今年3月,在本地持工作准证的客工就多达72万,此外还有20多万女佣。如果加上拿就业证的外籍员工,人数还要加倍。”老吴(老番颠吴俊刚,下同)也说:“我国客工宿舍的冠病疫情早已成为国际新闻……据报道,正规的客工宿舍有43个,加上其他类型的宿舍,住宿总人数达到约32万3000人。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如果分散居住,可能需要两个宏茂桥组屋区。我们由此多少可以想见宿舍群居的密集性,这也正是疫情迅速在各宿舍传播的主因。”——贫尼想没有政客会这样笨:自曝其短,揽功还来不及,哪会害自己减分?

当然,如副总理王瑞杰所说,尽快大选可以共同商讨未来5年、10年的问题。因此上也可以看出他们不想被“抗疫不力”这个罪名扯了后腿;乘着兵荒马乱,过了海就是神仙。可不可以说:是不想被检讨才会加速大选滴。

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社长李慧玲“失惊无神”突然写了篇《今天我们是种树的人》,说穿了还是为执政党揽功。她要“鼓励国人多了解储备金机制”,好像“储备金机制”是新加坡的独特发明,别的国家都没有!就是要国人感激执政党和“先贤”嘛,也太cheap了。但是看官们想过没有,要不是4G领袖把抗疫搞砸,又何必实行/延长“阻断措施”,动用那么多的储备金呢?(人家台湾就没实行过一天封禁)是不是一体的两面?老吴说“我国客工宿舍的冠病疫情早已成为国际新闻”,外国媒体还真的不给面子,有篇《德国之声》的文章标题就叫做《再拿百亿美金 新加坡进入"大撒币"模式》,“撒币”所为何来?就是办法用尽,看形势不对,只好拿钱收买人心了咯。所以“撒币”也是执政党决定的,如果可能的话,应该也要面对检讨。

说回这个李慧玲,她的职衔有点可笑,叫做“社长”。大家都知道又不是她拿钱出来办报,凭什么叫社长?原来为了招安这个圆切线的头头,当局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让她高过总编辑吴新迪和韩咏梅两人,可说是巧立名目。过去的很多职衔都非常拗口,莫愁还记得有一个是“文化产业”什么的。在报社干些什么,大概是像共产党总书记之类的,舵手级实行专政领导,替报业主席分忧吧。

贸工部长陈振声在5月30日接受采访时指出:“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今年首4个月已经吸引到130亿元的投资承诺,超出全年80亿元至100亿元的预期。”——这段新闻读来简直不可思议,有两种可能:1、经发局里负责预测的官员可以开除了;2、天公疼憨人,出现了神迹。如果没记错的话,新冠疫情爆发在1月底,之后从2月到今全世界都惨兮兮,新加坡却能获得130亿的超额投资承诺?或许问题就出在“承诺”二字,到时不兑现也没人敢说什么。这也说明4G是多想居功,他们有“检讨”的那种襟怀吗?

最近看梁文道的YouTube节目,学会了一个新词,也想在这里显摆一下。有一种影视节目是专门挖掘贫穷下层这个主题的,比如贫尼最喜欢的日本剧集《深夜食堂》;说是在东京繁华地区的后巷里,有间专门午夜开门的食堂,通过食客和厨师的互动,演绎出一出一出的动人故事,看过十分感动,也觉得人很轻松。既然是深夜上门的食客,当然是三教九流都有,什么黑道、声色场所的老板和职员、到东京出差顺便游览都市夜生活的公司小职员等,故事就环绕着日本人最拿手的“不伦和变态”。观众虽然什么事都没干,总会觉得自己得到升华和净化:“是啊,我也同情过他们一回了,替他们掬了一把眼泪,和他们一起笑过,所以我也是好人。”这就叫做Poverty porn,根据维基百科:

从英文翻译而来—贫困色情,也称为发展色情,饥荒色情或陈规定型色情,已被定义为“任何形式的媒体,无论是书面形式,照片形式还是影片形式,都利用穷人的状况来获得对出售报纸的必要同情,增加慈善捐款或对特定事业的支持”。它还指明,观众是受到本能的满足感所驱使的。

这使莫愁想起最近看过的好多出,其中杨莉明合演过不少。由于新加坡对不起客工,所以官媒就不断制作poverty porn来扳回一局。官媒说新加坡待客工如上宾,还要通过当事人现身说法,称被当贵族来服侍。如果有人告诉你:早在2011年联合国人权组织已经开始“关心”新加坡客工的人权,相信如今很多被洗脑的新加坡人一定不信,因为他们都被poverty porn弄爽了。

大家要知道,新加坡新冠疫情严重,在近日累积病例近3万5000多起中,公民和永久居民还占不满零头,其余都是他们。所以说凭什么?难道说他们天生羸弱吗?又或者如传闻所说的生活习惯欠佳?都是无稽之谈,那是因为他们被强制留在住宿环境无所逃遁所致。如老吴说的:“我们由此多少可以想见宿舍群居的密集性,这也正是疫情迅速在各宿舍传播的主因。”并且在实行“阻断措施”两个月,很多新加坡人都大喊:受不了!而他们无论健康或者染病,都要接受如监狱般的管制,时间到出来工作,过后就得回来关在小房间里。同样是人,搞差别待遇吗?

你还以为执政党高官会检讨吗?他们已经在变花招了。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莫愁 03/06/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