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09 成也莉明,败也莉明 作者:李莫愁
主题:成也莉明,败也莉明
作者:李莫愁 08:05am 13/04/2020

    《成也莉明,败也莉明》      文/ 李莫愁

自从新加坡客工宿舍爆发新冠疫情,使到本地确诊人数屡屡创新高,让将近一个星期的“阻断器”几乎功亏一篑,引起各方挞伐。许通美大使巡视之后,狠批我国客工待遇非常“第三世界” 拥挤的宿舍像冠病定时炸弹之后,报纸马上报导政府成立“新跨部门工作小组,确保客工吃好住好”,接着李显龙总理又出来温馨喊话:

我国政府密切留意客工的生活状况,确保他们获得医疗和其他方面的照顾。李总理指出,我国有责任照顾好客工,让他们健康、安全地回到家人身边。/他说,新加坡人能够有优质的政府组屋、世界一流的机场和四通八达的地铁网络,客工有很大的功劳,他代表全体国人向客工表示感谢,并承诺会照顾好对方。/李总理在华语视频中直接对客工家属说:“我们非常感谢您的儿子、父亲和丈夫对新加坡所做出的贡献。”他也用马来语向外籍女佣的家人表示感谢,并说:“我相信所有新加坡人都有同样的感觉。”

仿佛真正的救世主就是咱们的政府高官,他们默默承受且积极善后。最近本地著名建筑师郑庆顺分享S11客工宿舍的鸟瞰图,实在让人咋舌,我想奥兹维辛也不会建得如此密集,而批准建筑图的人不正是信誓旦旦要给“客工好吃好住”的政府吗?

到了星期天(2020年4月12日)华文官媒派出两名大内高手出来施展“燕过水无痕”的轻功——证明非战之罪也!:

新加坡这周受了不少惊。一些人惊的是,客工宿舍成了冠病感染群,每日新确诊病例不断激增。另一部分人则惊的是,这个第一世界国家对客工群体的待遇,竟可以如此缺乏人道主义意识。……对客工宿舍的聚焦,意外曝露了我们一向对客工生活环境优劣的忽视。……平心而论,为客工抱不平者并不是指望要餐餐送上大鱼大肉,而是觉得不应把客工的第三世界起居视为理所当然。……政府在接到反馈后迅速作出调整,成立工作小组,为客工和宿舍业者提供更多支持,包括确保客工能及时用餐,及保持居住环境卫生。可琪拉过后所发出的照片也显示,伙食质量已大有改善。《蓝云舟:莫把客工想当然》

但是,我们都没有想过,病毒一进入大家忽略的客工群中,变成了一波的大疫情。这时,大家猛然发现我们身边的客工宿舍原来住了那么多人,他们在自己世界里的生活方式与文化和我们相差那么远。批评者开始谴责当局缺乏对外籍劳工的同理心,善良的新加坡也开始检讨自己对身边客工的漠视。/领导抗疫小组之一的黄循财部长9日在记者会上回答关于“如果可以回头,他的做法会不会不同”的提问时,他说:“不幸地,我们没有后见之明的奢侈。”《韩咏梅:留在家,听新的声音》

难道说客工宿舍自我们祖先被卖猪仔到南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当然不是。客工宿舍正是行动党政府的发明(brainchild),如果没记错的话,大概也只有十多年的历史吧了。如杨莉明最近所说:“政府(当初)决定兴建专门的宿舍供客工居住,就是为了提高水平和更好地照顾客工的福利。以前许多雇主为了节省成本,就让客工直接住在工地……这些地方不受管制,条件很恶劣、也很不卫生。”——所以那时所定下的初衷,怎么一直到现在还没实现呢——眼高手低吗?杨莉明接着说,人力部经常巡视,确保运营者遵守客工宿舍法令中对环境卫生和水供等的明确规定,一旦发现不符合标准的做法,当局会毫不迟疑地采取执法行动。“我偶尔会接到投诉,说人力部官员执法时很‘霸道’,但他们不过是为客工福利执行公务。”她也指出,每当政府要提高宿舍标准时,雇主就会表示反对,指这将增加成本。不过,她希望冠病疫情暴发能够让雇主以及公众意识到提高客工宿舍水平是正确的,也符合公众利益,“我们应该接受高标准带来的高成本。”她也说,人力部现在全天运转,官员在前线应对一些非常紧张的局势,“请不要让指责造成士气低落,他们应该得到更好的对待。”

客工宿舍其实是一条很大的财路,从无到有,到最后政府立法强制入住,造就了多少百万身家的“基层组织领袖”。S11不是卖咖啡的吗,大概客工宿舍真的很好赚,且是御准的行业,孤行独市,竞争相对减少,才会全力以赴。这些年来宿舍几乎是行动党政府的禁脔,外人无从插手,连外籍劳工中心主席/总裁也让身兼65职的杨木光担任,可是这厮在最近爆发疫情之后也销声匿迹,老是推他的执行理事长伯乐出来受访。

说起“小小羊儿要回家”,客工宿舍也和失去阿裕尼集选区有点儿关系。话说2008年10月,有发展商(或者政府)看中了实龙岗的一块地要来建客工宿舍,引起当地居民的反弹,该区的国会议员陈惠华赶紧安抚居民,无奈与基层领袖和国家发展部长马宝山举行闭门会议时,得知客工宿舍势在必行。陈惠华只好递了张1000人签名的请愿书给马部长,虚应个故事。因为“势在必行”,使到她不止失去国会席位,连阿裕尼集选区也在2011年丢掉,第二次在2015年也没拿回来。

莫愁最近宅在家上网乱逛,给我发现要揭破政府和官媒的谎言、文过饰非就在城市频道958的官方脸书上。那里有则视频是发表在2017年2月16日,标题颇长,叫做《【客工宿舍成功落实新条例!】 自人力部 (Singapore Ministry of Manpower) 今年初推行措施,规定把工厂改装成客工宿舍的业主,向人力部申请或更新营业准证前,需遵守4项新条例后,目前已有33家公司落实条例,进一步改善客工住宿环境。》——当年张思乐还是人力部政务部长。视频截图说明客工宿舍水准有多好:Wi-fi 免费,还有医务室供生病的客工休息。

怎么三年后的今天却沦落成“第三世界水平”?到底谁在管、到底有没有人管?所以“想不到、一个不小心、忽略、想当然、如果早知道”都是托词,总该有人要负起政治责任。李显龙当然更不应该“口惠而实不至”了。

回头看看韩咏梅就在一两个星期前如何赞其主子,她说春江水暖鸭先知,新加坡握有“抗疫秘笈”,这个星期,她又旧事重提,说“在今年3月之前(按:1月23日至2月29日),新加坡对抗疫情的方式被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称为‘黄金标准’,之后新加坡变成对抗疫情模范生。”,那么韩国疫情大爆发比新加坡迟,而且规模上万,却有本事抢在新加坡之前“压平曲线”,昨天《联合早报》就有一则报道《韩单日新病例不到30起 大邱市首次通报零确诊》,是不是够钻石水平?

新加坡的抗疫手腕是不是因为几个人的错误认知而一意孤行?别的就不说,单单戴口罩这么简单的一回事,也从“不鼓励”到“不再不鼓励”,然后这几天几乎凡出门都要戴口罩,是不是这样的认知导致大规模的社区感染,总得有人出来给个说法吧。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莫愁 13/04/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